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前世地球时长达半个世纪的阴霾,几乎让世界上所有人都仿佛是被扼住了喉咙。因为两极互相碰撞纠缠,几乎已经数次点燃了核战的导火索,又因为双方的克制而强行压下。但就算是这样,也让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心惊胆战,尤其是当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们,纷纷在影视作品中描写他们曾经感受到的恐惧。

    这个世界的核战的阴云已经笼罩了上百年之多,期间的克制与隐忍已经到了极限。记载于历史上,关于苏维埃和美国联邦在边境上发生的武装冲突都不止一次,甚至正面战场硬碰硬,都已经走上了战争的地步。如果不是双方领导人都忌惮双方拥有的核力量,那么能够毁灭世界的大战,也估计不用等到2077年,就已经在地球上升起无数蘑菇云。

    但这种压制和隐忍就仿佛是堵塞蒸汽排放的盖子,当一切都陷入极端的时候,一场爆炸就会出现。一切都已经预料到了那一天,枯涸的石油资源以及中东战争的结束,都象征着最后的爆发。但李斯特知道,就是在2077年10月23日,标准的平常的一天,核战爆发了。

    甚至有时候李斯特的脑海中会自动的出现那核爆的惨烈,因为他了解那所谓的辐射废土,换个角度来想他也曾经在那辐射废土中生活。但游戏始终是游戏,角色可以升级,人类可以和死亡爪、超级变种人角力,核爆上万度的高温都无法烧焦生物的表皮,一把普通的小刀在高等级高属性的角色手里,却能干掉最强的变异怪物。

    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每当李斯特从被窝中醒来的时候,都会更深的了解这个世界。因为他本人就生活在这,生活在这个他了解历史,了解那些怪物,了解某些恐怖。没有所谓的等级,没有所谓的属性,同样没有用最普通的小刀就能干掉变异生物,用胖子核弹却无法灭掉一只传奇死亡爪的尴尬。

    缓缓的睁开眼睛,李斯特拉开如蚕蛹般的睡袋,一股寒意瞬间让他睡了一晚的脑袋清醒过来。深深吸了口气,一股清爽的野外青草气息顿时在他的鼻息间进入肺里,让他在睡袋里使劲伸了个懒腰,也彻底摆脱了身下这个睡袋的束缚。扭了扭脖颈,李斯特看着面前这个不大的单人帐篷,盘腿坐在睡袋里,轻轻揉着眉角:“还有十八年的时间?!?br />
    昨晚的梦境让他仿佛身临其境,在那一次次升腾的蘑菇云中,高温与冲击波连山脉都仿佛要掀开,就算是他躲在一个阴暗坚固,距离地面十几米的防空洞中,都感觉到心脏跳动着都要爆开。李斯特微微握拳,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嘭嘭跳着的心脏还有明显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摇头苦笑:“可真令人害怕?!?br />
    “李斯特队长,您醒了吗?”

    似乎是听到了帐篷内传来的声音,外面负责警戒的侦察兵走过来轻声询问。李斯特应答一声,倒是没有继续坐在帐篷内,直接掀开睡袋就弯着腰站起来。在野外宿营,可不像是平常去打猎或郊游,处于时刻发生战斗的区域,他直接就是全副武装没有脱下来,穿着鞋子和作战服就睡了过去。

    拉开帐篷,昏暗的光亮已经出现在天边,似乎是已经早上了,但因为阳光还没有照射到这片大地上,随着风吹来还带着一股微微的寒意。李斯特抬起手看了看时间,指针显示现在是早上五点半,缓缓打了个哈欠,他点点头道:“和规定的时间一样?!?br />
    周围的帐篷里,一个个同样全副武装的侦察兵们全部钻出来,睡眼朦胧的模样被冷风一吹,就顿时都清醒过来。来到野外的第一个夜晚还是相当的难熬,不过跟着李斯特的这些士兵们,大部分都曾经在墨西哥战场待过,更加严酷和危险的环境也有过经历,倒是还能适应,没有几分钟的时间就纷纷恢复了平日里的利索干劲。

    “上半夜和下半夜都没有问题,周围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br />
    索菲特也同样在帐篷里钻出来,眯眼看着远处那缓缓出现的鱼白,使劲伸了个懒腰,似是无意般的来到李斯特身边,但是声音却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见:“但在清晨四点多,距离现在一个小时前,发现了陌生的无线电信号在我们的营地发出去?!?br />
    “陌生的无线电信号?”李斯特微微低头,嘴角的嘲弄却不由自主的翘起。安克雷奇防线刚刚建立,需要大量的兵员前来弥补防御的空缺,而那些早已经潜伏在美国联邦的间谍们如果放弃这个大好机会,那可真是不可能的。微微扭头看着索菲特那平静的面孔,李斯特问道:“抓住了?”

    “抓到了,父辈是加拿大移民,到他后经过他的父亲来训练为间谍?!?br />
    索菲特点点头,同时不留痕迹的用下巴指了指一辆步兵战车当中。李斯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的后车门处,两个侦察兵正抽着香烟站在那,似乎是在交谈什么有趣的事情,时不时还发出爽朗的笑声,显得很是悠闲。但是他们的目光却在谈笑间扫过周围,而他们的两手也没有离开胸前挂着的m4a1突击步枪,显然是极其谨慎。

    抿了抿嘴角,李斯特收拾好自己的帐篷和睡袋,昨晚睡在地面上让他感觉腰部有些酸麻。这让他忍不住使劲伸了个懒腰,同时环视了一眼周围那依旧极美的环境,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或许早上来根香烟,那真的很不错?!彼底?,便朝着那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走去,同时笑着对那两个士兵道:“嘿,我亲爱的小伙子们,借根烟,同时借个火?!?br />
    这种明显的借口几乎不需要事先沟通,这两个侦察兵立刻明白了李斯特的意思。他伸手在自己的上衣中掏出一盒香烟递给李斯特,而当他想要找打火机的时候,拍了拍口袋却露出愣神的表情,同时一脸尴尬的说道:“打火机忘在里面了?!?br />
    “没关系,外面正好有些冷,我去里面抽?!?br />
    叼着一颗香烟,李斯特伸手打开车门,轻巧的直接钻进去,同时顺手关上了车门。而那两个侦察兵也似乎是无奈的耸耸肩,各自打了个眼色,就分散开来朝着其他的地方走去,似乎各自去忙碌自己的事情了。就算是索菲特,也已经朝着山丘上方的机枪阵地走去,这时候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李斯特的安排了。

    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作为美军制式军用载具,不仅实战性能强劲,就算是内部空间也较为宽敞。按照美国人的体格来算,八个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坐在里面刚刚好,如果不考虑舒适程度的话,就算是十一个人也能挤得开。

    不过现在的车厢里面,也已经有三个人正静静地坐着,互相抽着香烟,似乎是遇到了烦心事。李斯特拉开门走进来,一股浓郁的烟味顿时让他忍不住轻轻咳嗽一声,有些无奈的拉开旁边的机枪射击孔,看着里面那三个正默然看着他的人点点头道:“早上好各位,至关重要的清晨,我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br />
    李斯特的脸上带着微笑,就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三个朋友。不过他的目光却对准了最中间那个坐着,正默默吸着烟不开口说一句的那个家伙,有些无奈的对旁边那两个人道:“怎么了?不喜欢这美好的清晨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轻轻地点燃嘴巴里叼着的香烟,有些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直到那香醇的气体充斥了他的心脏,才缓缓地吐出来,化为一道烟龙在这车厢内徘徊着。而李斯特的嘴角带着笑意,直勾勾的看着面前那坐在中间的家伙,淡淡的点头道:“其实你也知道的,有时候死去并不可怕?!?/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