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英克雷间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中憋闷的感觉几乎要扼住他的喉咙。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让他的精神也已经快要破灭。尤其是随着时间越来越近,他几乎是咬着牙看着面前的李斯特,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颤音,喘息着恶狠狠的对李斯特低声嘶吼着:“立刻干掉那群加拿大人!”

    他的手指就这样指着外面的那十三个加拿大的枫叶兵,甚至因为他手臂的用力,手指都在微微的颤抖??墒撬亢敛痪?,眼睛中都带着疯狂的神色,颤着嗓音瞪大了双眼,对李斯特嘶吼道:“我以英克雷的名义,现在命令你!”

    “英克雷的名义?”

    微微低头,李斯特的眸子中却已经出现了某种危险的信号。他的手同时缓缓抬起,握住这个家伙抓着自己衣服的手就仿佛是铁钳般用力,而他的嘴角也翘起了一丝嘲讽,他的语气中也带了不屑:“可是你知不知道,一旦我们开枪就会惊动身后机场中的加拿大空军,而我们的橡皮艇在海面上一旦受到战机的攻击,你认为我们还会幸存下来?”

    他身后的安克雷奇精锐们也扭头看着这个英克雷间谍,他们每个人的眼中都带起了明显的厌恶,如果他们已经知道这个家伙似乎是一个大人物,他们手中的步枪枪托就已经狠狠地砸在了这个家伙的身上。

    可这个家伙却似乎是丝毫不知,又或者是因为他知道却根本不屑考虑。而温热的液体在他的脸颊上滑落,这个英克雷间谍也茫然的看着李斯特那缓缓收起的枪托?;炻业哪宰又腥床恢赖降子Ω盟敌┦裁?。

    “你这个该死的疯子!英克雷没有教导你应该如何作战吗?”

    那歇斯底里的狂笑终于止住,但李斯特的目光却朝着那二十几米外的森林处看去,这么突兀的大吼和开枪的声响已经让那边的加拿大巡逻兵有了警觉。但是还没等他手中的步枪开火,耳边瞬间传来了一连串清脆的开火声响。同时随着那道道细碎的枪口焰照亮了周围的环境,那原本还吸着香烟的枫叶兵就已经全部倒在地上。

    激烈的开火没有三秒钟就已经结束,李斯特身后那安克雷奇防线的精锐步兵们也已经放下了武器,毫不在乎他们刚才将生命亲手折断凋零。他们那在夜视仪中的眸子警惕的扫着周围的情况,而如果有任何异常,他们依旧会毫不犹豫的开火。

    “干的漂亮,不要在这停留,我们按原计划撤退!”

    深深地喘息。微微的硝烟气息让李斯特的精神为之一振。他顾不得还略有疲惫的身体,直接就伸手抓起了那还在捂着脑袋,已经血流满面的英克雷间谍。这个家伙经过了枪托的打击,似乎是还没有缓过神来,只是脚步虚浮的靠在一旁的一颗大树上,摇摇晃晃的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依旧没有说出来。

    可李斯特依旧明白他的意思,抬起手腕看着表上那仅剩五分钟的时间,立刻就朝着前面冲过去。尽管李斯特最想干的,就是将这个家伙扔在这让他自生自灭??墒悄院V辛氲侥怯⒖死鬃橹目植?,以及后世废土中的位高权重,也是咬紧了牙关怒声道:“夹住这个家伙。让他跟上,一起撤离!”

    “明白!”身后两个安克雷奇精锐步兵立刻应声,一左一右两个人立刻架起这个间谍的两条胳膊,咬着牙就朝着前面的海滩冲过去。他们心中也同样愤怒,甚至根本不顾及这个间谍的感受,就仿佛是拖动物体一样快速的向前跑动,连灌木丛都不避开,硬生生的就让他碾了过去,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被那细小的尖刺刮出一道道的血痕。

    冲在最前面的李斯特脚步飞快。他们已经完全来不及顾忌所谓的隐藏,自从开火以后他们的计划。就是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座岛屿。而就在五百米外的沙滩上,他们的三艘橡皮艇还隐藏在灌木后面。只要他们乘上这小艇,借助大海的波浪也有可能躲避加拿大的空军和海军威胁,运气好的话还能到军事营地所在的区域!

    “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

    但是某种致命的不安却瞬间出现在李斯特的心头,几乎就是面对死亡的威胁,李斯特本能的启动了那时间减缓的能力。他的眼中那数据流又是溢出,可是他周围那时间都仿佛是进入了某种放慢的节奏当中,让他以极快的思维进行观察。

    而他眼角的余光也看到了一颗重机枪子弹在他侧身缓慢的飞过,同时耳边也传来了某种沉闷的三连点射。李斯特微微皱眉,他那数据流溢出的眸子向前看去,他很轻松的就看到了百米外那森林和沙滩的交汇处,三架重机枪正撑开支架摆放在那,由三个机枪组朝着森林他们所在的区域疯狂的开火,将那一根根拇指粗细的重机枪子弹泼洒进森林当中,打得那原始大树木屑横飞,几十厘米粗细的树干上也出现了一个个子弹钻出来的大洞!

    那是敌人,是加拿大的特种部队!李斯特的眸子当中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那三个机枪组成员胸口不一样的枫叶旗!而他的眸子依旧朝着那机枪组的后方看去,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加拿大步兵也已经朝着左右两侧奔走,看那意思完全就是堵住了他们的出口,包了他们的饺子!

    ps:这是今天的第二章,我不会食言的,说是万更就是万更,我是3k党,也就是每章3000字,就算是上班累了码字累了,也会坚持三更,也就是9000字,起码距离一万很少。我今天会好好地码字,仅为了我曾经吹过的牛逼,41号的愚人节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因为我看到了那么多人把票投给我,把打赏传给我,我不会食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