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辆军用吉普车开的很快,几乎在李斯特他们的视野中出现之后,不到二十秒钟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这座岗哨前面?;共坏日饬揪眉粘低N?,三个端着m16突击步枪的空军基地驻兵就在车上跳了下来,冷着脸刚想要开口斥骂几句,眼角余光发现的那十轮卡车旁的两架m2勃朗宁式7mm大口径重机枪,立刻将想要脱口而出的垃圾话咽到了肚子里。

    不过就在他们身后的副驾驶上,他们的连长却缓缓的打开车门,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正眯着眼睛看着面前那李斯特他们?!罢饪烧娌皇鞘裁春孟??!彼苯油碌袅丝谥心鞘O掳虢氐南阊?,抬起脚微微碾碎那还燃烧着的烟丝,便走过来脸上带着笑意,对李斯特笑着伸出手:“李斯特先生,哦,您已经是一位少校了?现在看到您,可真让人觉得开心?!?br />
    “开心?你或许是这样想,但我觉得你周围那群家伙心情了不怎么愉快?!?br />
    李斯特扫过这个连长肩膀上的上尉肩章,脸上也轻轻的露出丝丝微笑?;夯荷斐鍪滞飧隽の赵谝黄?,但两人都未用力,轻握之后便已经松开。但李斯特的眸子扫过他身后那四名跟上来的空军基地驻防士兵,略带嘲讽的微笑道:“不知道安克雷奇防线,有没有通知你接待我们的到来呢?”

    唇边的微笑满是嘲讽,李斯特的答相当的不留情面,但是这个连长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也没有注意到这种尴尬的局面,反而是带着恭维的笑意,很是确定的说道:“安克雷奇防线的通知?当然有!李斯特少校的名声在我还是个新兵的时候,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美国联邦部队当中!怎么会没有注意这则重要的通知?”

    这个连长看上去就如同一个精通政局的老油条,尽管站的军姿相当笔直,可是那微微低下的头却看上去对李斯特稍微的弯了腰,完全将自己放在了一个下属的地位上。他的思维快速的在脑子里转动,但他的话却依旧清晰的在口中传递出来:“我们已经准备了这片区域的详细地图,包括现在的势力分布情况,只是等待您选择建立警戒哨所的位置就好?!?br />
    “哦,这么体贴,那真是太好了?!?br />
    缓缓的笑了笑,李斯特朝着旁边的神棍点点头,而这个虔诚的信徒也心领神会的点头,缓缓的放开了紧紧压着的那个哨岗兵痞,同时也将腋下夹着的m16突击步枪移开。李斯特轻轻笑了笑,指着那空军基地的正门处,对面前的连长问道:“不知道我能见见这个空军基地的司令吗?”

    “我们的基地司令?很抱歉,这个空军基地的战略地位实在是太重要,内部区域一般是拒绝任何人进入的?!?br />
    这个连长的脸上已经赔着笑意,语气中根本找不出丝毫挑剔的话语。而他看着面前李斯特那微微冰冷的眸子,却忍不住轻轻的咽了口吐沫,显然是对他曾经屠杀过战俘的名声感觉到了某种压抑般的恐惧。而这个连长也是压低了嗓音,依旧很是恭敬的说道:“李斯特先生,基地司令的政务很繁忙,而且他也已经交代我将三十名工兵和附属的物资都准备完毕,只要您选定了警戒哨所修建的地点,那么就能随时开工?!?br />
    “这样?”李斯特脸上的微笑依旧带着嘲讽,他看着身后那空军基地的轮廓大门,眼睛却忍不住缓缓的眯起来。而他的身子也扭转,看向那朱诺市的南方区域,他能想象美国联邦的土地被侵占的模样。深深地吸了口气,李斯特缓缓点头:“那就这样吧?!?br />
    而看到李斯特的这副模样,这个连长也是微微的松了口气。如果这个军队中拥有巨大声望的家伙真的闹起来,就算是他们这个空军基地都没有多少负责处理的权限。不仅仅李斯特属于是少校的校级军官,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安克雷奇防线的总司令,整个阿拉斯加州全部部队的指挥者布纳尔将军,与李斯特极好的私交早就传遍了所有人的耳中。

    随着李斯特和那个连长的沟通,一切都已经落下帷幕。那两个兵痞也已经被塞到了吉普车上再也不敢下来,至于李斯特车队中的那两挺重机枪,也已经被重新收起来放在卡车车厢当中,就似乎刚才那剑拔弩张的模样,根本不复存在一样。

    那个连长也凑到李斯特身边,似乎是相当恭维的与他聊着一些话题,但双方的话题更多的只是一种应付时间的废话,就算是李斯特都没有继续询问周围的什么话题。而等了大概不到十五分钟,三辆十轮军用卡车也在空军基地中开出来,其中一辆没有搭上雨篷布的车厢中,还装着两辆小型挖掘机,相互叠加就挤在这辆十轮卡车当中。

    “我们的工程兵已经来了,他们是负责建造警戒哨所的工程师和工人?!?br />
    微微舔了舔唇,那个连长早就已经因为尴尬的气氛而不知道继续说些什么。但看到这两辆卡车缓缓开出来,上面的工程兵也已经全部就位,终于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对旁边的李斯特笑着点头道:“他们都是这座空军基地顶尖的工程兵,只是一座简单的警戒哨所,估计用不了三天就能修建完毕?!?br />
    “简单的警戒哨所?不不不,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警戒哨所?!?br />
    扭头看了眼旁边这个脸上带着笑意的连长,李斯特也同样报以一个微笑。但是他看着那三辆十轮军用卡车逐渐停在一边,语气中却带着少许激昂:“那群苏联人和加拿大人侵占了我们的领土,难道就只是一个简单的警戒哨所能够弥补的?”李斯特露出一个不屑的微笑:“他们会知道,一个钉子牢牢地扎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究竟有多么的难过?!?br />
    李斯特的话说完,根本没有想多聊聊的意思,就立刻转身朝着自己的那辆悍马武装越野车上走去,而加西亚和神棍两人也立刻跟上。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拒绝接待的空军基地也没有什么进去的必要,只是看到了那两个兵痞的模样,就知道这个基地的内幕绝对杂乱不堪。

    “前进,我们的目标是塞恩县?!?br />
    看着手中朱诺市附近的详细地图,李斯特看着南方那几个岛屿上,表示着放弃字样的图文,鼻腔中却更是发出一声冷哼。鲁珀特王子港根本就不是加拿大和美国联邦的分界线,甚至威尔士亲王岛都已经被标注为加拿大人占领。而李斯特也已经发现,就凭现在的阿拉斯加局势,根本就不可能继续监控所谓的苏联人舰队。

    落基山脉西部沿岸,基本上除了毗邻朱诺市的道格拉斯岛,还被朱诺市旁边的美国联邦空军基地所掌控外,就已经全部沦陷。当初放弃大部分地域的后果已经显露无疑,加拿大和苏联正在逐步蚕食阿拉斯加州的地势。如果这样下去,就算安克雷奇防线修建在再强大,或许也仅仅只是笼中鸟,餐盘中等待其他人食用的鲜美牛排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