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布纳尔轻轻地抿着杯子里的咖啡,脸色并没有多少愉快的表情。他只是扭头看着旁边李斯特那带着震惊的眸子,嘴角反而是翘起一丝笑意,但却冰冷无比。他紧紧地捏着杯子,沙哑的嗓音就仿佛是在磨合刀具,老布纳尔只是缓缓点着头,似乎是在赞同什么:“没错,十只侦察部队全部有所损伤,其中包括全军覆没的两只侦查部队?!?br />
    缓缓地咽了口吐沫,就算李斯特紧紧地握起了两手,可仍旧无法摆脱他内心中的激荡情绪。而他也同样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布纳尔,看着这个老者脸上满是阴霾的皱纹,才终于意识到这是真的?;夯号ね?,李斯特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那已经面无表情的索菲特,语气中带着迟缓的怀疑,他轻声问道:“这是真的?”

    “当然,这很可笑不是吗?在美国联邦的国土上,被苏联人全歼了自己的部队?!?br />
    放下手中的咖啡,老布纳尔眉宇间的阴霾越发厚重,作为安克雷奇防线的总司令,他承担着远比李斯特他们更加沉重的内心。尤其是被全歼的侦察部队,其中一只甚至距离安克雷奇防线不足十公里而被追上剿灭。这已经不是武装冲突,而是有预谋的侵略,并且是最为蔑视的侵略,他怎么能忍受得了?可是老布纳尔微微低头,他的拳头紧紧握着:“但这又怎么样?那群政客只是用嘴巴说着,就将我们的伤亡变成了小冲突,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前线牺牲的,都是一个个美国联邦的小伙子?!?br />
    “他们根本不想同苏联人产生冲突,因为我们的部队有一部分还陷在了墨西哥当中,如果贸然开战,我们仅在纸面上的数据并不好看?!?br />
    所有人都微微的沉默,压抑的气氛又重新出现在这个会客厅当中。老布纳尔也仿佛是带着某种怒火,紧紧的咬着牙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索菲特轻轻咳嗽一声,他看着沉闷压抑的会客厅内,脸上不由得带起了一个公式化的微笑,淡淡的开口道:“但值得庆幸的是,李斯特上尉成功的剿灭了一只苏联人的部队,并且还俘虏了不少苏联兵?!?br />
    “这正是我今天听到的唯一的好消息!”

    冷冷的哼了一声,老布纳尔的拳头轻轻锤了一下沙发,缓缓地抬头看着李斯特,嘴角反而带起一丝苦笑:“如果美国联邦的部队,能和你一样,那可就真的是安全了?!彼底?,沙哑的声音中也带着隐隐的愤怒:“有些侦察部队,甚至在那群苏联人近距离八百米都不敢开火,还在妄想谈判,我真不知道他们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br />
    他已经了解到了情报,除了李斯特这只侦察部队,其他的九只侦查部队完全就是损失惨重。其中伤亡过半逃来的就只有寥寥两只,其余侦查部队不是被击溃后散兵自行逃,就是被全歼在原地。他甚至通过战场录像设备,看到了一只侦查部队原地警戒,不开火也不离开,而是期望那群苏联人迫于国际法和安克雷奇防线的压力,而自己离开。

    可结局却是被那群苏联兵在八百米的范围内展开进攻,战斗几乎没有持续几分钟,这只侦察部队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作战力量,只有少部分侦察兵借助山地和森林的遮挡逃离,其他人不是被俘虏,就是被击毙在阿拉斯加的旷野和森林当中!

    “那我们会组织反击吗?”

    李斯特缓缓开口,他看着老布纳尔那阴霾的脸色,心中却也已经有了答案。阿拉斯加州的放弃,估计就已经是默认将那些地区拱手让给了苏联人。现在双方爆发的边境冲突,或者说是苏联人直接用手抽着美国联邦的脸,在某些负责稳定的政客眼中,这个远离美国本土的区域并不适合点燃两大集团的战火。

    双方的军事冲突几乎每年都会出现,甚至连大规模的军事对峙,以及小规模的战争都曾经发生过。但那都是在十几年前,能源还算充足的情况下。现在几乎已经枯涸的石油,席卷全球的能源?;?,几乎都已经让大大小小的军事冲突停止。连核弹都已经使用了的中东战场,欧洲和中东联军都已经后撤宣布停战,就已经说明了战争在某些方面来说,真的停止了。

    可这一切都是假象,这些暂时平静的战争只是为了下一次更凶猛的战争而预备。李斯特更是知道,在沉寂接近十年的时间之后,地球上最后一片油田仅在阿拉斯加州,这个安克雷奇防线还存在的时候,战争就已经开始打响?;芰耸改昴茉吹乃樟箍私岢鱿衷诎⒗辜又莸目跻吧?,伴随着那恐怖的核能坦克和隐身战衣,以及单兵制式的高斯步枪,就如同洪水般冲垮了安克雷奇防线,直接朝着美国联邦冲去,最终也出现在那美国联邦的本土。

    “反击?或许那群政客会示意我们做的?!?br />
    缓缓摇头,老布纳尔用手揉着自己的眉心,已经接近一个星期没有优质睡眠的他,现在也感觉到一股全身的疲惫。轻轻的用手指刺激着自己的眉心处,他终于缓缓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看着面前的李斯特道:“你手中似乎还有一个银色的钢管?”

    “银色的钢管?你是说这个?从一个隐藏在侦察部队中的间谍那找到的?!?br />
    听到老布纳尔的话,李斯特不由得微微一愣,他瞬间想起了自己之前在那个临时宿营的营地中,和索菲特以及另外两个莱斯利少校安排的特务,抓到的那个切尼。伸手在自己的口袋中掏出那个银色的钢管,递给老布纳尔道:“那个家伙叫切尼,现在估计还在我的侦查部队中看守着,似乎是知道不少苏联方面的事情,可以多拷问一下?!?br />
    “这个消息我也已经知道了,同样是一个极大地进展?!?br />
    老布纳尔伸手想要结果那个银色钢管的同时,旁边的莱斯利少校却缓缓地站起来,伸手灵巧的越过了老布纳尔的手,接过了李斯特手中的那个银色钢管。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但是他的手却将那个银色的钢管放在自己的胸口口袋中,只是对他们两人说道:“这东西记载着很多隐秘的消息,需要谨慎保管?!?br />
    “谨慎保管?呵,那么就由你安排吧?!蔽⑽⒅迕?,老布纳尔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他看着莱斯利少校那脸上淡淡的微笑,伸手在自己的眼前轻轻扫了扫,鼻腔中冷哼一声道:“你们的安排也最好注意一些,如果不是李斯特上尉帮你们截留了这个东西,恐怕苏联人就已经掌握了我们的情报!”

    “这个属于是我们的失误?!?br />
    莱斯利少校轻轻地将那个银色钢管插在口袋里,就如同钢笔一样扣紧。但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就算是老布纳尔语气中的奚落都没有在意,只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听着,没有继续说些什么。

    而对此老布纳尔也是微微冷哼一声,在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张折叠的白纸,伸手递给李斯特,淡淡的开口道:“现在或许就是你能让我觉得心情放松一些了?!崩钏固厣焓纸庸?,而老布纳尔也是叹了口气道:“这个任务,怎么想都是交给你更为放心一些?!?br />
    “任命?”

    李斯特微微的一愣,他看着面前这张白纸,上面用机械打印着一连串字符,而且美国联邦司令部的印章也戳在上面。字符并不多,短短的几行字,几乎还没有半页纸,而李斯特的眉头却紧紧地皱起,他看着上面的任命,却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老布纳尔道:“任命我去阿拉斯加州和加拿大的边境线,建立警戒哨所?”

    “没错,我们已经发现了加拿大和苏联人经常出现的几个路线,而现在我们要的就是监视他们?!?br />
    安静的靠在沙发上,老布纳尔花白的头发却显得他更为苍老,尤其是那疲惫的脸上,斑痕间更增添了几分岁月的摧残。他扭头看着李斯特,沙哑的声音中也带着诚恳和放心:“你的能力早就在墨西哥战场上就证明过,而今天的胜利也只是理所应当的?!?br />
    看着手中的任命,李斯特将它放在面前的桌上,同时拿起自己的那杯咖啡放在嘴边抿了一口?;夯旱屯烦烈髌?,李斯特才扭头看着老布纳尔,点头道:“我什么时候出发?”他说着,轻轻地用手指点着那张任命,眉头却又是紧紧皱起,缓声道:“你说的警戒哨所,还需要我前往之后再次建造?”

    “洛基山脉的边缘,也属于是洛基山脉的余脉?!?br />
    老布纳尔缓缓点头,他看着李斯特点头答应了的模样,嘴角也是露出一个微笑。他轻轻的点头道:“毗邻太平洋,就在加拿大一个军港不远处,而那里不但是阿拉斯加州和加拿大的边境,似乎也是苏联人对墨西哥物资支援的重要港口?!?br />
    ps:关于枪名的问题,我能说我有强迫症嘛?我觉得这样写,真的很带感??銮乙话亚共拍芩父鲎职【退忝恳欢味妓?,也就不到一百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