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三十二号避难所 > 第063章.俘虏(2合1大章节)
    轻柔的风带着丝丝凉爽,拂过白桦树和灌木丛,带来了属于阿拉斯加的寒意。但没人在乎这清爽的带有森林气息的空气,一个个英勇的美国联邦陆军的小伙子们,正端着他们的m4a1突击步枪和m249轻机枪,脸色严肃的看着周围的情况。

    就在他们的身后,所有的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已经全部打开后舱门,不少全副武装的同伴在里面跳出来,然后都用极为凝重目光扫视着周围的动静,尤其是将枪口下意识的对准了前面那森林边缘,灌木丛茂密的所在地。

    借助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的掩护,他们快速的形成了一个临时的射击阵地。曾训练过步坦协同战术的他们,也能根据指挥官的命令,伴随身旁的步兵战车进攻,或是用最快的动作再次进入那载人车舱中快速撤离。他们毕竟都是经过了严格训练的士兵,就算是有刚刚重现役的退伍兵,可之前几个星期的适应性训练,也已经彻底恢复了之前的作战能力。

    可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神情极为严肃的看着前面那百米处,八名全副武装的安克雷奇防线侦察兵们,正弯着腰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他们的背部微微弓起,同时两腿分开就仿佛是一只蜷缩的直立龙虾,可是那紧紧地抵在肩膀上,精准灵活的m4a1突击步枪,足够能说明他们的可怕。

    这是美国联邦军队中的标准战术动作,可根据不同的情况采取趴倒、前进、翻滚、跳跃等处理一系列突发事件。而对这八名侦察兵来说,这个动作更大的作用,就是在发生任何情况之下快速趴倒在地,避免遭受到火力的直射!

    就在他们的面前那茂密的灌木丛中,一座不到两米高的碉堡正屹立在那。外表似乎是已经被刷成了绿色和黑色交加的森林迷彩,而且为了保证隐蔽,上面还盖了一层伪装网以及缠绕在上面的新鲜枝叶。

    而就在这座碉堡靠近地面,一道细长的缝隙正对准森林外围,那是已经逐渐靠近的那八个侦察兵所在的区域,他们也同样小心翼翼的看着那道细长的缝隙。而那道缝隙给他们的感觉,就仿佛是一张恶魔的大嘴,等待着猎物在嘴边接近的同时,然后将其一口吞下!

    而那黑乎乎的模样,完全看不清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也让那慢慢靠近的八名侦察兵,心里越发的没有底。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座标准的苏联机枪碉堡,看那厚实的模样就算是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上,那25mm机关炮在短时间内都不一定能摧毁。

    而就在美国联邦陆军出版的军事刊物上,对于这种混凝土整个构建的半永备式机枪碉堡,最好的策略除了用坦克炮直接轰击外,就是直接用带人工制导的反坦克火箭筒最管用。至于像他们这些没有多少重武器的轻步兵,面对这种随时都能喷出重机枪子弹的机枪碉堡,军事刊物上则没有做出什么评价。

    至于军队内部的军事教育,则建议尽快呼叫反碉堡的中午重武器,如果不行那最好的方式就是走开绕开,或是原地等待。尤其是针对苏联的机枪碉堡,很多新兵在刚加入军队的时候,就会被那些老兵和教官告之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因为那粗糙暴力的苏制轻机枪或重机枪,别说是他们一群轻步兵,就算是护甲薄一些的装甲运输车都能在一定距离内击穿!

    “很好,继续向前,没有任何异?!?br />
    为首的那名侦察兵点头,示意身边的战友缓缓散开。对于他们来说,就算前面是一辆主战坦克,他们也要继续向前。因为这是已经接受的命令,身为军人他们有战死的觉悟。何况他们现在的命令就是探查最前方的那座机枪碉堡!

    他们缓缓地低伏着身子,前进的步伐也逐渐放散,每个人的距离都隔着接近三米的距离,极为分散。但随着他们的脚步向前,每个人的脸上也极为凝重起来,他们朝着左右两侧越发散开,甚至在正前方的区域内,现在已经剩下了不足两个人。

    其他六个人都已经朝着左右两侧靠去,步伐也逐渐细碎而快速起来,尤其是朝着那碉堡的侧面快速摸过去,弯着腰都开始了奔跑。碉堡虽然正面和侧面的火力非常强,但后面就是射击的盲点,只要能突破这碉堡的火力范围,那么他们就能轻松地将这处碉堡拿下!

    他们的心中都很明白这一点,就算是后方那六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也同样了解。25mm机关炮已经对准那座机枪碉堡,只要出现半点异常,那25mm口径的机关炮就能将早已经上膛的穿甲燃烧弹,彻底压制住那座机枪碉堡的射击位。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已经安装了观瞄设备的步兵战车,比起一般的重机枪要更为精准,火力压制也同样强劲!

    “快了!马上就要到了!”

    最前方的两名士兵继续弯着腰向前迈动步伐,他们已经接近二十米的距离,几乎已经达到了机枪碉堡的射击底线。但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觉得自己鬓角的冷汗哗啦啦的冒下来,甚至他们的心脏都已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着。

    就算是有了战死的觉悟,可又有谁不害怕死亡?就算是他们这群在墨西哥前线走下来的士兵,面对未知的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射出来致命的子弹,将他们轻松拦腰打成两截的时候,内心中都是极为紧张。

    可还当这两名侦察兵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想要继续前进的时候,胸前那挂着的对讲机却突然冒出一句声音。让他们已经极为绷紧的神经立刻做出了反应动作,他们直接就趴在了地上,紧紧地贴着地面,根本不敢有任何冒头的模样?;沟锉つ谀侵鼗沟耐?,完全能将人撕扯成碎片,他们距离那射击孔不足二十米,恐怕死后留个全尸都是好的。

    “哦,这个可真尴尬”不过当他们贴在地面上的时候,脑子也已经反应过来,这两个侦察兵忍不住趴在地上互相对视一眼,互相尴尬和庆幸的呼出一口气,才在地上爬起来,提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朝着那碉堡后面走去。

    “没有发现敌人,没有发现任何情况!”

    这时候那两侧已经绕到机枪碉堡后面的六名侦察兵,已经端着自己的突击步枪站在了那碉堡入口处。而就在他们的眼前,那原本应该牢牢关闭着的碉堡闸门,现在却已经半掩着,根本就没有锁好的模样。

    他们八个人看着眼前的景象,也忍不住微微发愣。这座机枪碉堡是半掩埋在土地中的,而入口处的闸门也有一个不到半米斜坡,可是那象征着机枪碉堡最重要的,原本应该用钢铁铸造,连少量炸药都炸不开的闸门,现在竟然就这样半掩着,根本就不介意有外来的人员进入的模样,却让他们有些犹豫不定。

    “只是一群该死的苏联人罢了,这里还是我们美国联邦的领土,凭什么要怕他们?!”

    狠狠地吐了口吐沫,其中一名侦察兵率先提起了自己的步枪走下去,m4a1突击步枪紧紧地抵在他的肩膀上,而他看着底下那铁门也是极为严肃。不过他身后也有两人在跟着,全部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底下的那道半掩着的闸门,手指紧紧地扣在那扳机上。只要有任何敌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伴随着的就是一阵密集的枪林弹雨!

    可是一切都没有出现,当最前方那名侦察兵缓缓地伸手,拉开那已经半掩着的碉堡闸门,看着那有些昏暗的空间,却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拉开了那碉堡的闸门,一脚踏入了碉堡内部!

    他的牙齿紧紧地咬着,眼睛就在他冲进碉堡内部的时候快速扫过里面可能出现敌人的区域。但是这碉堡里面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仅仅只有他的心脏发出剧烈的跳动,在他的耳中细微的出现。他的目光缓缓扫过碉堡当中,却发现除了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外,就在墙角剩下了一些防寒用的皮制被褥,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影。他按住胸前的对讲机,缓缓汇报道:“碉堡内部已被占领,同样未发现任何敌人!”

    他和身后的两名士兵背靠背,小心的扫视着这座才二十几平方米的碉堡内部空间。但他们的脸上也有些疑惑不解,但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仍旧是对准碉堡当中。尽管没有任何敌人,可他们的神情依旧小心谨慎。

    可是当那名最先进入这个碉堡的侦查兵抬起头,那眸子却是遽然缩紧,直接按住胸前的对讲机大声汇报道:“很不对劲!”他使劲咽了口吐沫,这个苏联的机枪碉堡属于是半掩体式,上方射击位和下方生活区,而当这个侦察兵抬起头看着那射击位的时候,却赫然发现了一挺还崭新的rpd轻机枪,就架设在这座碉堡的射击位上!

    但那名侦察兵却立刻发现了其中的不同,那苏军制式班组支援武器的rpd轻机枪,还不只是一挺。就在这座机枪碉堡的正面和侧面,他总共发现了五挺rpd轻机枪,就算是昏暗的光线他们也能发现那崭新的枪架,就仿佛是刚从军工厂里生产出来的那样。而且每个轻机枪的旁边,都放置着两个盒装的备用弹链,根本就是出于备战状态!

    他们毫不怀疑,如果有敌人出现在碉堡面前,恐怕就是五挺rpd轻机枪组成的金属风暴,让敌人知道什么叫做苏联的火力压制??墒窍衷?,这碉堡的射击位上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整个碉堡内也是根本没有半个人影,如果没有什么反常的情况,那根本就不可能!

    “没有发现敌人?”

    他的话音已经通过对讲机传遍了所有人的耳中,李斯特也同样清楚地听到了侦察兵传来的探查结果。他站在一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面前,却忍不住微微的皱眉,眯眼看着面前那墨绿和深绿色涂装,外加伪装网的碉堡,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道:“的确不对劲!”

    苏联人既然在这里设立了碉堡,就算是发现了李斯特的到来,恐怕也不会轻易的就放弃。依照那群贪婪的棕熊,放弃自己已经占领的土地,除了用手里的步枪让他们感觉到疼痛之外,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缓缓咬牙,李斯特眯起眼睛看着那碉堡,单手按住对讲机却没有发布命令,反而是扭头对身后的索菲特道:“按照地图上的标注,或许我们没有来错地方?”他虽然在询问着,可是却也反驳了自己的问题,皱眉道:“我们过去看看!”

    “我想也是?!?br />
    索菲特点点头,而这个曾经作为连长的副手和李斯特也是相当有默契,立刻招呼了旁边的一个作战小队靠过来,护送着李斯特和他朝着那碉堡走过去。碉堡已经被占领,所以他们前进的速度也是很快,十几秒钟的距离就来到了那碉堡后面的闸门处。

    “里面没有任何敌人,但发现了一些他们留下的东西,都是崭新的!”

    为首的那名侦察兵也已经走上来,对着李斯特和索菲特点点头,同时带路指引着他们来到碉堡里面。碉堡当中没有动任何东西,两个侦察兵也已经爬上了上方的射击位,小心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而那名侦察兵则指着墙角的柜子道:“值得疑惑的是,他们连防寒用的大衣都已经留了下来!”

    “这的确令人疑惑?!彼鞣铺匚⑽⒅迕?,目光却朝着旁边的墙角看去,一堆皮制的被褥正铺在地上。他走过去伸出手掀开,神情却是微微一愣,他立刻伸手摸了摸里面的被褥,扭头对李斯特皱眉道:“还有余温,根据测算他们离开了甚至不超过十分钟,看上去很仓促?!?br />
    “我不相信在阿拉斯加的秋季,没有保暖物品的夜晚,能够让人毫发无损的生存下来?!?br />
    缓缓地点头,李斯特也走过去将墙角的柜子打开,里面全是绿色的棉质大衣,大概有十几套,虽然崭新也能看出经常穿戴的痕迹。而李斯特的眉头却忍不住越发的皱紧,因为他同样看到,那皮制的帽子上,还有那熟悉的红色五星,正镶嵌在上面闪闪发亮!

    深深喘息了两口碉堡内的空气,一股长时间有人生活的味道也出现在他的鼻孔中??衫钏固氐拿纪方艚糁遄?,他伸手关上按打开的柜子,一种复杂的情感却出现在他的心中。尤其是看着那似曾相识的rpd轻机枪,一种失落的感觉就仿佛是堵住了他的心脏,让他怎么也喘不过气来。

    这个世界上的红五星和镰刀锤头,依旧是马克思列宁斯大林他们创造的,不过这个世界却没有在20世纪90年代发生动荡,那个红色帝国仍旧完好的占据了地图的上方,用任何资本家都为之恐惧的力量,给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带来了希望。

    “等等,是谁在那?出来,我们已经看到你了!”

    突然间,碉堡外面传来了侦察兵们的怒喝,直接就打断了李斯特的思路。那守在碉堡外面的侦察兵们都是发出此起彼伏的大吼,就算是没有隔着对讲机也能听的清楚?;姑坏壤钏固厮亲叱龅锉?,随着m4a1突击步枪那清脆的开火声,就是一阵脚步跑动的声响出现在外面,同时对讲机内也出现了略带激动的声音:“我们俘虏了十个苏联人!”

    “什么?”微微一愣,李斯特忍不住朝着那碉堡出口处看了一眼,同时立刻朝着那外面走去?;姑坏瘸隽说锉ふ⒚藕吐ヌ?,就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和呵斥声,其中还夹杂着一阵不同英语的饶舌音。而对于任何一个美国人来说,这种独有的饶舌音他们都不陌生,因为这种绕口的语言,除了那盘踞在北欧和西伯利亚的苏联人,在北美大陆上根本就没有!

    “老实点,举起手来!”

    就在那白桦林深处十几米处,一些茂密的灌木丛中,十几个侦察兵正端着m4a1突击步枪,压着十个举起双手的陌生人走出来。他们的身上穿着绿色的服装,上面带着深色的斑纹,看上去就仿佛是迷彩服,但却和李斯特他们这群侦察兵身上的白色雪地迷彩截然不同。而那胸前挂着的akm突击步枪,则赫然说明了他们的身份。

    “苏联人!”

    李斯特微微皱眉,那十个面露惊恐目光的苏联军人正举起了他们的双手,看上去就仿佛是刚加入军队的新兵那样,见到了美国联邦的侦察兵,都吓得不战而降。他们的脸上和身上都沾染了不少树叶和泥土,看上去极其狼狈,简直让李斯特怀疑是不是那强大的红色帝国才有的坚韧战士。

    不过他却很快发现了其中的不同,第一个那说着俄语的家伙,并没有露出什么恐慌的神色,和他身后那九名士兵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甚至当那群侦察兵用英语呵斥的时候,除了那第一名说着俄语的家伙外,其他人表现的似乎都能听得懂。

    “哦,有趣,这是发现了什么?”

    缓缓朝着旁边吐了口吐沫,李斯特看着面前那为首的苏联人,嘴角却是微微翘起。但是他看着那身后的九名同样打扮的士兵,脸上的微笑却又翘起来,他就仿佛是一个挑剔的贵族般看着即将买到手的奴隶,同时淡淡的说道:“你们似乎能听懂,我们的英语?”

    ps:就算两更吧,怎么着也要努力更新了咳咳咳,不要打脸最近事真挺多,给媳妇去检查,毕竟宝宝预产期是六月,哈哈,我也快要当爸爸啦为了奶粉钱,也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