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弥漫在阿拉斯加的旷野上,就如同张牙舞爪的冤魂,带着对于世间的留恋而消散在那带着寒意的风中。残酷的战争已经消失在这片土地上,但战争的阴云却时刻笼罩着这片天空。只要人类的脑海中还存有欲望,那么人类就从来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发动战争。

    李斯特静静地站在那座机枪碉堡前面,静静地看着底下那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苏联兵们。他们现在看上去灰头土脸的狼狈极了,脸上还带着对于未知命运的惊恐和不安。旁边七八个侦察兵正端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他们,而那机枪碉堡的射击孔处,来自苏制的rpd轻机枪也已经物尽其用的将枪口对准下方的俘虏队列。

    “经过统计,这次战斗我方击毁敌军三辆t72主战坦克,六辆btr60装甲输送车?!?br />
    一旁索菲特缓缓走来,脸上带着凝重的神色,而当他的目光扫过那正抱着头蹲坐在地上的苏联兵时,眉宇间更是轻轻皱起。握紧了自己手中的一小页笔记本,他走到李斯特旁边汇报道:“击毙敌人共二十一人,轻伤六人,没有发现重伤员?!?br />
    “这就是统计结果?”缓缓沉吟,李斯特抬起头来看着远方的连绵山脉,但是他的眉头却紧紧皱起,对于这份统计结果相当不满意。他的神情中同样带着凝重,扭头对索菲特缓缓道:“我方的损失和伤亡情况呢?”

    微微咬牙,索菲特翻过手中那小小的笔记本,犹豫了一下还是汇报道:“我方损失四辆步兵战车,一辆武装越野车?!庇锲倭硕?,他却放下手中的笔记本,仿佛是认命般的轻声道:“阵亡十五人,重伤三人,轻伤八人?!?br />
    “伤亡过半?真是没想到,在美国联邦的土地上,美国联邦陆军,竟然遭受到了伤亡过半的损失,这简直就是令人不敢置信!”

    紧紧握拳,李斯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指节间用力时的脆响,但是却无法压灭他心中的愤怒。五十多人的部队现在就已经伤亡过半,而且是在自己的国土当中,这怎么能让他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一切。任何一个军人都不会接受,这已经接近是一种侮辱,哪怕结果是胜利。

    耳朵微微动了动,李斯特的眼睛缓缓朝着前方看去,就在极远处的天空中,三个黑点已经出现在那,并且朝着他们这边移速过来。嘴角翘起一丝冷笑,李斯特的脸上带着微微的嘲讽:“美国联邦的警察,总是一切都结束之后才来?!?br />
    三架uh60“黑鹰”中型通用直升机的轮廓逐渐出现在视野当中,巨大的轰鸣声就仿佛是雷鸣般出现在这片森林边缘。底下的侦察兵们看到武装直升机的到来,都是面带喜色,有几个人还朝着上面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存在。

    但是这三架俗称为黑鹰武装直升机的uh60“黑鹰”中型通用直升机却没有降低高度,依旧在数百米的高空处来盘旋几圈。而肉眼可见的细小轮廓处,两侧的机舱门那,两挺m134式62毫米6管加特林机枪也已经对准了森林和那显露着黑烟的战场,似乎是在搜寻着什么残余的敌人那样。

    “这群狗家伙还是真小心的?!?br />
    朝着旁边狠狠吐了口吐沫,李斯特在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自己叼在嘴里一颗,用打火机点燃后就将香烟扔给旁边的索菲特,看着那头顶上轰鸣着的黑鹰直升机,缓缓的呼出一口香烟,淡淡的开口道:“但小心有什么用,阿拉斯加都被放弃了一大半?!?br />
    “他们下来了,还是不要谈论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了?!?br />
    索菲特也点燃了一根香烟,看着上面那压下来的黑鹰武装直升机,眉头却微微的皱起来。扭头看着周围那脸上更加带起惊慌神色的苏联俘虏,他对着旁边的李斯特轻声叹道:“有些事情,我们并不能做主,不然布纳尔将军就不会那样愤怒了?!?br />
    微微眯眼,似乎是想起了老布纳尔对自己的嘱咐,李斯特也不由得鼻腔中喷出两道烟龙。扭头朝着那森林边缘的旷野走去,同时按住胸前的对讲机,对那些正在看守苏联俘虏的侦察兵们道:“给我看紧点,别让他们跑了?!?br />
    这些苏联俘虏虽然会根据国际法,成为美国联邦和苏维埃的谈判筹码,可是对于这个笼罩了上百年冷战阴云的世界,明显没多大用处。就算是成为了谈判筹码那又怎么样,现在因为石油紧缺,连联合国都已经解散了,所谓的国际法更是成为了一个笑话。

    或许美国联邦也会根据这些俘虏,争取一些双方谈判时候的主动权,但对于李斯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值得关心的。军人最大的作用是保家卫国,而不是谈判桌上的相互撕扯,对于李斯特他们来说,能用枪解决的,总比嘴巴来的简单。

    “真是值得庆幸的消息,李斯特先生,你赢得了一场战斗?!?br />
    三架黑鹰武装直升机已经停在树林外面的旷野,一个穿着文职军装的军人捂着自己的帽子走下来,随着那旋转翅翼的风力排散,一股烈烈的风吹拂着周围,而那个跳下直升机的军人脸上却带着明显的笑意,对李斯特大声道:“这真是令人值得震惊和鼓舞的事件?!?br />
    “莱斯利少校?在这里见到你也真的是让我很吃惊?!?br />
    尽管口头上说着,但李斯特的眉头却紧紧皱起,他对这个仿佛永远都面带微笑的莱斯利少校,在直升机上悍然开枪杀人的印象依旧深刻。而他看着莱斯利那微笑,却总觉着有种淡淡的怪异,只是皱着眉头也同样大声复道:“如果你们来的更快一些,恐怕就能看到那些苏联人的坦克了!”

    黑鹰武装直升机的声响很大,卷起的风也铺面而去,等李斯特和莱斯利少校离开了三五十米之后,还能感觉到那隐隐的风在他们的身后轻抚而过。七个全副武装的美国联邦步兵紧紧跟在莱斯利少校的身后,配合魁梧的身材看上去就是精锐的模样。

    “m16a4突击步枪?我以为现在的美国陆军全员只是装备了m4a1突击步枪呢?!?br />
    李斯特的目光扫过这七名全副武装的联邦步兵,看着那明显比他们手中m4a1突击步枪更要修长的步枪,同时也认出了这种型号的步枪是什么。下意识的摇摇头,他有些怀念的说道:“当初在墨西哥战场上,m16a4突击步枪可真是太精准了?!?br />
    气氛似乎是随着李斯特的问题而融洽起来,但莱斯利少校却依旧如之前那样微笑着点头道:“现在的m16a4突击步枪只装备步兵部队,机械化步兵部队手中的单兵制式武器,仍旧是m4a1突击步枪?!?br />
    莱斯利少校对着李斯特笑笑,但是他的目光却扫过那二十多个抱着头蹲下,正被侦察兵们严肃看守着的苏联俘虏身上?;夯旱靥蛄颂蜃旖?,他的目光中带了少许兴奋的神色,一一看过去,他挨个点着头,平淡的语气中也带了少许亢奋:“哦,这可真是不错,真是令人吃惊的战绩?!?br />
    “或许是吧?!?br />
    但李斯特只是应付的点点头,对于这群苏联俘虏,他并没有多少情感。就算是送去给那群心理扭曲的科学家,或是仍在避难所里进行试验,都和他没多少关系,这些只是敌人。而他现在关注的,却是安克雷奇防线那边的态度。

    微微皱眉,李斯特伸手指着旁边空闲着的两个侦察兵,示意指了指机枪碉堡那边道:“把那群加拿大人带出来,还有那个苏联人?!倍橇礁稣觳毂⒖叹褪掌鹗种械墓ぷ?,朝着机枪碉堡走去,看着旁边莱斯利少校那缓缓挑起的眉毛,李斯特说道:“还有九个加拿大人?!?br />
    机枪碉堡那边,九名惶恐不安的加拿大人和那名胡子拉碴的苏联兵被驱赶出来,旁边的侦察兵小心的端着枪注视着他们,那凝重的面孔丝毫不怀疑他们有任何企图逃跑的行为,将会开枪射击。

    “上帝,加拿大人?”

    莱斯利少校的眼睛已经微微瞪大,那平静的脸上都微微的抽搐一下,但优秀的修养让他仍旧平静下自己的内心,嘴角带起如之前那样的微笑,缓缓扭头看着李斯特,轻声的仿佛是诉说故事般轻轻道:“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的故事该如何发展了?!?br />
    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犹豫,朝着身后跟随着的那九名美国联邦陆军招手,头也不的命令道:“你们留在这负责看守俘虏,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带走他们?!倍幕耙袈湎?,却看着李斯特微笑着:“而李斯特上尉,现在您需要和我,以及那九名加拿大人,一同前往安克雷奇防线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