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辆军用卡车组成了一条长龙,随着油门的轰鸣而在阿拉斯加州向南方行驶的公路上横冲直撞。成箱成箱的步枪子弹和机枪子弹在车厢中排列的满满当当,而各类型的迫击炮炮弹、防御型手榴弹,也已经装箱硬塞到了其他车厢当中。

    大量的武器装备、生活物资,都已经在这二十辆十轮军用卡车中装载完毕,快速的运往它们应该到达的目的地。而六十人的部队也挤在四辆军用卡车中,摇摇晃晃的咒骂着司机的开车技术,同时用力裹紧了身上的羊毛毯子,互相依偎着渴望着尽快看到朱诺市。

    就算是坐在副驾驶上的李斯特,都微微的眯着眼睛看着前面,陷入了一种想要睡着的思维当中。悍马武装越野车上的空调还是相当管用,温暖的空调风吹出来就仿佛是炎炎夏日,如果不是卡修斯这个家伙时不时就将窗户打开,估计他早就已经睡了过去。

    “嘿,卡修斯,难道你不感觉到困吗?”

    缓缓的抬了抬手,李斯特低眉看着腕表上的时间,在心中估算了一下朱诺市的距离,大约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耳鬓旁又出现了那呼啸的寒风,一股寒意也让他昏昏沉沉的头脑精神起来,李斯特扭头看着卡修斯那兴奋的笑容,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像你这种很有钱的世家公子,难道你以前从没来过阿拉斯加州?”

    当初从老兵训练营当中,这个卡修斯是个富家子弟的身份就已经显露无疑。虽然都是吃一样的食物,住一样的宿舍,可是那挑剔的洁癖以及喜欢取笑人的口吻,都能说明这个家伙曾经的生活优越性。而事实上,卡修斯这个家伙也从没否认过自己是富人阶级。

    “哦,说实话阿拉斯加州我还真的是第一次来?!?br />
    微微的耸耸肩,卡修斯毫不客气的从旁边神棍的口袋里掏出一盒木糖醇,给自己嘴里扔了两颗,同时递给李斯特和神棍以及驾驶员,大口的嚼着那甘甜的味道,很是无奈的摇头道:“我们家族管理很严格,如果不是战争,我估计还在学习礼仪?!?br />
    不过卡修斯一边说着,他一边摸了摸下巴,侧着脑袋看着旁边一脸正经的神棍。尽管他们认识了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混熟了他也已经了解这个家伙对信仰相当虔诚的事情,不由得挑挑眉毛说道:“难道上帝还教导了你,该怎么用手中的m16步枪杀人?”

    “你们这群摩门教徒就是这样,曲解了上帝赐予的荣光?!?br />
    外号神棍的年轻人微微皱眉,对于卡修斯如此放肆的语言也觉得有些不满。他很是正经的看着卡修斯,单手在额头和胸前画了个十字架,脸色很是凝重的说道:“我同样是随军牧师,拿着经文是为了避免你们因为战争而受到恶魔的引诱,拿着m16步枪则是为了避免你们被魔鬼夺走灵魂?!?br />
    卡修斯都没想到神棍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漂亮的话,顿时张着灵巧的嘴巴,一时半会竟然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而他这副模样也被开车的驾驶员在后车镜中看到,顿时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道:“卡修斯,如果你被恶魔引诱到了地狱,我想那群粗大的家伙,一定会很喜欢你还没被开发过的小雏菊!”

    “我作为布莱克霍尔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敢这样做的还没有几个人!”

    大力嚼着自己嘴巴里的木糖醇口香糖,卡修斯微微的扬了扬脑袋,那满头的金发和英俊的面孔也充分说明了他的血统优越性。而所谓的血统,也是卡修斯曾经时不时提起过的某些优势,当然在挑衅李斯特时被一拳干翻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话题。

    “不过令我好奇的是,你们布莱克霍尔家族在哪?”

    驾驶员加西亚同样是退伍老兵,而且当初还参加过墨西哥战争,开的也是m60主战坦克,当初也创造过击毁两座墨西哥永备碉堡的记录。当然他们当初在那训练营中也已经互相熟悉了,自己也大力的嚼着木糖醇口香糖,有些好奇的对卡修斯问道:“像你们这么有钱的家伙,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怎么来到这和我们一起上前线呢?”

    他的问题显然也问到了重点上,已经虔诚祈祷完毕的神棍也忍不住扭头看着卡修斯。而他们两人的目光中也带着某种好奇,让卡修斯有些别扭的伸手松了松领结,很是不耐烦的皱眉道:“我们家族在一个岛上,但也不要把我当成与你们不一样的存在好不好,为什么我就不能来前线?”

    “没准是因为无聊,想要找找刺激呢?”

    加西亚的眉毛使劲挑了挑,看着卡修斯那俊俏的面孔和极为英武的金色头发,下意识的在后视镜中看着自己才二十几岁,看上去就仿佛三十多岁的脸,不由得哀叹一句说道:“如果我拥有上等的红酒和美女,我才不会来前线?!?br />
    “可是你没有,加西亚?!鄙砼缘纳窆鞣路鸲运钦庵殖绨莞蝗松畹男乃际直梢?,皱着眉头在后视镜内看着加西亚那享受般的表情,不由得微微扭头,示意了李斯特一下道:“看看李斯特少校,能够从那群墨西哥游击队手里杀出来,就是比你们这群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家伙要强不少?!?br />
    “天堂屠夫的名号,可不是谁都能创造的?!?br />
    不过神棍的话却让卡修斯和加西亚放肆的神情微微收敛,尤其是曾参加过墨西哥战争的加西亚,向前开着车,也同样忍不住扭头看着旁边那安静坐在副驾驶上,正看着前面的李斯特。微微舔了舔舌头,他的语气也带了几分尊敬:“李斯特少校的名声,就算是现在的美国联邦军队中流传!”

    “没错,尽管社会舆论有些偏负面,可是我们在望海崖的家族里,却对李斯特少校你在最危急时刻的手段,充满了肯定和敬仰?!?br />
    卡修斯也是点点头,语气中也已经少了之前的放肆和奚落。尽管他们有时候也能在李斯特面前开玩笑,或者是互相吹牛打屁,但是在这种话题上,他们都是相当的严肃。尤其是当他们得知那传说中的李斯特,就是眼前这个李斯特的时候,就从来没有以这种话题来互相开过玩笑,因为作为士兵的他们,需要这种长官的领导能力。

    “这些只是一些虚伪的名号罢了,谁不想活下去呢?”

    李斯特无所谓的摇摇头,活下去只是一种渴望,尤其是自己想要活下去,那么就需要那群墨西哥人去死。战争无关对错,活下去也没有谁对谁错,李斯特认为自己在当时特定的环境下,只是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罢了。

    但是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在后车镜里看了眼卡修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对卡修斯口中说出来的一个名词,感觉到了少许熟悉的感觉。微微低头,他想着脑海中的记忆,他能分辨的出这似乎是关乎前世的词汇,而他细细的咀嚼着那个词,但怎么也想不起什么具体的信息:“望海崖?”

    不过李斯特的忆并没有太久,因为面前那已经出现的城市轮廓,也让他的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道路上来。随着车队缓缓减速,旁边已经斑驳的指示牌上,也显示出了前方属于军事管理区。而就在这条道路的几百米远,一个用沙袋和水泥块组成的哨岗正屹立在那,而看到他们这个车队到达,也有两名端着步枪的美国大兵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