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海绵上,将太阳的热量传递到这海水表面的几米处。感受着这白天的暖意,一群群浅海的鱼儿欢快的在其中游走,组成了庞大的鱼群,享受着来之不易的暖流。就算是浅海处游荡的鲨鱼也仿佛是失去了捕猎的兴趣,晃动着尾鳍懒洋洋的在海水中游着,就仿佛是叼着烟斗的鲨鱼绅士。

    但是一只手却瞬间在海底涌出,那庞大的力量在瞬间甚至是让海水出现了一丝真空的波动。而那只手却狠狠地抓住了这只鲨鱼的腹部,巨大的力量瞬间就让那柔软的肚皮破开,而李斯特整个人也在海底冲出来,浑身湿漉漉的站在齐腰深的海水中,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相当豪放的痛饮着海面外的空气。

    李斯特的胸膛来起伏,右手紧紧地握着那来挣扎的鲨鱼,五根手指就仿佛是钳子一样伸进那鲨鱼的腹腔中牢牢地固定,任凭它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但李斯特却没有在海面上多待,用力紧了紧后背上那氧气瓶,看着周围闻见血液正逐渐围过来的鲨鱼,左手便端着温切斯特散弹枪大步朝着沙滩上走去,同时眼睛也极为警惕的打量着周围那密林中的动静。

    只有风吹过树叶而出的哗哗声,或有小巧的野兔子在蹦蹦跳跳的在灌木间经过,看上去就如同最美的森林童话,一切都那么平和安宁??上衷诮鼋龃┳乓簧矶炭?,着上身的李斯特却根本不相信这虚假的和平,如鹰一般的眸子扫过周围确认无异常后,他才迈动脚步在这沙滩上快步行走,朝着那密林边缘的一处悬崖走去。

    他背上的淤青和已经结疤的伤口到处都是,尤其是那的背上、胳膊上腿上,一道道的就仿佛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而事实上在昨天晚上,他一跃跳下那十几米高的悬崖,直接在海面上掀起一道漂亮的浪花之后,那汹涌的暗潮就无数次带着他撞上了那经过海水冲刷的极为锋利的礁石。差点就让他开膛破肚。

    甚至那暗潮卷的他连头都无法冒出海面去,直接拉着他的身体就往最深处的海面下钻。如果不是他直接兑换了潜水氧气管,恐怕也直接被溺亡在了这片海域当中,根本活不到接触沙滩海岸的机会。而当他大约凌晨四点左右出现在这片海域的时候?;肷矶际茄饽:纳丝?,淤青更是全身都是,动动手指头都能牵动伤口让他疼的几乎是要晕过去。

    可是他却强忍着仿佛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硬生生的撑着自己的身子朝着密林深处走了接近三公里。强化过的身躯让他的体力和恢复能力越的加快,几乎是不到十二个小时的时间。应该让他养起码一年才能恢复的伤口和骨裂,就已经以神器的力量开始极快的自愈。到了现在,李斯特甚至能继续高强度的活动,而不用担心伤口重新裂开。

    “那群该死的畜生,那群该死的狗shi!”

    李斯特的口中微微出一声咒骂,他的牙齿也紧紧地咬着,那右手中扣住腹腔的鲨鱼也已经不再挣扎,只有点点血水随着他的动作而滴落在地上?;夯旱靥房戳搜勰切麓Φ目湛醯卮?,李斯特心中也是微微的放轻松,那里是他找到的一个隐蔽所。尽管环境相当的恶劣,却起码能保证他躲藏在里面不被现。

    当他扔掉了那个英克雷的通讯仪,李斯特就已经和这个世界分道扬镳,虽然这个世界看上去也不错,可恰恰是知道内情的李斯特却无法忍受,那随时可能死去的和平环境。作为军人出身的李斯特有时候不会在乎战死,因为战死对于军人来说是荣誉的事情。但当他在和平年代,被美国联邦所主导的英克雷进行科学实验,那么他绝对不会就此束手待毙,或是反抗?;蚴翘永?,他绝对不会如鹌鹑一样趴在那等待着死亡。

    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离开的原因,这个战前的世界依旧是以国家体系为主,这种整个国家层面的力量是后世废土中所无法想象的。而李斯特就算是有着几十万的积分。有着能够兑换武器兑换人员的金手指,面对那真正的国家力量,也只能稍稍反抗一下,最后如他手中的这个鲨鱼般成为砧板上的鱼肉!

    面前的悬崖上乱石遍布,到处都是犬牙交错的模样。而李斯特的度却没有丝毫停止,他灵巧的就仿佛是猿猴般在这乱石中找到能够下脚的地方。甚至他越过三米左右的沟壑,跳到一处如刀劈般的临海悬崖上时,就只能有一只脚站立的空间。

    李斯特就仿佛是一个武学高手那样单脚,手中的散弹枪和鲨鱼,以及背后的氧气管也没有成为他的障碍,仅是一个用力他就跃出快的蹬在悬崖的峭壁上,借着那股反作用力就轻巧的跳到了一个半米左右的悬崖洞中。而等他全部的身躯都跳了进去,外面的海浪依旧拍打着悬崖十几米下的礁石,片片的海浪碎成无数朵,也没人现这个长宽都不到半米的小小坑洞的入口。

    这是李斯特在沙滩上行走时,偶尔现的一处溶洞,尽管入口处才半米左右,以他魁梧的身躯都要弯着腰半趴着进去,可一旦通过了那大约四五米的隧道后就豁然开朗,一处大约五百多平米,高三米的溶洞就出现在这,就仿佛是一栋别墅那样隐藏在这悬崖的山腹当中。

    而来到了这溶洞里,李斯特才最终缓缓地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个溶洞就已经是他的住所。而这里面也并不算黑暗,几个粗大的蜡烛还在燃烧,将这溶洞中照的影影绰绰,虽然终究是看不清楚全部的溶洞模样,但也起码能照亮一百平方左右的空间。这对李斯特的基本生活来说已经够了。

    将鲨鱼仍在角落的砧板上,这个地方属于他的临时餐厅,煤气灶和锅碗瓢盆什么都不缺,早在一个多小时前他就将所有的东西都兑换了出来,甚至价格低廉到全部都没有用上1ooo积分。这对于还有二十多万积分来说的李斯特只是一个小数字,他甚至还兑换了各种调料来满足他的肚子,最起码自己一个人生活,他也并不需要顾忌自己的能力是否会被外人知道。

    如果在美国联邦的社会当中,他的家中时不时的多出莫名其妙的东西,恐怕立刻就会被f逼的家伙盯上。而一旦他的能力被美国政府给知道,恐怕各种实验就会立刻围绕着他来进行。李斯特可从来没有怀疑过辐射世界当中,那连上万人都能进行社会实验的美国联邦,可能会老老实实的放他一马。

    答案也显然是不会的,如果什么都研究不出,恐怕他死了都会被切片处理,能留个全尸都是格外的开恩。这一点李斯特是相当确认的,而他看着平底锅中那切好的鲨鱼肉逐渐变色,一股诱人的味道也在这溶洞中出现,嘴角也是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看上去,一个人的生活也要开始了呢?!?br />
    ps:咳咳,对不住各位,今个实在是太累了。我明早起床码字,大概上午十点半会有一更。昨天跑东跑西似乎是忙到了,现在总觉得没精神,因为早上上班也没睡个好觉,真的郁闷,明天我争取努力码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