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咆哮在那满是利齿的大口中发出,在这幽深闷热黑暗的密林中荡,掀起了一道道散发着恐怖的声波,也掀起了那一个个加拿大步兵心中的恐惧!他们都在缓缓地朝着后面退着,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恐怖的怪物,一时间竟然连有效地理智都已经消失。

    他们从没见过这种生物,棕黑色的皮肤下有着魁梧的身躯,狰狞的面孔中有那两点猩红的双眼,以及那满是利齿的大口?;褂心侨缟窖蚪前闩唐鸬亩罱???志迦盟堑睦碇腔炻?,而混乱的理智却让他们想起了幼年神话故事中的记忆,是那残忍的、邪恶的、黑暗的恐惧,只有地狱中才有的生物恶魔!

    恐惧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内心,并且急速的在他们的心中蔓延,让他们的脑中仅存有那来自生物最本能的恐惧。他们没有见到过如此诡异的生物,他们也没有见到过这样活生生的恶魔,他们现在的耳膜都在嗡嗡作响,颤着身体连转身逃跑都做不到。

    可是那恐怖的怪物却没有怜悯他们的恐惧,它干脆利索的就仿佛是狩猎的王者,随着那微微的低吼,它缓缓的朝着后面退去,消失隐匿在这黑暗中??墒侨魏稳硕贾勒饩圆皇浅吠?,而是那象征着狩猎的开始。而这群原本进入森林当中的胜利者,这群端着步枪的加拿大步兵,成了猎物。

    几乎是瞬间,密集的树干折断的声音已经在森林的深处响起,嘈杂的声音已经让这寂静的森林变得狂热起来。无数低吼也已经随着那嘈杂的声音响起,无数密集的脚步声在那茂密的灌木丛中来奔走,而那枝叶摩擦的声音也越来越多越来越近,甚至那整个森林的边缘都开始了某种晃动!

    那并不是一只怪物,成群结队似乎有十几只的模样,随着那奔跑而发出狂暴的低吼,一步步的将那群陷入恐惧中的加拿大步兵逼入绝境。它们就如同高明的战术专家,但这却属于是狩猎的生物本能。也让那群已经彻底陷入恐慌的加拿大步兵,彻底崩溃!

    这群加拿大步兵纷纷发出如娘们一般的尖叫,不管不顾的扔下了自己手中的战术手电和突击步枪,根本就连最起码的军纪都忘记了。只知道朝着森林外侧逃去。他们只知道那边还有他们的战友,他们的重机枪,比起他们更强的特种部队。他们知道如果逃到了那森林和沙滩的交汇处,他们的战友身后,就能获得生存下来的机会!

    可是他们的耳中并没有听到那气急败坏的命令声。就算是面前那举起步枪和重机枪对准他们的特种部队,他们也依旧朝着那边涌过去。他们现在的心中只有最深的恐惧,以及对于活下去的渴望!

    “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

    可是他们对于活下去的渴望,却在他们原本寄以厚望的战友手中破灭。那原本应该对准敌人的重机枪却朝着他们开火,那一个个有着冷峻面孔的加拿大特种部队成员却无比的冷漠,就算是之前那气急败坏的长官,也已经咬着牙用那制式的al突击步枪朝着他们开火!

    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他们的身躯正面传来,就仿佛是在他们奔跑时遇到了某种玄妙的力量,让他们身体的某些部位来了一个急停。而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惊慌和少许疑惑,不少人的脑袋突然来了一个旋转??吹搅耸煜ざ吧囊桓鑫尥返氖?,脖颈处还在喷着鲜血,这让他们心中的疑惑越发增深。但他们的目光依旧随着那旋转的角度朝着后面看去,而他们也同样发现了就在他们身后不足半米的位置,那面目狰狞的长着山羊角的恶魔,正随着他们的溃逃而追了上来,最终越过了他们的身躯,咆哮着就扑向了那森林边缘的重机枪阵地上!

    “他们完了?!?br />
    全身都蜷缩在之前的那处稍稍凹陷的坑洞当中,浑身缠绕着伪装网和新鲜树叶的李斯特就仿佛是在这坑洞中生长出来的茂密灌木。没人发现他,就算是那些恐怖的怪物也是一样。而李斯特也昂起自己的脖子,透过前面那灌木的缝隙看着森林边缘,两手却深深地插入了那柔软的土层当中,紧紧地抓握着。牙齿都仿佛在他的口中要咬碎:“死亡爪!”

    他的心中暗暗念着这三个字,他的呼吸都已经相当的急促,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空气,而他的体力也在急速的恢复。李斯特知道那所谓的怪物根本就不是什么来自地狱的恶魔,他甚至亲手都已经击杀了不止一只,而在那曾经小城中的经历。也让他的两眼微微发红!

    狂暴的重机枪戛然而止,腥风血雨中那人类引以为傲的机械已经无法继续承?;鹆Υ蚧鞯闹厝?,因为这些枪械的主人已经被那血肉模糊的死亡爪突入到了身前,就算是他们的火力将七八只死亡爪硬生生的射成一堆无用的碎肉,可当他们近身和死亡爪不到三米的距离时,人类那脆弱的弱点就已经暴露无疑。

    鲜血已经染红了那死亡爪的利爪,而每一次挥下就是残肢和内脏的碎块在半空中扬起。无论是普通的加拿大步兵还是那精悍的加拿大特种部队成员,亦或者是将李斯特他们当猴子耍的加拿大特工,现在都与普通的人类没有任何区别。他们都在那突入到他们当中的四只死亡爪面前,成了被屠杀的羔羊,除了让自己的骨骼和肌肉稍稍阻拦那利爪的切割以外,而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仅仅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一切都已经翻转过来。以为轻松将救援任务完成的李斯特,遭受了那群加拿大特工的布局围杀。但是就在全军覆没的时候,那恐怖的死亡爪却出现在了这密林当中。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仅仅是四只存活的死亡爪就已经让那接近一个排的五十人加拿大部队全部屠杀殆??!

    “李斯特,我们要离开这,我们不能在这停留!”

    而正当李斯特咬着牙怒视着那一个个死亡爪带来的死亡盛宴时,旁边却伸过来一双手紧紧地按住了他的肩膀。下意识的将手在泥土中拔出来,李斯特的脸上都带着细微的狰狞,他的手指已经掐住了那个声音的脖颈,但是听着那挣扎着说出来的话,却缓缓地松开了手:“这里是个英克雷的试验场,现在我们走还来得及,不然我们就会全部死在这!”

    这个声音颤着嗓子,就仿佛是残存着极度的恐惧,可是他的眼睛却不一般的明亮,看着面前的李斯特,就仿佛是找到了救世主一般握住了他那缓缓放开自己脖颈的手,咬紧了牙关大口的呼吸着那带着浓郁血腥味的空气,使劲的咽了口吐沫,急促的说道:“实验现在才刚刚开始,只要我们逃到陆地上,就会活下去!”

    但李斯特却冷眼看着他,两眼中的血丝已经遍布,他当然认出了这个开口说话的人,赫然就是那个应该被重机枪打成碎肉的英克雷间谍!他深深地喘息,来自身体内的充沛力量让他两拳紧握,就仿佛是嘶吼般的一字一顿轻声道:“你真的应该去死!”

    “是是是,是的没错,我应该去死,但却不是现在,我们都是英克雷的精英,根本不该死在这个小岛上,我们还有美好的未来在等待着我们,死在这根本毫无价值,我们能好好地合作活下去!”

    这个英克雷的间谍同样大口喘息着,但是他那惊慌失措的脸上却带着怎么也无法遮蔽的恐惧。紧紧地抓着李斯特的手,他的两眼中带着渴求和希望,只是看着李斯特颤抖着嗓子,用那根本混乱的话语急促的说着自己心中的恐惧和期望:“可你是天堂屠夫,在墨西哥战场上都能带领部队杀出一条血路的天堂屠夫,你在城市试验场的优秀表现几乎超出”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瞬间在李斯特和他的头顶上传来,一只浑身都血肉模糊的死亡爪正出现在那,而那沾染了不知道几个人鲜血的利爪也已经刺入了这个英克雷间谍的胸膛中,那猩红的两眼对准了那李斯特同样布满血丝的眼睛,狠狠地发出一声咆哮:“吼”

    “救救我我们能逃出去的我不想不想不想”

    那个英克雷间谍还在抓着李斯特的手,但是他那逐渐散开的眸子当中却满是绝望和茫然。他的整个腹部都被利爪扯开,内脏和脊椎都已经切成了两截。一股鲜血在他的嗓子中涌上来,就算是他的鼻腔中都满是血液,可他抓着李斯特的手却依旧想要说些什么,但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有两眼中的血泪顺着那满是泥土的脸颊上流下去。

    缓缓地爬起来,李斯特两眼中的血丝几乎遍布眼球,让他的两眼看上去也同样猩红。他扭头看着旁边,原本还存活下来的两个安克雷奇精锐也已经死在了这只死亡爪手中,身上的伪装网和身体内脏一起支离破碎。而他缓缓地伸手把这个英克雷间谍的手放下,但是他的心脏却澎湃的跳动。

    “你真该死啊?!崩钏固靥鹜?,看着那近在咫尺的死亡爪,口中却缓缓的说着。他身上的伪装网缓缓脱落在地上,以及那手中的16突击步枪和背部的军用背包,也随着他的站起而仍在地上。他只是缓缓地抬头看着那只被重机枪撕裂的全身都血肉模糊的死亡爪,轻轻地重新说着刚才的那段话:“你真该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