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最为关键的一点,甚至不亚于最早站立起来用两腿走路,用手拿起东西的古类人猿。当语言出现在人类的文明进程中之后,那么就有了它独特的魅力,或传递信息,或鼓舞人心,或是调动关系,亦或者是摧毁一个人的心理防线。

    曾经自学过心理学和语言学的李斯特,虽然不像那些专业的政客还有心理学家那样,善用运用语言的艺术,但也足够在特定的情况下,发挥出语言应有的效果。放下手中的铅笔,李斯特将地图扔给旁边的索菲特,扭头扫了眼周围凑过来的四名小队长,脸上一片平静:“我想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br />
    轻轻的用手指敲打着桌面,李斯特的目光中带着锐利的神色。他看着面前的小队长,同时将目光对准旁边那一脸严肃凝重的索菲特,嘴角反而是翘起一丝微笑,他点头道:“如果我们抓紧时间行动,或许还能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br />
    “明白!”

    索菲特点点头,他拿起那张用铅笔画出来的详细地图,其中以安克雷奇防线最为显眼,几乎占据了地图版面的百分之五十,而沿着安克雷奇防线向外延伸,除了他们所在的这处山丘之外,还有三个区域标上了危险的符号。而上面用英语标注着一行文字,就在索菲特眼中相当碍眼,甚至在任何一个安克雷奇防线的部队当中,这就是最大的愤怒。

    苏联前进哨所。三个区域中描写的都是这一行字符,上面大略的描写了这三个所谓的前进哨所,里面待命的一百多名苏联侦察兵。而距离他们这处山丘,最接近的一个苏联哨所,甚至不足两公里的距离!

    发动机的声音已经出现,尾气经过排烟道发出刺耳的轰鸣。六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和十辆武装越野车,也已经全部集合完毕。随着油料加满,弹药准备完毕,伴随的步兵都进入步兵战车的后车厢内进入备战状态,将机枪射击孔的轻机枪牢牢地抵在肩膀上,随时准备开火。

    临时营地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收拾完毕,所有的士兵都已经搭乘了各自的载具,随着整只装甲侦查队前进。他们的前进速度极快,因为在装甲车的?;は滤且菜廖藜傻脑谡庖巴獾目跻昂土值丶浞沙?。

    六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居中,前方和后方则各自分列五辆武装越野车,几乎在这野外攻守兼备。遇到轻步兵他们可以瞬间发挥装甲部队的作用,直接正面进行冲锋,用强大的火力将其碾压而过。而就算是遇到了重装甲部队,或者反装甲手段的攻击,也能直接借助机动性而朝两侧散开,避免遭受重创。

    尽管李斯特在这个世界上从未指挥过装甲部队,但基本的一些常识还是了解。而前世他在那共和国之中,那也曾经是正儿八经的重装部队当中的一员,如何指挥装甲部队作战,经过刻意自学后的他也是得心应手。

    可现在对于李斯特来说,这正快速向前飞驰的装甲侦察排,指挥起来并不苦难。尤其是作为副手的索菲特,之前可是第16机械化步兵旅的连长,自身就有着充足的装甲指挥经验。现在作为李斯特的副手,协助他一同指挥这只部队,根本就是不要太轻松。

    “我们正在快速接近苏联哨所,随时可能遭受到敌方部队攻击!”

    装甲部队在前进,处于最前方的索菲特却越发的小心。他坐在最前方的一辆武装越野车上,怀里抱着属于他的m4a1突击步枪,小心的扫过前面那郁郁葱葱的桦木林,目光中的神情极为谨慎。根据地图的标注,他们现在已经快要接近那修建在森林边缘处的苏联哨所,如果他们遭受到敌人的伏击,恐怕就要损失部分载具和士兵了。要知道苏联人的反装甲手段,和他们自身的钢铁洪流那样一样出名,索菲特可不想把自己就交代在这荒无人烟的阿拉斯加州的旷野中。

    轻轻地咳嗽一声,索菲特清了清嗓子,同时仔细注视着面前那看似一切正常的白桦林,伸手掏出了自己的对讲机。他转身朝着后面三十多米外的一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上看去,他能看到李斯特的身影,按住对讲按钮,他开口道:“那群苏联侦察兵随时可能出现,我们是否要继续向前?”

    “前进,不需要隐蔽!”

    坐在车长机枪位上,李斯特放下自己手中的望远镜,扫过了那片白桦林,粗略的看去并没有什么异常。经过精心伪装的阵地,肉眼看上去可不容易分辨出来,尤其是这灌木丛和白桦树郁郁葱葱的森林地带,想要凭借肉眼观察到隐藏起来的敌人,那可是相当不容易。但李斯特却没有丝毫犹豫,同样按住了自己胸前挂着的对讲机,点头肯定的下达命令道:“全速前进,发现敌人立刻上报!”

    “明白?!倍越不?,索菲特和其他小队长的答立刻传来。而李斯特的目光扫过面前的森林,他的脑海中却根据之前的地图,快速分辨出自己的大体位置。他们已经极为接近那座隐藏在森林边缘的苏联哨所,但根据之前那个切尼的情报,这个哨所只是一个简单的观察哨所罢了,除了少量反装甲火箭筒之外,就没有任何重武器存在。

    阿拉斯加州虽然被美国联邦放弃了绝大部分,但名义上还属于是美国联邦的领土,苏联如果不是考虑双方几乎成对等的军事实力,也不会偷偷摸摸的仅完全掌控白令海峡。不过现在连联合国都已经因为战争而消失了,苏联和美国联邦或许就是对方庞大的核武库,而相互保持克制罢了。

    但根据切尼的零散的情报,位于安克雷奇防线最近的三个哨所,也仅仅只是驻扎了一个班的部队,甚至连重武器都没有配备。而这个班的任务,平常只是当做间谍情报的中转站居多,至于战斗部署之类的安排那是根本没有?;蛐碚馊錾谒?,就是为了防止美国联邦的军队大规模的进入阿拉斯加,让白令海峡处得苏联主力得到消息而设立的警戒哨所。

    不过李斯特可不怎么在乎苏联所谓的哨所,就算是他的部队将那三个哨所捻灭又能怎么样,双方根本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说。就如同之前刺杀布纳尔和他的苏联间谍,都只是一种私底下的相互默认的冷战手段罢了,如果为了这种事而造成大规模的武装冲突,甚至演变成两国交战,互扔核武器的地步,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发现陌生建筑物!发现敌人!”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李斯特甚至能通过高倍望远镜的观察,发现那隐藏在白桦树林中的建筑物。那是一层两米多高的椭圆形建筑物,看上去不像是哨所,反而更类似一个机枪碉堡。他缓缓地抬起右手,几乎还在向前飞驰的侦察排就立刻停下,黑洞洞的炮口和机枪口对准那边,却没有发现任何敌人的迹象。

    “第一作战小队,前往探查!”

    对着索菲特点点头,早已经商量好的战术便随着索菲特的命令而有条不紊的出现。一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的后车舱被打开,八名全副武装的美国陆军侦察兵立刻跳出来,互相对视一眼,就分散开来压着身子,提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快速朝着前面奔跑过去。他们一个个的面无表情,可是那前进的身姿却极为警惕,稍有异动便立刻趴伏在地上,不敢有丝毫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