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呼啸,细碎的雪花如冰粒般打在脸上,却没有带给皮肤丝毫感觉。因为那寒冷的空气都几乎将面庞上的神经冻僵,现在的李斯特最大的希望,就是拥有并穿着一件保暖的厚实的标准的军用皮制防风大衣。而他想到这里,下意识的用手裹紧了身上的作战服,单薄的衣裳里面虽然套了两层羊毛衫,但似乎面对这几百米处的寒风,也没多大作用。

    这架武装直升机呼啸着在空中前进,一座座泛着白雪和绿意的连绵山脉就被轻松地甩在身后。而那呼啸着的寒风却始终朝着因为战斗需要,而没有安装侧门而大口子中灌进来,就仿佛是穿堂风那样让中间的李斯特感觉到越发的冰冷起来。使劲咽了口吐沫,李斯特忍不住朝着旁边的莱斯利摇头道:“上帝,我感觉到我的腿都不是我自己的了!”

    “哈哈哈,不要担心,我们就快要到了!”

    看着李斯特有些苍白的脸色,一旁的莱斯利少校显然是明白他的尴尬之处。阿拉斯加的寒风吹起来,就算是最壮硕的棕熊都要躲藏在树洞之中,何况是没有厚实毛皮的人类?而他想了想,还是用手重重的敲了敲前面的驾驶室,同时用座位上自带的耳麦呼唤前面的驾驶员,大声道:“还有没有拿东西?我知道你们这群家伙肯定有,我可以当做不知道!”

    “我真后悔这次任务?!鼻懊娴募菔辉碧嚼乘估傩5幕?,顿时在耳麦里沉默了两三秒钟,过后倒是响起了他不满的嘟囔声:“至少给我留点,你们要知道,这东西很贵的?!彼槐咚底?,一边伸出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墨绿色的东西,直接就朝着后面扔给莱斯利少校道:“让这个新兵小心点,别适应不来给我浪费了?!?br />
    “新兵?哈,你这个家伙可什么都不知道?!?br />
    莱斯利接住驾驶员扔过来的墨绿色的东西,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小巧的水壶,放在耳边使劲摇了摇,清脆的水流撞击声便悄然出现在里面。这让他满意的点点头,伸手将这个小巧的水壶扔在李斯特怀里,哈哈大笑着道:“阿拉斯加州就像一个冷冽的冰山娘们,而这东西,为的就是让我们征服这个可爱的冰山娘们!”

    拿起这个小巧的水壶,常见的军用半弧形设计,墨绿色的模样看上去相当厚实。但李斯特的目光却看着这个小巧水壶的正面,锤头和镰刀相互交叉的五角星,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冰凉的唇部,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苏联货?”

    “这是我缴获的两个苏联俘虏后,所获得的战利品?!?br />
    在这个武装直升机作为上的耳麦,任何人说话其他人都能听到。而李斯特的话也毫无疑问的被前面的驾驶员听到,就仿佛是在故意炫耀什么,他的声音就算是隔着耳麦都能听得出是一种自得:“要知道,当时我的手里只有一把半自动手枪,还没有额外的弹匣!”不过他的话音一变,却显得有些懊恼:“如果你想品尝,那就尽快,别浪费我的好东西!”

    “尝尝吧,这东西能让你征服阿拉斯加!”

    一旁的莱斯利看着李斯特有些犹豫的样子,却不由得挑挑眉毛,显然是对这个墨绿色的小巧水壶中的液体,有着相当深刻的记忆。不过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拍拍坐在自己旁边的一个跟班,同时按住耳麦对前面的驾驶员道:“总指挥所就要到了,让我旁边的小伙子来代替你,你过来也一起分享下这东西?!?br />
    他按住耳麦说着,他身旁的跟班也透过缝隙朝着前面钻过去,同副驾驶打了个招呼,主驾驶上的那个驾驶员就启动了自动巡航系统,然后快速的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而随着那个跟班掌控直升机的主驾驶位置,原本的驾驶员才迈步来到乘员舱中,抓着顶部的扶手有些无奈的看着还在犹豫的李斯特,迎着寒风耸耸肩道:“嘿,新兵,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你能被布纳尔将军召见,肯定能说明什么,别像个娘们一样犹豫!”

    “唔,这倒不是犹豫”

    李斯特拧开这小巧的水壶,手心下意识的摩擦着那中心处的锤头和镰刀,心脏都忍不住快速跳动几分。而当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某个相差不多的五角星时,他心中的悸动几乎让他握不住手中的水壶。但他还是强行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情感,看着那黑洞洞的壶口,直接就仰头灌下去一大口,然后才重重的哈了口气:“伏特加?”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股烈焰般的感觉瞬间在他的胃中升腾,就仿佛是爆炸的军火库,让李斯特的眼睛都忍不住微微瞪大。而那一股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热量,顺着他的食管涌上来,让他不禁的张开嘴重重的喘息几下,握着那小巧水壶的手却更紧了。李斯特看着旁边带着笑意的莱斯利和那个驾驶员,不由得点头惊呼道:“唔,这感觉真不错!”

    “那当然,这可是苏联人的特供伏特加,在黑市上的价格是普通伏特加的六倍!”

    那微微的酒精味道已经随着寒风吹散在这空气中,莱斯利的脸上的带着微笑,可是他的手却伸到了他那厚实的防风大衣里面。这个中年少校的脸上虽然在微笑着,可是任何人都在他的眼中看不到丝毫笑意,平静的就仿佛是一滩死水。而他的手轻轻地在怀里抽出来,一把m1911半自动手枪却对准了那在直升机舱边缘的驾驶员,依旧微笑着道:“那你的任务,就完成了?!?br />
    “嘭”

    清脆的枪声瞬间响起,那黑暗的枪口处迸发了细微的火光,仿佛自虚无处出现的审判。那个还站在机舱边缘,单手抓着扶手的驾驶员已经露出某种惊骇的目光,但是他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因为一个细小的黑洞出现在他的眉心处,让他那露出惊骇的目光中都带了几分血色的狰狞。然后他失去大脑控制的身体彻底软了下来,直接被机舱外的狂风席卷着跌入外面几百米高的山地间。

    李斯特的眼睛已经瞪大,但是他坐在乘员舱中却依旧保持刚才的那个动作。甚至是他的手指还在捏着那酒壶上的五角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感觉到阿拉斯加的寒风都将自己的思维冻僵了,看到这一幕他呆滞了两三秒钟,才看着那名莱斯利少?;夯旱匾а牢实溃骸案詹?,你就这么杀了一个人?”

    “杀人?哦,当然,这是已经计划好的事情?!?br />
    对于李斯特那震惊的模样,这名莱斯利少校的脸上却带着如之前那样的微笑,可在李斯特的眼中却越发的变了一个味道。不过莱斯利少校却依旧如此,微笑着耸耸肩,就仿佛是对刚才自己亲手杀了一个人没有任何印象:“不用担心,这只是一个苏联间谍?!彼诮馐妥牛骸拔颐嵌家丫鞑楹昧?,一会您可以亲自询问布纳尔将军?!?br />
    但李斯特却紧紧地咬着牙,他的目光看着前面现任的驾驶员和副驾驶员,以及旁边莱斯利少校的另一个跟班,却发现他们的脸上都没有任何悲痛或震惊的神色,就仿佛是早已经知道那样。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平息下来,李斯特却忍不住大口大口的灌了几口水壶中的伏特加,重声问道:“这瓶伏特加没有被下毒之类的吧?”

    “当然没有,这类伏特加的味道反而是真货?!?br />
    莱斯利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在一片连绵的山脉当中,直升机前进的速度也逐渐停下来,并且逐渐下落着,看样子似乎到了地方。他这才放心,点点头对紧握着水壶,似乎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李斯特笑了笑道:“虽然阿拉斯加州被苏联人渗透的如同筛子一样,可这些黑市中能买到的东西,不得不说也真的是一些好东西?!?br />
    直升机缓缓地降落,最终接触到地面的?;荷?,一队全副武装的美国联邦陆军快步走过来护卫在直升机四周,当发现那名驾驶员没在上面后,才收起了手中隐隐对准直升机的m4a1突击步枪。莱斯利看着那还坐在座位上的李斯特,却不由得摇头一笑:“墨西哥战场上的天堂屠夫,难道还会一个人的死而心生怜悯?”他一边说着,语气中却也带了几分遗憾:“难道一年的平民生活,让你变成了可爱的家养宠物?”

    “或许是?!?br />
    缓缓地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李斯特看着那莱斯利少校脸上的奚落和淡淡的嘲讽,以及那公式化的微笑,心中却忍不住微微跳动起来。他对于这个几乎将内心活动全部隐藏在微笑底下的少校,几乎没有了多少好感,而他摸着口袋里那个水壶上的五角星和镰刀锤头,也忍不住皱眉道:“那我们快去见布纳尔将军吧?!?br />
    ps:今天第一更,卧槽!下班后我一个姐夫请客,全家一起聚聚,好吧来了就十点了跪了,还欠一更,明天补上!我真是苦逼的抠脚唔,那我先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