踉踉跄跄的走过来,中途不知道腿软差点跌倒了几次,但李斯特还是醉醺醺的瞪着两只眼睛,拉开椅子半坐半趴的到原来的座位上。面前的桌子上湿漉漉的一片,酒精和香甜的气息混杂在一起,而他似是无意的瞪着眼睛扫过面前的那些同事们,眨着眼睛对老凯尔说道:“唔,我现在觉得,脑袋有些晕?!?br />
    “当然,我也觉得昏昏沉沉的,仿佛这个世界都要颠倒了?!?br />
    对面的老凯尔同样打着酒嗝,毫不在意自己已经解开的衬衣口子,就那样****着胸前大口灌了自己一杯鸡尾酒。随着那冰凉的酒液顺喉而下,他不由得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同时用手又抄起一瓶啤酒在嘴里狠狠灌着,然后才哈哈大笑着举着酒瓶在酒吧里大声的喊着:“我是,世界之王!哈哈哈哈!”

    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李斯特看着旁边同样都醉醺醺的同事们,却没有发现那些原本还兴高采烈的陪酒姑娘们的身影。但李斯特也已经是见怪不怪,不由得耻笑一声,大声的嘲讽道:“gou屎!老凯尔你这个家伙!竟然没有给姑娘们的小费!”

    “没错,然后这群小碧池们,就全都走了!”

    加里蜷缩在一个同事的怀里,喝高了的他还在努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不过这副模样怎么都没法站起来。而幸好他也放弃了站起来的打算,只是随手抹了抹沾满了鸡尾酒的脸,很是不满的胡乱挥着手,大声的骂道:“这群只知道看钱的碧池,我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他们了!我发誓,再也不会!”

    “不会?对,再也不会找这群碧池了!”老凯尔哈哈大笑的看着已经瘫软成烂泥的黑人小伙,平日里自己督促最深的这个加里,他反而没有说些什么严肃的话,只是顺着那话茬看着李斯特,已经被酒精侵染的通红的脸上,现在看上去更是一片疯狂的笑意。而他的目光最终紧紧看着李斯特,话中似是有所问题:“但我们还会再次重逢!”

    “或许是”

    微微眯眼,李斯特在旁边抄起一凭汽酒朝着老凯尔示意一下,就直接仰头大口大口的灌进了自己的嘴巴中。但是他的目光却看着天花板上面昏黄的灯光,感觉就仿佛是恍然如梦一般,就仿佛是沉醉在某种不可名的世界里,当然也似乎是喝醉了。

    喝酒到了某种极点,脑袋也已经不怎么听使唤。但值得高兴的是老凯尔付完账单之后,直接就大手一挥,全部上了出租车各自家。他们只是说着一些相互努力和期望再见的话,但李斯特却怎么也忘不了,当两人握手时,老凯尔那如钳子般握住自己的手,还有那若有所指的话。

    “终究会见面吗?我真是越来越好奇,战前的世界当中,隐藏着多少秘密了?!?br />
    鸟鸣声已经在窗外响起,李斯特睁开眼睛,那刺眼的阳光让他忍不住皱起脸,伸手拉起毛毯重新让自己到那黑暗当中。晕晕沉沉的脑海依旧让他感觉到了宿醉的难受,可他的思路却全部被昨晚的老布纳尔,以及老凯尔的话所吸引,以及两者之间隐藏着的极深的关系。

    他很确定,老凯尔尽管是一名退役军人,却和老布纳尔没有任何交情可言,因为两者一名是海军陆战队,一名是陆军将领,指挥权都分属于总统和议会。何况老凯尔早已经退役十几年,和老布纳尔在美国联邦陆军中一步步爬上去的晋升渠道,也没有丝毫关联。唯一有关系的,也或许是老凯尔三年前来到这个小城开办汽车修理厂,老布纳尔三年前奉命带领第16机械化步兵旅来到这驻守罢了。

    “真是乱七八糟的!”但脑海中怎么想都是一片乱麻,尤其是结合前世辐射废土中得到的某些情报,结合现在他亲自生活的战前世界,更是让他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抓握着毛毯的手也极为用力:“到底是,什么!”

    李斯特直接掀开毛毯在床上坐起来,他的眸子扫过房间内的布局,几个月的生活让他早已经熟悉了自己的房间??墒撬衷诙杂谡庾〕侨赐蝗怀渎撕?,不仅仅是对于一个月前那场严重的死亡爪泄露事故,还有老布纳尔及其老凯尔不同寻常的举动。而他扭头看着窗外的阳光,忍不住轻轻的眯起眼睛道:“或者真的需要离开了?!?br />
    老布纳尔,作为美国联邦一名位高权重的少将,甚至都不敢以真面目见他,只能打扮成一个年轻小伙子的模样,来避免某些可能出现的意外。这让李斯特感觉就仿佛有一个隐藏极深的幽灵在潜伏,任何想要踏足其中的人,都将陷入泥潭中再也爬不上来!

    前世辐射废土中能给出的资料,真的是相当匮乏,毕竟距离所谓的战前世界,也已经相隔两三百年的时间,几乎泯灭了一切??纯从蜗防锷钤谌械闹泄?,都已经放弃了和美国的仇恨,共同生活在辐射的废土上。要知道两百年前的战前世界,游戏中的美国和中国,可是打得血海深仇,到了互扔核弹的地步!

    现在就算是苏联代替了中国,某些科技发展的细节也不一样,但大体上的时间线却惊人的相似。李斯特不敢确定里面有没有某些泯灭在核战中的阴谋,而根据前世了解的那些所谓的国际事件,其实仔细看看就都会发现,总有一个两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在某些势力和无数人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下,最终成了席卷全球的重大事件,甚至是战争。

    “当当当?!?br />
    清脆而富有节奏的敲门声却打断了李斯特的思路,让他越飘越远的思绪瞬间过神来。揉了揉还有些眩晕感的眉心,他站起来快速的套上一身常服,随手关上了卧室的门就朝着房门走过去。但当他打开房门,看着外面那面带微笑的两名军人时,却忍不住一愣:“这么快?”

    不过他还是打开房门侧身将外面那两名军人让进来,同时看了眼他们的肩章,都是属于文职部队,最大的那位则是一名少尉。李斯特抹了抹鼻尖,领着双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深深吐了口气道:“好吧,我都了解,我们快点开始吧?!?br />
    “哦,当然,李斯特先生,关键的时间点,现在都是很讲究效率?!?br />
    那名文职少尉对于李斯特的干脆也是略有讶色,不过很快就收拢了自己的感情,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在里面翻出一张文件递给李斯特,同时点头道:“这是美国联邦陆军司令部对您的通知,希望您在五个工作日内做好重新到部队服役的准备?!?br />
    “那军事法庭怎么说?要知道当初可是强制退役,就算是退役后也勒令不得到战争所在区域,不得参加国民警卫队、预备役训练中心、国际雇佣兵等一系列军事团体?!?br />
    用手拿着那份薄薄的通知,洁白的纸张上用黑色的墨水标准的打出一连串字符,同时美国联邦的标准和烫金的国旗图案,就出现在这张通知的正面,来说明它的正规及合法化。但李斯特却没有丝毫尊重这张纸的模样,随手将其仍在桌上,他两手交叉看着面前的少尉,耸肩道:“要知道,军事法庭的宣判当即起效,这也是我被派遣来这座小城先进行重社会辅导的唯一原因?!?br />
    “这或许是军事法庭想要帮助您,毕竟李斯特先上,您在墨西哥战场上的名声,几乎已经传遍了整个美国军队?!?br />
    面对李斯特毫不留情的嘲讽,这个文职少尉也觉得有些尴尬的点点头,不过却没有立刻答李斯特的话,只是深深吸了口气,有些无可奈何也有些敬佩的看着他道:“但是您也知道的,那种行为让很多人无法接受,其中就包括大多数普通民众?!倍倭硕?,这个文职少尉依旧尴尬的说道:“当然我是您的坚定支持者?!?br />
    “好的好的,我知道?!崩钏固氐阃匪始?。墨西哥战场上的屠杀战俘他自己当然知道是怎么事,而他也明白如果放在前世,恐怕被曝光后的后果,上军事法庭被判无期徒刑都是好的??峙缕扔诿裰谘沽?,直接以******罪判处死刑都有可能。

    这个世界的军事法庭判处他强制退役,剥夺所有退役后待遇的判决,已经让李斯特感觉到捞了一条命。虽然也被判处来到这个小城,进行重日常社会的辅导工作,熟悉正常的生活和战场生活的不同,也已经算是相当轻的判决了。

    “好了,我知道了?!?br />
    重新拿起那张通知,李斯特静静地看着上面的国旗图案,眉头却忍不住紧紧皱起。一股复杂的情绪在他的心头绽放,就好像是某种五味瓶在他的心中打碎了一般。不过他还是看着面前的这名文职少尉,以及在一旁负责协助的普通军队文员,点点头道:“五天后,我会按照上面的地址去报道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