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特的身边可不是加西亚、神棍和卡修斯三个人,后面那一个车队加上司机六十多个年轻小伙子,那可都是实打实的精锐,全是上过战场的家伙。而其中过半,甚至还是跟着李斯特的侦察排,前几天还在阿拉斯加州的旷野上,同苏联人真刀真枪的发生了一场战争!

    连阵亡都差一点经历过了,现在他们还会怕两个兵痞?六十名侦察排的精锐士兵依旧是全副武装,手中端着m16突击步枪却全部都分散开来。而其中有十个人大步朝着李斯特走过来,手中的武器就直直的对准了那空军基地的岗哨。尽管那岗哨中已经没有其他驻守的士兵存在,可他们依旧是大步快速的走过去,将这个岗哨占领。

    微微扭头,李斯特看着身后士兵们的举动,嘴角却微微的露出一个笑容。而缓缓低头看着被自己单手拎着领口的那个兵痞,脸上的微笑却更多的是一种嘲讽。李斯特轻轻的咳嗽一声,两眼看着这个兵痞的眸子,缓声道:“很遗憾,其实我们并不怕事?!?br />
    “你们你们究竟知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那个兵痞的嗓音都有些微微发颤,在这里驻守了接近一年的时间,可没有任何人敢这样对他们。他轻轻的咽了口吐沫,扭头看着旁边那一样下意识看着自己的同伴,领口那猛然一紧的力道,却让他咬着牙威胁道:“我们都是美国联邦的士兵,我还是美国联邦的公民,你不是宪兵,如果对我做些什么,你会上军事法庭的!”

    “我想你是没有明白现在的形势,虽然我不是宪兵,但我的军衔是少校呢?!?br />
    李斯特的脸上带着嘲讽的微笑,阳光自上而下照在他的后脑勺上,却让他的脸处于那片阴影当中。他握着领口的手也缓缓用力,甚至勒的那个兵痞的喉咙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李斯特毫不在意的将他向下拉去,最终让他跪在自己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对他缓缓点头:“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控,然后不小心用我手中的枪把你爆头?!?br />
    一把m1911半自动手枪不知何时被李斯特在身上掏出来,那坚硬的枪口就紧紧的抵在这个兵痞的太阳穴上。而那冰冷的触感相当真实,尤其是配合李斯特那冰冷的话语,让这个兵痞的两腿都在发软。杀手杀人后就会出现对于生命的漠视,而战场上的老兵杀了很多人之后,那就已经是对生命的蔑视,而这就是令人恐惧的源头。

    “你你这个疯子!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兵痞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反抗,一颗子弹就会让自己的脑袋开花。而想着那红的白的溅了一片的模样,他使劲咽了口吐沫,将自己的心中的恐惧强行压下去,看着面前的李斯特颤着嗓子道:“好吧好吧!你你想知道什么!”

    “很好,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好好交谈了不是吗?我们也没有多少不能交流的地方?!?br />
    嘴角带着嘲讽的微笑,李斯特看着面前的这个兵痞,他脸上的冷静已经让眼前这个兵痞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而李斯特缓缓的松开了拽着他领口的手,也将那只m1911半自动手枪重新插了腰侧的枪套,语气也最终趋于平静:“你是说,从这个空军基地往南,全部都是苏联人和加拿大人修建的警戒哨塔?”

    “是,是的,那群加拿大人已经将鲁珀特王子港周围全部占领,就算是原本属于我们的领土也一样?!?br />
    察觉到了李斯特逐渐松开的力道,这两个兵痞也缓缓地在地上爬起来。但是当他们的目光扫过周围十几把m16突击步枪一起对准他们的模样,额头上更是多了几分冷汗。之前被李斯特抓住领口的那个兵痞也轻轻地揉了揉领口,略带惊惧的看着李斯特,同时说道:“南方除了朱诺市连接着的那个岛屿外,其余的岛屿已经全部放弃给了那群加拿大人?!?br />
    “放弃?”李斯特缓缓低头,紧紧皱起的眉头中却只有这两个词组,他的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缓缓地低声骂道:“那群该死的政客?!奔负醪挥迷趺此伎?,他就能知道这绝对是美国联邦那群政客做出来的选择,而也只有这群将阿拉斯加州放弃绝大部分的家伙,能够做出连朱诺市都差点放弃的举动。

    朱诺市作为阿拉斯加州原本的首府,不仅仅是境内拥有多个金矿的原因,更大的原因是地理位置极为特殊。朱诺市处于洛基山脉西侧的海滨,无论是太平洋的港口还是朱诺市首府的机场,都能快速的到达美国本土,也因为那环境复杂的山脉,同样抵挡了敌军大规模进攻的可能性。但是考虑到一条公路沿着落基山脉的西侧,经过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直接沟通美国本土就知道,这个城市的重要性几乎是以战略来相提并论的。

    而事实上,安克雷奇防线即将发现并建成的油井,也需要通过朱诺市与美国本土的联系来运输。而从安克雷奇防线到朱诺市,然后沿着洛基山脉西侧的地底,一直到美国本土的炼油厂进行精加工。

    从2060年中东的石油资源彻底枯涸,其他地区的石油资源也已经朝不保夕之后,就只有安克雷奇防线周围发现的这片油田,算是世界上唯一一处油田了。也正是因为这处油田的战略意义实在是太过重要,而加拿大自身又已经和美国联邦分道扬镳,过不了几年为了?;な凸艿?,加拿大就会成为能源枯竭问题的下一个牺牲者。

    “现在朱诺市沿海岛屿也已经全部被加拿大人和苏联人占据,从两年前就已经不再归属我们管辖了?!?br />
    微微咽了口吐沫,那个兵痞看着李斯特突然阴沉下来的面孔,心中却更是忍不住发颤。而他看了眼周围那同样微微红着眼的侦察兵们,更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手,瞪大了眼睛推卸责任道:“我们以前并不是这样的,自从这座空军基地下令戒严,分成了内外两个区域,除了我们一个连负责守卫外部区域,内部区域就已经全部归属空军基地司令部来掌管了?!?br />
    他的话音带着止不住的惊慌恐惧,甚至是随着李斯特那阴沉的脸,旁边的那个兵痞也补充着说了几句空军基地司令部的坏话。但看着他们两人这种完全军纪败坏的样子,李斯特的眉头却依旧紧紧皱起,淡淡的问道:“那么,你们的那个连长在哪?”

    刚刚说完这句话,李斯特的脑袋却朝着空军基地内部看去。同时一股淡淡的发动机声音传来,而就在那年久失修的道路上,一辆吉普车正快速的朝着他们开过来,隔着几百米的距离,也能发现上面似乎是挤了四五个人。

    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李斯特的眸子扫过岗哨顶部的那个监控器,同时朝着旁边的几个士兵挥挥手,而心领神会的侦察兵们立刻分散开来,隐隐的占据了周边的有利地形。而就在后面车队当中的侦察兵们,甚至都已经将两挺m2hb勃朗宁式7mm大口径重机枪在车厢中搬了下来,打开三脚支架,黑洞洞的枪口就已经对准了连五十米都不到的岗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