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你们似乎,能听懂英语?”

    李斯特缓缓走过去,一个个看着那被俘虏的十名苏联军人,目光扫过他们钢盔上那红色的五角星,以及他们手中那显眼的ak系列步枪,嘴角却露出一个微笑:“但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苏联人会听得懂英语?”

    他缓缓点着头,背着手就仿佛是领导般审视着他们,但当李斯特看向那第一个苏联军人的时候,眸子中却带着浅浅的玩味。轻轻走过去,他站在那个人的面前不到半米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而他的口中却变了一番味道:“我认识你的外祖母,那真是一个甜蜜的夜晚?!?br />
    随着这句话出现在李斯特口中,周围的所有人都略带惊愕的扭头看着李斯特,作为美国联邦的常住居民,他们怎么能不了解李斯特口中的这句垃圾话?如果是喜欢街舞涂鸦的那群小痞子,或是玩街头篮球的暴力分子说出这样的话,他们可丝毫都不意外。如果和自己没关系的话,他们甚至会笑嘻嘻的在一旁看热闹。

    但作为他们印象中,这个以沉稳而让他们服从的李斯特,竟然相当突兀的说出了这种话,着实是让他们都不由自主的扭头看着他。而就在他们下意识的看向李斯特的时候,却发现李斯特那微笑着的嘴角,越发的灿烂起来。

    “现在的苏联,对于英语的普及力度这么好了吗?”

    微微歪了歪脑袋,脖颈处的脊椎发出轻微的脆响,但李斯特的脸上却依旧带着微笑,他的目光扫过面前那个胡子拉碴的苏联兵,眸子却缓缓转动,看向了那后面九名畏畏缩缩缩着脖子,正敬畏的看着他的俘虏,缓缓的开口问道:“这真让我感觉到,惊奇?!?br />
    第一名那个苏联兵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口中发出了一声冷哼,一阵流利的俄罗斯弹舌音出现在他的口中。尽管他胡子拉碴,却没有丝毫俘虏的自觉,依旧挺直了魁梧的胸膛,怒视着面前的李斯特,两者双眼相对,竟然都敢瞪眼恐吓。

    可是他的恐吓对于李斯特却没有丝毫作用,他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缓缓的握在手中,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胡子拉碴的苏联兵,扫过他肩膀上的肩章,嘴角反而带起一个淡淡的笑意:“一个下士?”他脸上的笑意依旧明显,扭头环视了周围正端着突击步枪指着这些俘虏的侦察兵们,似是不解的问道:“这个家伙是狗niang养的吗?”

    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温润尔雅的模样,看上去就仿佛是再和老友相互谈笑??墒撬谥械睦叭慈弥芪切┱觳毂歉嵌私袅耸掷锏膍4a1突击步枪。尤其是看着那其他九名同样苏联军人打扮的俘虏,他们的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

    “哦,看上去我们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

    李斯特对着面前那依旧朝着自己怒视着的苏联兵笑着,看着那胡子拉碴的消瘦脸型,不由得缓缓点头,嘴角微笑道:“一个真正的苏联军人,无所畏惧?!彼槐咚底?,一边移动自己的脚步,崭新的靴子踩在由干枯树叶积累的地面上,没有多少声音,反而却带着某种致命般的步伐,让那其他九名俘虏脸上的冷汗不住的流下来。

    周围的侦察兵们也已经发现了其中的不同,尤其是对那九名神色慌张的俘虏,更是忍不住皱眉仔细观察。而这群侦察兵的集体注视,也让这九名俘虏更为慌乱,甚至连两腿都发颤,哆哆嗦嗦的都在原地站不住的模样。

    “你看,你们能听懂英语不是吗?”

    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李斯特来到这九名俘虏面前,看着他们慌乱的神情以及朝着后面躲避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摇摇头,瞥了眼旁边那个胡子拉碴的苏联俘虏,开口对他们点头道:“至少比起这个家伙,我们还是能够交流的?!?br />
    “先先生,我们不是苏联人,我们只是来这里帮忙的加拿大人!”

    可是面对李斯特脸上的微笑,那九名俘虏的内心中却更为惶恐。他们一个个的下意识的朝着后面退着,心里防线都已经崩溃,而距离李斯特最近的那个俘虏则惊恐的张开嘴,一连串熟悉的英语就出现在李斯特他们的耳中:“我们只是加拿大人,和这群苏联人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关系的!”

    他的呼喊就仿佛是引爆了他身边同伴,他们都纷纷指着自己说着自己的身份,同时将脑袋上的苏联钢盔和akm突击步枪仍在一旁的地上,脸上全部都写满了惶恐不安,并且和最前面那个胡子拉碴的家伙有了一定的距离,生怕有什么地方沾染上一样。

    可是他们这种懦弱的举动,却让那个胡子拉碴的苏联军人发出一声怒吼,睁着的眼睛中就仿佛是写满了愤怒。而旁边立刻有两个侦察兵端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靠近,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之后,那面无表情的模样才终于让他逐渐安静下来。

    “那么,现在来看,这位苏联来的先生,并不会说英语?!?br />
    微微点头,李斯特的脸上带着微笑,他转身看着那九名在枪口下胆颤心惊的家伙,微微耸耸肩,似乎是看上去显得很无奈。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李斯特看着这九名自称加拿大人的家伙,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亲爱的加拿大兄弟们,为什么你们会穿上苏联军队的服装,并且出现在美国联邦的土地上呢?”

    “我们我们”

    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这九名加拿大人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尤其是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眼中对于死亡的恐惧。他们在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时,显得可没有他们前面那个苏联人硬气,只有一个人犹犹豫豫的说道:“现在这里,不是苏联人的地方吗”

    但是他说话的声音都没有多少底气,尤其是面对面前那李斯特似笑非笑的脸色,话语更是吞吞吐吐起来。他们心里其实也非常明白,就算是美国联邦收缩军事防线,相当于将安克雷奇防线外拱手让给了苏联,但是在国际法上,现在的阿拉斯加州,以白令海峡为界,可明明白白的属于是美国联邦的领土!

    当然对于他们这群加拿大人来说,其实早就对身边这个邻居看不过眼,本着远交近攻的思路,他们都已经和苏联人勾勾搭搭,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份上。但现在被美国联邦的人抓住,而且是在名义上美国的领土,还和苏联人一起,那就是重大的外交事件了。

    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是苏联和美国来制定,对于加拿大这个名义上的二流军事国家来说,连身边邻居,美国联邦的脚趾头都没有。如果他们这些加拿大人,在美国联邦的领土上,加入了入侵美国领土的苏联人,恐怕想想就知道是怎样的后果。

    想着之前自己长官那幼稚的想法,现在这九名俘虏全部都觉得有些吓得尿了裤子。加拿大名义上作为北美洲的二流军事强国,事实上被美国联邦压制的连重型部队都不敢过多列装。

    “苏联人的地方?哦,这个可真可笑!”

    李斯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面前这九名加拿大人,以及旁边那依旧怒视着自己,听不懂英文的那个苏联军人,嘴角却翘起一丝嘲讽的微笑。按照辐射中的进度,加拿大的确也应该和苏联人勾结在了一起,但对于美国联邦来说,这个所谓的北美洲第二大军事强国,连一只拳头都挡不??!

    ps:去给媳妇三维彩超,孩子胎位不好,脸总是被手挡着,活动了几次也不行,所以周天又去做的彩超,唉,抱歉,这周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