老凯尔大约五十多岁,曾经自部队中退役的壮硕身材,也已经在十几年的生活中慢慢走形,但现在的他看上去依旧如同一个身材很好的大叔。虽然平日里爱喝点烈酒,喝醉了还喜欢骂人和在酒吧里主动找事,但在某些例如工作和情感方面,真的是相当的自觉和自律,就如同在部队中那样严格,也让李斯特他们这些部队中退役的家伙们,感觉到一股亲切感。

    而现在这种亲切感,却在老凯尔的话中演变成了一种酸楚,就算是李斯特心里有了准备,心中依旧有些微微的悸动。而他抬头看着面前那熟悉的修理厂,却不由得缓缓摇摇头,有些苦涩的问道:“真的要解散了吗?”

    他被军事法庭强制退役后,直接就来到了这个汽车修理厂,近一年的时间朝夕相处,和他们这群性格相投的家伙也早已经成了朋友。包括老凯尔这个大他们二十几岁的家伙,平日里虽然对他也暗地里吐槽几句,但更多的是将他看成了一个严格的上级指挥官,而他们就是老凯尔手底下为数不多的士兵。

    “或许我们能振作起来的,至少这座汽车修理厂也是你的心血,不是吗?”

    加里黝黑的面庞上也已经多了汗水,紧张和酸楚让他的话都有些说的不完全,可是他哆嗦着嘴唇还在看着面前的老凯尔,声音也近乎恳求的说道:“我们或许也能降低工资,反正我们连女朋友都没有,要那么高的工资也没什么用?!?br />
    “好了,加里,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br />
    老凯尔微微的抿了抿嘴,想要努力翘起一个微笑,可是看着面前所有人那沉重的面孔,自己都无法维持那勉强的笑意。深深地吸了口气,他让自己并不平静的内心逐渐沉淀下来,看着加里以及李斯特和其他人,缓缓点头道:“曾经我们都是军人,而现在我们应该到部队去了,现在的美国联邦需要我们?!?br />
    “要开战了吗?这次又要和谁打?”

    旁边的一名同事却缓缓开口,但却直接插入了主题。曾经作为精锐特种部队成员的他,对于战争的嗅觉还是相当的敏锐,尤其是考虑到了这场石油资源匮乏的?;?,他忍不住抬头看着老凯尔问道:“我们这些退役的士兵,会被要求重新服役?”

    如果真的想要备战,就算是退役的士兵也会要求重新进行军事训练,以备不时之需,填补现役部队的缺口。而这个汽车修理厂内的员工们,可以说全部都是从美国陆军各个部队中退役下来的士兵,更有几个都上过几年前那墨西哥的前线战场。当他们听到战争这两个字,也瞬间敏感的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开口说话的同事,以及在旁边紧皱着眉头的老凯尔。

    “或许是吧,但谁知道呢?!?br />
    微微笑了笑,老凯尔勉强让自己的脸上带起一个微笑,他看着面前相处已经很久的员工们,顿时觉得仿佛什么东西失去了。这个汽车修理厂投入了他几乎所有的心血,现在却仿佛放弃了自己的孩子那样,让他的心情怎么也无法提起来。但他还是将烟斗塞到自己的嘴里,朝着其他人摆摆手道:“到时候会有老兵协会的人找到你们的?!?br />
    不过他一边说着,看着面前都是一片沉重的所有人,后槽牙也忍不住缓缓地咬紧。他的牙齿就仿佛是啃食骨头那样,咬着口中的烟斗嘴,这上好松木和银制的烟斗嘴都有了少许印记:“这真是一场让人失望的宴会?!崩峡滩蛔∏嵘畹溃骸澳侨篻ou娘养的?!?br />
    战争终究会开始,但却不是现在。李斯特相当确认,因为根据前世了解的年代表来看,代替了中国的苏联,在这个世界上几乎和前世辐射中的中国一模一样。而且现在美苏两国也已经展开了能源谈判,尽管是双方互相签署某些根本不营养的不侵犯、不开战等条约,但这种和废纸没什么区别的东西,还是在几年当中保持了一定效果。

    或许也是双方互相之间都顾忌对方的实力,2060年2066年当中或许有着某些小规模的冲突或战斗,但全球都因为日益枯竭的石油资源而陷入了一场诡异的安静当中,几乎没有任何大规模战争发生。而能引起所谓的大规模战争的,现在也只有苏联和美国,因为这是现今地球上,唯二的两大超级大国,以及军事强国了。

    欧盟因为石油资源的枯涸而崩溃,连德国都已经和苏联勾勾搭搭,几乎都在明面上毫不掩饰了。中东因欧盟入侵而组合成的中东联合军,也已经随着石油资源的枯涸自动解体,重新到了那种贫穷的日子当中。至于非洲那依旧没有开化的地方,仍然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相比较后世所谓的废土,除了没有辐射和变异怪物,也已经相差不远。

    “应该没那么糟糕吧,墨西哥战场都已经进入尾声了?!?br />
    微微的耸了耸肩,李斯特主动开口,让这沉闷和压抑的话题散开??醋琶媲袄峡樽叛潭烦了嫉哪Q?,他不由得对旁边的同事们笑道:“南北美洲,难道还有美国联邦无可匹敌的对手吗?”他顿了顿,然后继续笑道:“显然是没有的,我们去酒吧好好喝一杯,或许都比在这里要强很多?!?br />
    “那么我请客,今天不管喝多少都算我的!”

    李斯特的话毫无疑问打破了这僵硬的空气,老凯尔放下自己口中咬着的烟斗,两只手就仿佛是锻炼般的使劲朝两边扩充了一下,然后看着面前的同事们,脸上却露出如往昔一样的大笑表情:“看你们的这幅模样,就和个娘们一样!”他一个个的锤了面前的职员们胸口一下,依旧大笑着说道:“走吧,趁着咱们的汽车里还有汽油!”

    “这是咱们的老顾客,史蒂芬送给我们的离别礼物?!币槐咚底?,老凯尔一边将裤兜里掏出的钥匙扔给加里,同时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厢式房车,对这个依旧红着眼圈的黑人小伙子道:“这次就换你来开车,只要不给我撞的爆炸,也就随便你了?!?br />
    “当然,相信我的技术,就和我能喝下十几杯最好的鸡尾酒那样!”

    加里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感,顺手擦掉了眼角的泪水,他咬咬牙就握紧了手中的车钥匙,朝着那厢式房车走去。利索的上车发动,轰鸣着油门就直接开到了他们面前,对老凯尔大声道:“我记得史蒂芬那个吝啬的家伙,现在竟然把这辆房车送给了你,我是绝对不会放弃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豪放的!”

    “随你了?!崩峡仕始?,就仿佛是对史蒂芬的这辆厢式房车感觉到惋惜,但也毫不在意的对加里笑道:“但有一点,记得把我们安全的送家!”他身边的几个人顿时露出大笑,同时纷纷的进入那熟悉的后车厢当中。但就当李斯特也想上去的时候,老凯尔却伸手将他拉住,在他耳边道:“有人让我通知你,城东黑橡木酒吧,晚上七点,一个人去?!?br />
    “什么?”

    李斯特微微一愣,但两人的动作持续时间甚至不超过一秒钟,而老凯尔再说这句话的同时,也已经将李斯特拉下身后,率先上了后车厢。正当李斯特有些愣神的时候,却发现故作大笑着的老凯尔朝着他微微摇了摇头,让他到了嘴边的话一转,变成无奈的口气道:“嘿,别这样,让我先上吧?!?br />
    “我们最优秀的汽车维修员,现在要在我们的屁股后面吃灰!”

    看到李斯特那明显明白了自己意思的模样,老凯尔脸上的微笑越发的灿烂起来。他朝着李斯特满意的点点头,同时伸手将他在车厢上拉起来,然后拍着前面的驾驶室大声道:“加里,你这个该死的懒惰鬼,让我们今天大醉一??!”

    众人都是发出一阵欢呼,可李斯特那笑着的模样中,也突然多了一分诧异。他看着老凯尔如往常一样谈笑自如的面孔,不知为何刚才那句轻微的话,让他心中却多了丝丝寒意。他联想到一个月前的死亡爪泄露事件,以及前世了解到美国联邦的那些变态科学实验,不由得抿了抿嘴唇,看着窗外那重新修补起来,就仿佛和以前没什么两样的城市街景,心中却是一突:“会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