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管理区的哨岗看上去已经修建了很多年,看上去说是岁月留下了痕迹,就很算是文艺点的委婉说法了。而那两个端着m16突击步枪走出来的美国大兵,看到李斯特他们的车队行驶过来,并且缓缓停下,都没有过多的表示。他们只是端着自己的步枪站在岗哨前,歪着身子依靠在旁边的电线杆上,同时朝着旁边啐了几口吐沫。

    他们的这副样子让李斯特忍不住皱了皱眉毛,就算是较为顽劣的卡修斯都忍不住一口将口里的木糖醇口香糖吐到一边,冷哼道:“这群没人管的兵痞看上去可真嚣张,真想去踢他们的屁股,然后让他们在地上舔狗shi?!?br />
    “我觉得我们还是小心点,看这群家伙的模样,恐怕不怎么好打交道?!?br />
    使劲拉紧手刹,加西亚看着面前十几米外的那两个美国大兵,对于卡修斯的评价却没有丝毫反对。除了在最前线的战区,军姿这种纪律行为可以取消外,其他基地岗哨门前,可都要挺起胸膛来站好军姿。而就算朱诺市属于阿拉斯加州,可是前面有着安克雷奇防线的?;?,也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前线地区,这些美国大兵的军纪也不能败坏到这种地步。

    “下车再说?!?br />
    李斯特推开副驾驶的车门,结实的作战靴踩在脚下的公路地面上,一层黏糊糊的泥土顿时随着他踩下的力道而在那鞋底的缝隙中排在两边,同时发出轻微的“噗嗤”声音。微微皱眉,李斯特看着周围这几乎一年都没有打扫的公路,以及那倚靠着电线杆,正歪着脑袋看着他们的两个美国大兵,侧了侧脑袋对身后的卡修斯道:“现在到了你出手的时候了?!?br />
    “上帝啊,为什么是我?我看神棍和加西亚这两个价格都比我适合”

    身后的卡修斯无奈的抱怨一声,看了看面前那两个兵痞明显不正经的军姿,还是摇摇头将手里的m16突击步枪背在肩后,大步的走了过去。作为大家族出生,经历过各种教育的卡修斯还是能解决这种问题,而他那微笑着的面孔,也毫无疑问的表达了他的能力:“你们好,我们是从安克雷奇防线来的警戒部队,通知应该是在早上就下达了?!?br />
    看到卡修斯走过来,那两个依靠在电线杆上的美国大兵依旧是歪歪垮垮的模样,根本就没有丝毫敬的意思。而其中一个人嘴里似乎是嚼着什么东西,两腮缓缓的随着牙齿的咀嚼而臌胀,看着卡修斯那站在身前两三秒后,才朝着旁边狠狠吐了一口吐沫,那鲜红色的液体就随着他吐沫飞溅在地面上:“安克雷奇防线?如果是通知的话,我们可什么都不知道?!?br />
    “或许我们之间的沟通有些问题,但我想可以和基地总部联系一下?!?br />
    看着面前这两个美国大兵嘴里鲜红色的模样,卡修斯的眉角都忍不住微微抽搐一下。咀嚼烟叶可是最下三滥的人才会做的事情,现在的美国本土,只要讲点身份的流氓都不屑这样做。但他看着面前这两个美国大兵,还是轻轻的耸了耸肩膀道:“我想这个点,或许安克雷奇防线的通知应该是到达了这座空军基地?!?br />
    嘴角翘起一丝嘲讽的微笑,这个美国大兵看着面前的卡修斯,尤其是盯着他那白净的脸蛋,鲜红色的舌头也舔了舔嘴角,和旁边的同伙对视一眼,很是低劣的笑起来:“嘿,朋友,要知道可我们很忙的,根本抽不开身来给空军基地打电话呢?!?br />
    “当然,尤其是我们早饭还没来得及吃,真的是肚子里都饿坏了?!?br />
    另一个家伙立刻接上了他的话茬,扭头看着那长长的一条车队,脸上的微笑却忍不住更浓郁了几分。轻轻伸手抱在胸前,他看着卡修斯点点头道:“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东西能补充我们消耗的卡路里,那就真的是再好不过了?!?br />
    他们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放肆的低声笑着。甚至他们都没有在乎卡修斯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尤其是当他们的目光看向十几米外的李斯特,看着他那肩膀上少校的肩章,其中一个更是咀嚼着烟叶,露出鲜红色的嘴巴和牙齿,大声的招手笑道:“那边的少校长官,不得不说是中午的阳光不错?!?br />
    “喔,这群该死的家伙,嘴里还在咀嚼烟叶?!?br />
    加西亚隔着十几米,都已经发现了他们嘴里还在咀嚼着的东西,一股被蔑视的感觉瞬间出现在他的心里,也引燃了他的怒火?;夯旱某排员咄铝丝谕履?,他对李斯特冷哼道:“真不知道这个朱诺市的空军基地到底是有没有宪兵?!?br />
    在美国社会,咀嚼烟叶简直就是对别人最大的侮辱。如果因为一个人在别人的面前咀嚼烟叶,那种意思就如同用垃圾话问候别人的父母,就算是因为这件事情产生了斗殴都不会大惊小怪。而看着那挑衅的模样,李斯特的鼻腔中微微发出一声冷哼,他缓缓的朝着前面走过去,淡淡的点头道:“不得不说朱诺市的阳光比起安克雷奇市来说,要温暖很多?!?br />
    李斯特看着卡修斯朝着自己微微挤眉弄眼的申请,脸上却带起一丝嘲讽的笑容,他的目光中冷静中甚至带着丝丝冰冷,而看着面前的那两个依旧两手抱胸,肆无忌惮嚼着烟叶的美国大兵,点头问道:“难道这个空军基地,没有通知你们我会来吗?”

    “当然,实话是已经通知了,你们也可以过去?!?br />
    这两个兵痞面对李斯特根本没有任何畏惧,就算是他们的肩膀上挂着的不过是两个上等兵的军衔,对于李斯特这个少校也根本没有丝毫恭敬。而他们也依旧是嚼着嘴里的烟叶,同时将鲜红色的口水朝着旁边狠狠地吐了一口,很是嚣张的看着面前的李斯特道:“但是如果你们想要询问些其他的问题,那么就需要用东西来换?!?br />
    “当然,我们知道的东西也很多,如果你们想要知道的详细些,那就最好听从我们两个定下来的规矩,这对你们有好处?!?br />
    旁边那个伸出手在李斯特面前搓了搓,就仿佛是点钱般的嬉笑着。而他们两个脸上的嚣张和放肆显露无遗,却谁都没有看到李斯特脸上那越来越阴霾的模样,而这个家伙却依旧用手指轻轻的在面前搓着,嘿嘿笑着说道:“现在的朱诺市早就已经被废弃了,除了我们这座空军基地你根本找不到其他驻扎点,继续往南走的话,可就直接是那群苏联人和加拿大人建造的警戒哨塔了?!?br />
    “苏联人和加拿大人的警戒哨塔?我的任务似乎也是在南方建立属于美国联邦的警戒哨塔呢?!?br />
    微微低头,李斯特的嘴角反而带起一丝冷笑,他微微扭头看着旁边的卡修斯,神情似乎是相当的疑惑,他轻轻的皱眉问道:“我记得南方继续几十公里,那都是美国联邦的领土啊,为什么我们的两个美国大兵说那里是苏联人和加拿大的警戒哨塔?”可是他的声音还没落下,右手却瞬间抓住面前那个还在咀嚼着烟叶的士兵,将他狠狠地拉到自己的面前,重声问道:“究竟是怎么事?”

    还没等另外一个家伙反应过来,一旁的神棍和加西亚就一左一右,瞬间将其放倒在地上。而卡修斯背后的那挺m16突击步枪也已经摘下来对准他们两个人的太阳穴,甚至就在身后那车队中,还在观望的一个个美国陆军士兵们,都已经提着各自的武器跳下了军用卡车,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哨塔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