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缓时间,是一种奇妙的能力。樂文小说|虽然李斯特不懂什么科学,但他的确能将不可控的时间变成可控的。他能改变时间的流速,尽管只能将时间的流速变缓,也依旧无法真正的掌控时间,可是这却象征着他这条时间长河内的小鱼,能够在河里跃出来使劲看看这长河外面的景象,看看这长河前后的波澜壮阔。

    这对李斯特很容易,就如同现在,他的眼角余光看着那一颗颗重机枪子弹缓慢的,带着不可阻挡的力量朝着他们飞过来。将树枝打成两截,灌木劈成碎末,微微旋转着还带着炽热的温度,将那枝干的娇嫩处镀上一层黑灰。

    数据流已经超额的在李斯特的眸子中溢出,他的目光紧盯着其中一颗重机枪子弹飞来的模样。这颗重机枪子弹依旧是微微旋转着,带着某种特殊引力,恒久而坚定的朝着他飞来。甚至李斯特已经计算出了这颗重机枪子弹前进的方向,将会穿透他的小腹,将他的脊椎和骨盆炸的粉碎,然后继续向后飞去,打断一名安克雷奇精锐步兵的大腿,最终将一颗大树的树根破坏大半。

    这是致命伤,等同于古代最残忍的腰斩。那颗拇指大小的重机枪子弹中蕴含着强大的力量,来自火药膨胀的动能,加上地球定律的惯性,以及物体间密度的规则,都将让李斯特承受巨大的伤害?;蛐硭梢远惚?。但是任何一个方向的闪躲,都逃不开那颗重机枪子弹那缓慢的速度。因为李斯特的速度更慢。他甚至只能一动不动的看着那颗子弹正朝着自己的腰部飞来,竭力扭动身躯却依旧无法逃出这注定的结论。

    而他的目光也朝着那森林边缘处看去,三个重机枪组相隔五米左右,射程和射界早已经被规定完毕,甚至形成了小范围内的交叉射击。而那原本黑洞洞的枪口也在疯狂的喷吐着一道道金色光芒,而这汹涌的枪口焰也在舔食着空气。在机枪手的娴熟手法下。以每秒二十几发的速度朝着森林内部进行射击。

    “这根本不对,这不应该?!?br />
    眼中的数据流已经在李斯特的眼眶外严重溢出,他那瞪大了的眸子中甚至出现了无数0和1结合的数据链。这种景象就只有他自己能看到,但他却丝毫不以为意,因为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那正朝着他飞来的重机枪子弹上面,浑身全部的力气都仿佛要在他的灵魂中迸发出来那样,李斯特疯狂的咬着牙想要向旁边跃去:“我不会死在这!”他咬牙怒吼:“我不会!”

    李斯特考虑过死亡,也考虑过未来,但是他从没考虑过如何在现在这个时间段死去。他还有漫长的时间在等着他?;褂心橇硪恢址缜榈姆贤潦澜缭谙蛩惺?,而甚至上他还没真正的进入剧情。李斯特咬着牙,他眼中的数据流已经溢出将他全身都几乎包裹住,而他挣扎着抬起头。他的动作似乎快了那么一点,然后越来越快,甚至已经超越了这个缓慢的时间段。

    “我还没有进入真正的辐射剧情,我还想看看那所谓的废土世界!”

    他的两只眸子瞪大,那0与1的数据流砰然爆发,就如同狂暴的水流那样整个席卷了他的身体,并且朝着他全身都钻了进去。李斯特怒目圆睁。他的动作却已经在这缓慢的时间中迅捷无比,几乎是瞬间就已经弯下了腰,重重的趴在了地上,也同样躲开了那颗原本该命中他小腹或腰部的重机枪子弹!

    然后时间又恢复了正常,李斯特抱着自己的m16突击步枪,全身蜷缩着躲在地上根本不敢露头。那沉闷的重机枪声依旧响彻这片森林,而那一颗颗灌木丛和大树被打得枝叶断裂木屑横飞,甚至一颗碗口粗细的小树被重机枪一枪打断,硬生生的就倒在他们的周围,掀起了一片纷飞落叶。

    三挺重机枪的火力极其凶猛,加拿大人手中的fal突击步枪也在朝着森林当中更疯狂的扫射。20发标准弹匣根本扫不了几秒钟的时间,却被那群加拿大人毫不在乎的拔下弹匣重新更换,继续用手中的步枪扫着森林之中,也不管究竟是有没有打到人,只是用他们汹涌的火力,彻底将森林中的李斯特他们给压制住,根本就不敢有丝毫动作!

    “这是一个圈套!我们被包围了!这根本不是一场救援任务!”

    一名安克雷奇精锐步兵躲藏在一颗大树的树根后面,徒劳的举起手中的m16突击步枪朝着前面那重机枪的方向开火。但是没法瞄准的他却功效甚微,反而引来了更汹涌的金属狂潮疯狂的将他所处的大树上钻出一个个大洞。而他的表情也极为愤恨,在耳机内大声的怒骂道:“那个该死的家伙,把我们引入了包围圈当中,我们上当了!”

    “上当?”

    李斯特蜷缩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目光却看向了距离他不远的地方。那边一堆碎肉残尸正摆在那,周围的灌木丛和树木上也挂了不少细碎的肢体零件,看这凄惨的样子是直接被十几发重机枪子弹命中。而李斯特的嘴角却露出一丝苦笑,这堆碎肉就是这次救援任务的关键人物英克雷间谍,以及一名全副武装的安克雷奇精锐步兵。

    那个还没说出自己名字的英克雷间谍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一堆碎肉的模样也已经说明了他的凄惨。尽管相当厌恶这个总是表露出高高在上语气的家伙,可李斯特仍旧知道这并不是所谓的上当,而是被那群加拿大特工掌握了他们的动态,直接封死了他们所有的出路!

    这群加拿大人直接用三挺重机枪组成了中心火力,外加那起码二十多人的加拿大特种部队,以及三十多个普通的加拿大步兵,组成的金属风暴几乎让李斯特他们连抬头反击都做不到。而事实上他们潜伏到这个阿德默勒尔蒂岛上也没有携带任何重武器,根本不能展开任何反击的机会!

    “乔尼死了,拉切尔死了,邦德死了,马尔夫死了他们全都死了!”

    耳麦中,另外一个带着悲愤的声音响起,他一个个念叨着名字,却也一个个的汇报着这些名字主人的情况??墒撬账盗艘话?,话语中就已经再也说不下去,声音甚至都带了哽咽和绝望,按照之前那样对李斯特大声的汇报:“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了!”

    “三个?仅剩了我们三个?”

    李斯特眼中的数据流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就仿佛是全部都流入他的身体当中。而李斯特蜷缩在地上的一个凹陷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而体力也随即缓慢的提升,让他心中也略有安定下来。紧紧的按住耳麦,李斯特却没有放弃丝毫希望,他大声道:“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逃出去的重要机会!”

    似乎是察觉到森林当中那反击的火力最终消失,那群加拿大人也缓缓地停下了重机枪的扫射。左右两侧已经包过来的枫叶兵们立刻端着自己手中的fal突击步枪走过来,并且小心的朝着李斯特他们躲藏的凹地和大树后面搜查过来。他们手中这fal突击步枪上甚至还上了刺刀,白花花的森然模样就算是这阴暗的森林深处都遮不住。

    值得幸运的是,李斯特他们身上那用伪装网和树叶制作的吉利服,在这没有多少光源的环境下根本就无法分辨是否是真的灌木。这就让那些加拿大士兵无法第一时间发现他们,而李斯特的机会也是凭借这个视觉错差,准备硬生生的带领其余两人杀出一条血路!

    在这环境复杂的山地和森林当中,游击战总是长盛不衰的制胜法宝。一旦他们三个逃入这黑暗复杂的密林当中,这群加拿大人想要找到他们,那可就不是多么简单的事情。而凭借自己的金手指,李斯特也能确保自己在这个阿德默勒尔蒂岛当中活下去,甚至是兑换一条小船重新到他的军事营地当中!

    “沙沙沙沙沙沙”

    李斯特的眸子已经盯住了左侧那六个略有靠近的加拿大兵,他手中的m16突击步枪也已经准备完毕。他随时可以扣动扳机,但就是在他的手指放在扳机上想要扣动的时候,一股怪异的声响却出现在他的耳中。李斯特没有选择开火,因为那怪异的声音就仿佛是什么庞大的物体在树林中穿行,与树叶和枝干相互摩擦而产生的声响。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同样听到了这种怪异的声音。而那走进密林准备打扫战场的三十多个普通加拿大兵也已经发现了这种声音,纷纷相互考靠拢起来,手中的fal突击步枪对准密林当中,极为警惕的看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战术手电的光柱也已经被他们拿在手中朝着密林深处照射而去,而他们的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和惊恐,甚至连手中的fal突击步枪都没有来得及扣下扳机。因为借着那战术手电的光源,他们赫然发现一只仅存于神话故事里的恶魔,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并且张开了那满是利齿的大嘴,朝着他们发出了一声连耳膜都似乎能震裂的怒吼。

    “吼”

    ps:第三更奉上,实在是太困了,我先去睡会下午起床继续码字,怎么说也是放假了,要合理安排时间啊。谢谢大家的同时也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不知不觉第100章也要来啦,我打算也写个小,如果大家觉得还可以,就多投点月票和推荐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