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意思有很多,但李斯特却忍不住想起了之前那一个个英勇的侦察兵们。如果不是这群小伙子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这场战斗的胜利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尤其是那四辆已经被摧毁的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里面那十二名成员就硬生生的被那群苏联人的t72主战坦克轰成了碎片,根本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但李斯特能记住他们的面孔,尽管相处才短短几天,却有了一种团队间的凝聚力。他们是完好无损的一个侦察排,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还应该在侦查完毕之后,聚在一起吃一顿露天的烧烤,无论是牛排还是猪扒,或是鸡肉蔬菜,他们还要阿拉斯加州那寒风中喝上十几桶最新鲜的啤酒。

    “如果我这样成为了一个少校,那并不仁慈?!?br />
    看着手中那薄薄的证件,自己的照片正贴在上面,看上去相当精神。但李斯特却看着这照片上属于自己的一双眼睛,嘴角翘起一丝微笑,似是带着嘲讽,他将证件重新放在那盒子中,抬头看着莱斯利少校,轻轻的摇头道:“我需要对那群阵亡的士兵,以及现存的士兵们负责,我不可能抛弃他们?!?br />
    “因为你们一同经历过战???我知道的,谁不会因为一起战斗而没有留下感情?这个理由很充足,而且也已经有了结果,这一点美国联邦的军方也已经给出了答案?!?br />
    莱斯利少校低头笑了笑,看着桌面上那盒子中装着的证件照,尽管薄薄的一层却印刷的极其精美,尤其是那钢印的痕迹随着角度的倾泻而相当的清晰可见,他脸上带着没有任何含义的微笑,看着李斯特嗓中的声音中也依旧平静:“他们会跟你一起去建造警戒哨所,而且阵亡的士兵,也会有额外多出一倍的抚恤金,来证明他们是面对苏联人死不后退的勇士?!?br />
    看着李斯特的眼睛,莱斯利少校没有丝毫心虚的躲闪,但他的眸子里也没有肯定,依旧是那片如湖水般的平淡。而他伸手将那盒子里的证件拿起来,递到李斯特面前,轻轻的点头道:“美国联邦从不会忘记为了这个国家牺牲的勇士,我想你能放心?!?br />
    “忘不了吗?”

    缓缓的伸手接过那张证件,李斯特的嘴角的嘲讽却依旧显露。所谓的忘不了也仅仅只是收买人心,而必须忘记的也早已经被掩盖在真相当中。就好比在那个小城当中牺牲的第16机械化步兵旅的士兵们,却在媒体上没有出现任何相关的话题,甚至整个媒体上都找不对丝毫关于死亡爪泄露的事件,根本就是极度紧密的封锁了消息。

    但李斯特还是接过了那张证件,看着里面那还算是青涩的年轻人。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手心处传来了略微的胡茬硬度,让李斯特忍不住轻声叹道:“突然间想起来,我也已经23岁,时间过的可真快?!?br />
    “当然,能在这个年纪就拥有如此强大的战绩,不得不说很令人敬佩?!?br />
    看到李斯特最终接过了那象征着少校的证件,莱斯利少校也朝着椅子靠了靠,让子更为舒适的坐着。但对于李斯特那看似感慨的话,他却没有怎么答,反而是沉吟片刻就站了起来,点头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关于你的军服也将由后勤发放?!彼槐咚底?,一边朝着房间门走去,但是当他即将离开这座房间的时候,却扭头看着李斯特,那仿佛永远也没有变化的微笑也有了瞬间的变化,但不可闻的声音却在他的口中出现:“过于优秀的橡木,总是被雷击中概率最大的那一颗?!?br />
    “什么?”李斯特微微皱眉,但是看着莱斯利少校那微微摇头的模样,并没有过于声张。他只是目送着莱斯利少校依旧是那样微笑着的模样,然后相互点头告别,就缓缓的关上了房门,就如同之前一样??墒窃谒捻又?,却也浮现了某种不好的印象。

    莱斯利少校的职务和身份几乎是神秘无比,就算是他到现在也没有了解这个家伙究竟是做些什么??墒强此娜ㄏ?,在这个安克雷奇防线甚至比起某些上校都要高,几乎都能与老布纳尔这个司令媲美。而李斯特也确认,刚才莱斯利少校对自己轻声说的话,不但没有丝毫的讥讽,反而带着淡淡的告诫。

    “这是,被人盯上了?”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李斯特的眉头却缓缓的皱起来,他突然想到这个世界里那无处不在的“科学实验”,简直就是最******的存在。而莱斯利少校的告诫,也让他的心头稍稍添了一层阴影。在那个小城中发生的一切,他或许就已经接触了那个恐怖的圈子,而作为优秀士兵的他,恐怕也早已经被那神秘的部门给暗中监视着。

    毕竟死亡爪的机密,对于美国联邦来说简直就是最深层次的机密。如果就那样被苏联人获得,就如同苏联的高斯步枪技术,和隐身衣技术被美国间谍偷到了一样。而想到这里,李斯特的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个银色钢管,他微微一愣,那个银色钢管的模样也在他的脑海中反复浮现,让他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手,紧紧皱眉道:“看上去,真的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那个银色的钢管,简直就是最佳的容器。而当刚才莱斯利少校那小心地模样,以及含糊略过的话,也充分说明了这个银色钢管的重要性。尤其是经过了苏联间谍传递,更是说明了这银色钢管对于苏联人的渴望。他突然想起了前世辐射中,关于美国间谍成功偷窃中国隐身衣的资料,几乎就和这种版本没什么两样。

    李斯特来到床上静静地躺下,看似闭上眼睛在休息,可是他的脑海中却在快速浮动着一切关于辐射当中,有关战前的信息??赡潜暇故乔笆赖囊豢钣蜗?,无论他怎么想都无法得到更多的资料。核战前的世界,都已经泯灭在了那场无数核弹头组成的烟花当中,就算是游戏的记录,也只是片面的说明了战前世界的模样,可是却没有说明那详细的进程。

    有时候李斯特也不由得苦笑,尽管核战后的世界如此恐怖,但凭借他的努力也未免不能闯出一番名头来??墒窍衷谒吹搅苏飧龀商逑档恼角笆澜?,就算是他拥有在高的金手指,当使用之后恐怕就会被拉去实验室当成切片处理。他可不认为一个政府无法掌控的存在,能够逍遥在这个成体系的世界中,哪怕是最终毁灭一个城市,那个政府也要将那个无法掌控,超出常人的个体给泯灭掉!

    “但如果再朱诺市附近建立警戒哨所,就真的能暂时躲避某些不必要的麻烦了?!?br />
    眯起的眸子当中,视网膜上也已经浮现了他积攒下来的所有积分。之前在森林边缘,作为指挥他并没有如士兵般作战,但是在小城地铁当中的研究所内,他却大开杀戒几乎收取了几十万的积分。而如果他愿意,甚至可以招募出一个全副武装的排级部队,就算是身边的士兵们都已经阵亡,他也能搭建仅属于自己的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