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这是怎么事?”

    李斯特单膝跪地,手中的温切斯特霰弹枪紧紧抵在肩膀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前方那枪声传来的地方,而他的脸上也已经凝重无比。那激烈的开火声仍旧继续,甚至激起了越来越多的各色鸟儿飞往天上,几乎还没有十几分钟,就随着那叽叽喳喳的小鸟尖叫声,这片森林上空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群鸟漩涡,以顺时针的方向在快速徘徊!

    缓缓的喘息着,李斯特的心脏反而快速的跳动起来。他心中就仿佛是察觉了某些不愉快的事情,瞪着前面那枪声依旧持续的森林处轻轻咬住牙关。使劲咽了口吐沫,他的目光朝着前面看去,却直接单脚用力,全身的肌肉都已经绷起,如猎豹般灵巧而又快速的在这森林中展开了奔驰。

    经过强化的身躯让李斯特轻松的越过一颗颗茂密的灌木,甚至当他狠狠一跳就能跳过三四米的距离,而这对于没有工具的正常人显然是无法做到的??衫钏固厝跃墒窍嗟钡那崴?,他甚至还有余力打量着面前那森林处,警惕的看着周围有没有异常情况,以及在奔走时保持自身的隐蔽,来保证不被发现。

    他就仿佛是掀起一阵风的猎豹,但那灵巧也如同在密林中生活的猿猴,几乎没有一分钟的时间,他就已经看到了面前那密林处的光亮。李斯特微微的眯眼,那光亮相当充足,就仿佛是只对着太阳的照射,而显然那里也是森林的边缘。

    “枪声停止了?”

    深深地喘息着,李斯特的心脏嘭嘭作响,撞击着他的胸膛。却让他的牙齿越发的咬紧,甚至想要将自己的牙齿咬碎。而他看着那面前森林外的光亮,瞳孔在昏暗的密林中走出后也迅速的适应了光亮的世界。但他的心脏却依旧嘭嘭作响。每一次跳动都让他的脑中更加清醒,尽管不想承认??墒抢钏固匾谰墒墙艚舻亩俗抛约菏种械奈虑兴固豰1887式霰弹枪,缓缓的深呼吸道:“这应该是不可能的?!?br />
    他的脚步逐渐减缓,他的身形在行走间也越发的隐蔽,失去了原始森林的隐蔽之后,他身上的吉利服将并不是那么有效??衫钏固氐拿婵兹次⑽⒌陌迤鹄?,鼻翼微微的动了动,他忍不住深深地嗅了深深一口气,可是那眼中却一片冷漠:“竟然是真的?!?br />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正随风吹来。直直的扑在李斯特的脸上,他深深地喘息,那鼻腔中都已经满是这血腥味。他伸手剥开面前的一处灌木丛,一股更加浓郁的血腥味却随着他的动作而随风吹来,让他的脸上已经是铁青一片。而李斯特抬头看着那阳光照耀的地方,心脏中都极其悸动,那力量让他握着霰弹枪的手指都微微发白。

    林中小路一直延伸到了森林外面,那是一处一百多米的突出地带,再往前就是一个陡峭的悬崖,哗啦啦的海浪声还在拍打着礁石。轰隆隆的碎成无数瓣。如果论环境,这地方的风景极好,站在那突出的峭壁尽头瞭望大海。心情一定会舒畅。

    可是一群扛着步枪的苏联兵却站在这,三三两两的站立着,或抱或抗的拿着自己的akm小口径突击步枪,时不时还发出一声声轻笑。他们就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愉快的派对,还有人发出大笑,手舞足蹈的模仿着什么,而随着那滑稽的模样,周围的苏联兵也同样发出哈哈大笑,一片愉快的气氛在这空间中蔓延。

    但是就在这群苏联兵的前面。就在那峭壁的顶端,一片红色却已经逐渐蔓延。大片大片的出现在这阳光下的草地上。那红色相当耀眼,甚至比这群苏联兵额头上的五角星更加鲜艳。因为那是真真确确的鲜血,红艳艳的鲜血。

    李斯特的眸子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阳光带来的光明和暖意,可是他的指节却越发的苍白,他几乎都要将手中温切斯特的木制枪柄捏出五个指印??墒撬男靥湃丛诩ち业钠鸱?,他看着面前那草地上一个个倒下去,根本没有半分动静的三百多名美国联邦俘虏,眼睛却忍不住缓缓的闭上,他现在觉得有些难受。

    血腥味已经充斥了他的鼻孔,随风吹来几乎就让李斯特有种屠宰场的感觉,而事实上这真的很像。他闭上的眼睛中微微湿润,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昨晚那阿德默勒尔蒂岛上,因为跟着他而阵亡的安克雷奇精锐步兵。同样是血腥味,同样是凄惨的面对那密集的火力,也同样是屠杀。

    “这可真令人生气?!?br />
    缓缓伸手锤了锤心脏,李斯特的胸膛中那跳动激烈,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看着那还在互相嬉笑着说着什么的苏联兵,眼中却只有一片片的冰冷。他们脸上的笑意和口中发出的笑声让他心中无比憋屈,他感觉到昨晚已经消散下去的怒火又出现在他的胸膛中,烧的他全身都仿佛要燃烧了一般。李斯特咬牙,他缓缓的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真的生气?!?br />
    他的手中数据流闪动,一盒霰弹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不过却不是李斯特经常使用的箭型霰弹,反而是一盒12号标准霰弹。这是猎人的最爱,使用温切斯特m1887式霰弹枪能对十几米外的猎物造成有效的伤害,而在某些正规军、特种部队成员,甚至是丧心病狂的屠夫手中,这是毫无疑问的杀人利器!

    在李斯特手中也同样是杀人的利器,因为这把经过115元素喷射引擎改造的温切斯特m1887式霰弹枪,就是他最致命的杀人利器。而李斯特的手轻轻的掏出那一颗颗霰弹,缓缓的上膛,而他的面孔却透过那灌木丛的缝隙,牢牢地盯住几个还在相互抽着烟,正笑着谈论什么话题的苏联兵。

    他们仅有三个人,但李斯特却能清楚的知道,他们三个绝对属于是指挥者的级别。因为就在周围的苏联兵们,都是十几个人为一群,和李斯特在森林中观察的三个班组差不多。而如果这三个人在一起,还是在最后面抽着烟,连akm突击步枪都在后背别着,那就是说明这三个苏联兵属于是队长,还或者是刚才下令开枪的人。

    “如果你们都认为生命如此廉价,那么或许我可以给你们上一课?!?br />
    温切斯特m1887式霰弹枪已经装弹完毕,李斯特的眸子看着那一个个正聚集起来,似乎是想要离开的苏联兵们,他的脸上只有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微笑,因为他的眸子中只有一片冰冷。他看上去就对生命充满淡漠,经历的事情多了以后,所谓的生命或许也仅仅只是一个脆弱的瓷器,一个不小心就能摔得粉碎。

    但李斯特却并不认同屠杀,他同样不认同杀死俘虏。美国联邦的士兵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这群苏联人也没有受到生命的威胁,屠杀俘虏只是一种虐杀,而没有任何意义。李斯特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全身的肌肉都已经随着他的动作而缓缓绷紧,脑中却想起了自己在墨西哥战场上,那一个个怒视着自己的墨西哥游击队,微微低眉,他重新抬起头:“性质不一样,时间不一样,我和以前,也不一样?!?br />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矫健的身躯就仿佛是乘风而起,又如同在草丛中扑出的猎豹,套着那吉利服就出现在了那群脸上还带着笑容,眼中满是惊愕的苏联兵面前。李斯特的脸上面无表情,他看着那群苏联兵,然后狠狠地扣动了扳机!

    那幽深而纯粹的115元素喷射引擎上瞬间出现了一道蓝色流光,而那12号霰弹却随着那爆开膨胀起来的火药,而出现在枪管中,以某种神秘的力量进行加持,也仿佛是镀上了一层那种蓝幽幽的光亮,然后在那拇指粗细的大口径枪管中轰鸣而出:“嘭”

    神秘的力量带给了那12号霰弹不一样的威力,那炽热的枪口焰中也带着微微的蓝光,而那12颗圆滚滚的霰弹瞬间让那三个正叼着香烟,还瞪大了眼睛,惊慌失措的想要躲避的队长身上,爆出了一团团的血花。而那蓝光还在持续,那神秘的力量甚至让这三个队长身上近距离命中了6号的大威力霰弹,黄豆大小的枪伤在背后爆出了几乎是乒乓球大小的空腔!

    “嘭”“嘭”“嘭”“嘭”“嘭”

    可是李斯特却看也不看那一个个惊慌失措,还带着呆滞模样的苏联兵。他面无表情的牢牢的端着手中那温切斯特,极其冷漠的眼神中也没有丝毫的连绵,只是朝着他们喷吐着12号标准霰弹,然后在李斯特的手中用极快的速度上膛退膛,继续扣动扳机喷出那泛着蓝光的枪焰,爆起那一片片惨叫和更加绽放的血花!

    ps:咳咳,大家来点月票吧,昨天不知道为啥,大家突然就给了二十几张月票,我都震惊了。今天还有嘛我晚上应该有两更,最少也是再来一更,当然我努努力就是两更嘛我不得不说,最近虽然忙,但更新还是有保障的,起码最低也两更跪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