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在山脉腹地中挖出来的空间中,已经用大量的钢筋混凝土,以及合金钢材构筑了一个巨大的建筑物,满满当当的将整个山腹中的空间填充。大量的探照灯和光源分布在建筑四周以及顶部的岩层上,看上去就如同白昼,也让李斯特能将这个巨大的空间看的清清楚楚。

    大量用合金钢材搭建起来的架子充斥岩壁两侧,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安格雷奇正规军精锐就在上面守卫,射击精度更为精准的m16a4突击步枪也已经全部装备,并且高倍数瞄准镜也已经安装在卡槽,让他们的射击变得更为精准而致命。

    而且连那m2hb勃朗宁式7mm大口径重机枪上,也加装了这种高倍数瞄准镜。就在李斯特和索菲特他们来到这个巨大的空间当中时,就已经有不少重火力隐隐对准了他们。李斯特甚至相信,恐怕连小口径的直射火炮,都已经将自己等人瞄准锁定。

    这个挖空了山腹而制成的建筑物面前属于是一个巨大的广场,那队全副武装的安克雷奇正规军精锐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李斯特和莱斯利少校他们,随着脚步向前行走,直观的印象更为震撼。他们感觉自己就仿佛是来到了一个由钢筋混凝土和合金钢铁组成的巨人面前,尤其是在这巨人的无数凝视当中,只有保持谦卑的心态才能避免冲突。

    随着来到那建筑物近距离,一扇两米多高的钢铁闸门已经缓缓打开。一个人影在那较为昏暗的走廊中快速走出来。而李斯特忍不住微微眯眼,他的目光反而朝着周围那建筑物的细节和角落中看去,无数的摄像头正对准了他,而李斯特甚至还发现了极远处的顶层钢架上,几个狙击手模样的身影正站在那看着他们。

    “布纳尔将军正在处理政务,让我通知各位请到会客厅稍等?!?br />
    那个在钢铁闸门处走出来的人影缓缓向外,似乎是强烈如白昼的光线让他有些不适应,眉头微微皱起,他站在原地缓了缓,才看着李斯特和索菲特他们两人,走过来点点头,做了个伸手请的动作,并且叮嘱道:“跟我来吧,这里面防卫森严,请不要乱走?!?br />
    得到两人的应答,他首先向前走去,较为昏暗的走廊内,也时不时有一队队的安克雷奇正规军精锐正端着m16a4突击步枪巡逻而过。不过走了两百多米的走廊,拐弯过后却是一片如外面般的灯火通明,对此领路人则是笑了笑,扭头道:“我们刚才走过的道路已经安装了警报装置,适当的昏暗能够提高安保级别?!?br />
    “那可真是太小心了?!?br />
    摸了摸鼻尖,李斯特也是不痛不痒的答了一句。周围的走廊同样明亮,雪白的墙壁似乎是刷了某种防漏的油漆,不出所料的话恐怕也是将岩层打穿而构建。他扭头看着左右分开的走廊,似乎延伸到了某些别的区域,不由得缓缓眯起眼睛,若有所指的轻声道:“这恐怕连核弹都能防御呢?!?br />
    “当然,这是按照核战标准来建造的总指挥室,可以说是整个安克雷奇防线的指挥体系都位于这里,也是安保体系为何这么严格的原因?!?br />
    走在前面的带路军官脸上带着微笑,不过语气中也是充满了自豪。他们来到一道自动门前,随着两扇门轻轻打开,一个由沙发和桌椅组成的小小会客厅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伸手做了个请坐的手势,他来到咖啡机旁边接着热咖啡,同时耸耸肩道:“就算是大当量的核弹直接命中我们头顶,对于我们这座指挥室都不可能有多少破坏力?!?br />
    “可是辐射呢?如何核弹产生了大量的辐射,恐怕几米的岩层也没有办法完全阻碍住?!?br />
    沙发算不得柔软,但弹性极佳,李斯特坐在上面依靠着沙发,那种舒适的感觉忍不住让他伸了个懒腰。轻轻拍了拍旁边的木质桌子,他似乎是很新奇的用脚踩了踩地面,皱眉对那名正接着咖啡的军官笑着道:“不会是深入山腹十几米的距离吧?”

    旁边的索菲特看了李斯特一眼,脸上只是带着轻微的笑意,不过却没有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听着。而那原本跟着他们的安克雷奇防线正规军精锐,则是在会客厅内站了一会,似乎得到了什么指示,就已经离开了这个房间。

    “其实也并不算是多么机密的情报,我们的总指挥室位于这座山脉的最深处?!?br />
    一个托盘中放了三杯咖啡,他端着走过来递给李斯特和索菲特一人一杯,然后顺手将另一杯咖啡放在桌上,看上去并不是他自己要喝的。而他扭头看着旁边的索菲特那微笑着的脸,他同样报以微笑的点头,同时用手指着头顶的天花板对李斯特笑道:“我们头顶上,可是经过了特殊改造的整整的一座山,就算是核废水流淌下来,都能通过铅板构筑的下水道排到其他区域当中?!?br />
    “这样的话,似乎可真不错?!?br />
    缓缓的点头,李斯特的脸上也是带了少许凝重,而他看着头顶上那并看不出什么来的天花板,脑海中却浮现出一座巍峨的山脉掩盖在上面的景象。嘴角微微一翘,他也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点头道:“这么安全的设施,简直比那些正在建造的避难所都要安全?!?br />
    “那些避难所?我觉得更多的是一些玩笑,干嘛要小心那群政客的谎言?!?br />
    略带沙哑的声音在门外传来,同时那自动门也迅速的打开,老布纳尔的身影在门外走进来,脸色有些阴沉和难堪,但是当他看到李斯特的时候,却露出一个微笑?;夯旱淖呓?,他看着索菲特也是点点头,凝重的脸上也终于舒展开来:“不过这一次真的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起码比之前给我的汇报要强很多?!?br />
    “这是应该的结果,但我不解的是为什么美国联邦的土地上,会出现苏联人的坦克?!?br />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李斯特没有继续询问自己的问题,只是对老布纳尔露出一个微笑,站起来有些痛楚的叹了口气:“二十几个小伙子伤亡的结果,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的父母?!彼底?,缓缓的顿了顿,还是抬头开口道:“这很不公平?!?br />
    “他们都是为了国家而牺牲的勇士?!?br />
    老布纳尔的脸上也带起了压抑的神情,缓缓的低眉叹息,他的脸色也更加难看起来。他走到客厅当中,之前领路的军官点点头就自己退了出去,而老布纳尔坐在沙发上,也示意李斯特和索菲特坐下,有些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仰着头,叹了口气道:“我能争取的已经争取了,而那些政客从不会看我们的牺牲,这真的很不公平?!?br />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那香醇的可可糖浆出现在他的口腔中顺喉而下,老布纳尔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疲惫重新占据了他的眉眼间:“军人的牺牲和流血,在那群政客的口中,或许只是一堆数据罢了?!?br />
    客厅内顿时陷入了一阵沉默当中,三个人却都没有说话,就仿佛是某种沉闷的气氛笼罩了所有人的心头。而事实上也是如此,但老布纳尔作为安克雷奇防线司令,还是首先开口,他揉着自己的眉心喝了一口咖啡,咽下那口咖啡后缓缓道:“我一共派出了十只侦察部队,除了你们赢得了那群苏联人之外,其他人都已经遭受了或多或少的损失?!?br />
    ps:推荐一本好末世之最强玩家江离进入一场未世游戏,却惊讶的发现那是一个现实世界。

    在不断求生后,揭开了自己“审判者”的身份,于是,杀戮开始。

    而游离于腐肉丧尸中的他,在遇到有人绝望的向他哀求:“兄弟拉一把?!?br />
    他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伸出援手,然而

    “不不!你这怪物!啊啊”

    带血的长刀收手臂,江离继续向前走去。他知道,在末世,危险的从来不是敌人的围堵,而是身边人的尔虞我诈。不过,面对这些,他笑了,勾起嘴角毫不掩饰其杀戮之意:“死?做好准备了吧?”

    这是一场超越生死的游戏,这是一个位面崩溃的开始,末世降临,请不要犹豫,因为,死神正凝视着你!

    下一秒,或者你就将会:game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