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这是一个防御森严的碉堡群,当李斯特走下?;汉缶头⑾至苏獬鲅俺5慕溲瞎婺?。而就在那成片成片的钢筋混凝土建造的永备式防御碉堡中,所有的建筑物全部半掩在山体之中,而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美国联邦陆军正端着步枪站在各个点上,时不时还有一只只的巡逻队走过去,警惕的看着李斯特他们这些陌生人。

    呼啸的寒风卷起来自远方雪山上的细细雪粒,让这不知道在哪的指挥所上空降了一层小雪似的天气模样。而李斯特和旁边的莱斯利也只是默然朝着前面走着,两侧有一队士兵负责护卫或是监视,每次有人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答他们的就都是旁边呼啸而过的寒风,或是他们在风中沉重呼吸的声响。

    这个指挥所和碉堡组成的基地当中,所有的声音都仿佛是泯灭在那寒风的呼啸中。没人随意乱开口说话,就算是目光中都带着某种凝重和警惕。因为这里是安克雷奇防线最为重要的指挥所在地,联系着各个要点的通讯和指挥。一旦那群阿拉斯加雪原中随处可见的苏联侦察兵出现在这,那么这座建设了数年,花费了数百亿资金建造的防线,就是宣告崩溃的时候!

    只有上帝知道阿拉斯加州的雪原和冰川中,到底隐藏了多少苏联人的部队??纯丛な匕⒗辜又莞鞲銮虻牟慷泳椭?,面对苏联威胁的防区一撤再撤,最终放弃了阿拉斯加百分之九十的领土,最后全部龟缩在沿海的安克雷奇刚修建起来的防御工事中,来确保自身能够挡住苏联人的进攻。

    可李斯特知道这些都是徒劳的,一种残存在纸面上的可笑的计划。在游戏中,已经在阿拉斯加积蓄了数年力量的中国军队,在石油资源匮乏的绝境下悍然发动进攻,如狂暴的海啸般疯狂的扫平了面前的一切阻碍。就算是花费了巨额时间和金钱的安克雷奇防线,也仅仅是象征性的抵抗几下就完全陷落,甚至没有来得及抵抗足够的时间,让作为首都的纽约市进行全面撤离!

    “李斯特先生,虽然知道你会过来,但再次见到你可真高兴?!?br />
    走到一座半掩体式的碉堡前,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抱着m4a1突击步枪站在那??吹嚼钏固厮亲吖?,他们立刻隐隐分散开,并且挡住了前往碉堡中的路途。不过为首的那个人却一把掀开自己脸上带着的防风镜,对李斯特笑着张开两手:“不久前在在那个地方,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你说一声谢谢呢!”

    寒风吹得眼睑都有些睁不开,但李斯特听到那声音,却觉得有些熟悉。他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那个掀开脸上防风镜的面孔,自己反而也露出一个微笑,同样张开手朝着他走过去,两人狠狠地拥抱一下,很是感慨的笑着说道:“索菲特,在这里见到你可真高兴?!?br />
    他正是当初在地下研究所内,一起奋斗的e连连长索菲特。他们可真是一同闯过了很多危险的地方,一同在死亡爪的威胁中并肩战斗过,尽管并不怎么熟悉,也并不妨碍他们友好的交情。而索菲特也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话,反而是看了眼李斯特旁边的莱斯利少校,点点头道:“布纳尔将军就在里面等着你们呢,快点进去吧?!?br />
    他一边说着,也似乎是看到了李斯特冻得有些瑟瑟发抖的模样,眉毛不由得微微皱起。他的目光又扫过那位依旧微笑着没有说话的莱斯利少校,扭头对旁边的一名士兵吩咐道:“去拿一件防风大衣,记在我的名字上?!?br />
    “明白?!蹦敲勘⒖淌掌鹆俗约旱奈淦?,朝着旁边的一条小路快速走过去。而其他的士兵在检查无误后,也纷纷朝着两边散去,继续用警惕的目光扫着周围的环境,生怕有什么异动。而索菲特看着旁边李斯特那有些疑惑的模样,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因为从布纳尔将军来到安克雷奇防线之后,就遭遇了四次那些该死的苏联间谍的袭击,现在整个指挥所的安保都极为严格?!?br />
    “苏联间谍的袭击?”

    微微一愣,李斯特的目光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莱斯利少校。而这个家伙也显然发现了李斯特正在看他,反而是微微笑着点点头,依旧和之前那个人畜无害的少校模样一般。但那干脆利索的开枪,没有丝毫余地的话语,却让他忍不住咬了咬牙,对索菲特点头道:“来的时候我们还真的遇到了一个”

    “那群该死的苏联间谍,就好像是臭虫一样,真的是在哪里都存在?!?br />
    听到李斯特的话,索菲特可没有过多的惊讶。只是朝着旁边狠狠吐了口吐沫,目光谨慎的扫过周围的环境,才有些无可奈何的对李斯特道:“现在的阿拉斯加州真的是烂成了一片,我甚至相信,就在这安克雷奇防线中,都充斥着无数苏联间谍?!彼幕耙粑⑽⒁欢?,目光却看向了那莱斯利少校,摇头道:“但终究会将他们一个个都揪出来的?!?br />
    “我想有些具体的细节,不应该和李斯特先生说太多?!?br />
    那名在一旁微笑着的莱斯利少?;夯嚎?,打断了索菲特和李斯特之间的对话。他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看上去和任何人都很客气,包括语气也仅仅只有少许的傲色,但总体而言和一般的少校也没有任何区别??墒撬幕霸谒鞣铺孛媲耙泊挪蝗葜靡傻奈兜溃骸安寄啥挥刑嗟氖奔溆美唇惶?,刚刚筹建的安克雷奇防线可相当忙?!?br />
    “我知道?!彼鞣铺氐捻由ü乘估?,鼻腔中却忍不住发出一声冷哼。他朝着身后的士兵打了个手势,而那座碉堡的尾部,一扇钢铁铸造的小门也被缓缓打开。他招招手,示意李斯特他们快点进去,不过看着那还没送来的防风大衣,他也只能是有些歉意的对李斯特道:“看来还没来,但等你出来后,应该能用得上?!?br />
    “很感谢,索菲特?!?br />
    李斯特朝着他点点头,道是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毕竟曾经在地下研究所共同杀出了一条血路,尤其是伴随着最后阵亡绝大部分人,他们之间的并肩作战才显得尤为珍惜。不过他们已经都在安克雷奇防线,根据以后平安的十几年生活来算,他们的交情才刚刚开始,李斯特倒也并不急着说些什么。

    半掩体的碉堡有很大一部分都在地下,尤其是走进了那个小门才发现,要顺着一条楼梯向下走两三米的距离,才最终到了这个碉堡的空间当中。通体都是钢筋和混凝土的建筑,足以抵抗大口径火炮的多发射击,甚至配备有专门的暗道,就算是遭遇了某些不可抗拒的力量,也能用最快的时间内撤离这处碉堡。而对于安克雷奇防线来说,这种碉堡几乎到处都是。

    “看上去很壮观不是吗?山脉和大地也已经成了我们的帮手,在阿拉斯加州的冻土上组成了安克雷奇防线这座最坚固的碉堡?!?br />
    来到碉堡底部,反而并不阴暗和狭窄,四五盏照明灯点亮了这大约一百二十多平方米的空间,几个年轻或中年的军人正忙碌着记载着什么东西。但最中间,那花白头发的身影正背着手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张巨大图纸,似乎是这座碉堡周边的精密地图。而他听到动静,却连头也没,就直接沙哑着嗓子道:“那么李斯特,你认为我们安全吗?”

    李斯特缓缓地走出那狭小的楼梯,看着周围那粗糙的混凝土墙面,以及没有开出窗户来的模样,却不由得耸耸肩道:“安全?或许是?!彼幕八底?,目光扫过周围那空旷的房间,最终将目光放在了通往上层战斗部的通道处,语气依旧平静道:“如果有人觉得安全,那么就不需要将这里的山丘挖空了,如果有人觉得安全,那么就不用修建这座安克雷奇防线了?!?br />
    “独特的见解?!?br />
    那个头发花白的身影转过来,略带皱纹的脸上面无表情,正是李斯特很熟悉的老布纳尔。他穿着以往的将军常服,显得相当的精神,尤其是他的目光中,都带了丝丝亢奋的情绪。他看了眼旁边的莱斯利少校,朝着他挥挥手道:“把东西准备好?!被耙袈湎?,他就对李斯特笑着道:“压力很大,我现在都需要吃一些降压的药物了?!?br />
    阿拉斯加州尽管在地图上还属于美国联邦的领土,但实际上美国联邦能控制唯一的城市,安克雷奇市都是借助了海军的帮忙。任何来到这个防线的指挥官都压力重大,因为谁也不知道,苏联人究竟将阿拉斯加州渗透到了什么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