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嗅了嗅,那燃烧的焦臭味让普伦雅科夫眉头稍皱,墨镜下的面孔看不清表情,但他那双具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眸子,却仔细的打量着面前森林中。网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已经将森林中砸出了一个大坑,甚至折断米分碎的树木也有十几根,还在因为那直升机残骸的燃烧引燃了洒落的枝叶,冒出了滚滚浓烟。

    但面对那焦臭味,普伦雅科夫的嘴角却微微的带起了一丝嘲弄的微笑,他的目光随着转动的脖颈而相当仔细的看着那直升机残骸,过了好一会才点点头,转身看着身后那正跟着的几名苏联兵,清了清嗓子道:“这是显而易见的?!?br />
    “什么?”身后的苏联兵们纷纷扭头看着他,但两眼中除了愤怒仇恨,也带着少许的惊慌。端着手中的ak突击步枪,他们正小心地警戒着周围的森林,甚至在不远处的森林深处,还有端着rpd轻机枪的苏联兵在那冷着脸警戒着,只要有任何可疑的目标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如果口令对不上,恐怕就要迎接那毫不留情的残酷射击了。

    而就在他们的脚下,还横七竖八的躺着那血肉模糊的尸体,穿着与他们一样的制服,甚至那手中也还拿着他们一样的武器??墒桥ㄓ舻难任度幢饶墙钩粑抖家?,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中,鲜血已经侵染了密林表层的地面,也吸引了无数食腐吸血的蚊虫,嗡嗡作响着已经弥补了这片树林当中,贪婪的享受着那到处都是的血液。

    “这是一场阴谋,不是吗?这是显而易见的阴谋?!?br />
    普伦雅科夫微微的抬头,正了正额头上的大檐帽,让那镰刀与锤头的五角星越发鲜艳。细致观察对于他来说本就是从出生就带来的天赋,而看着那直升机黑乎乎的残骸,以及细小的火苗还在燃烧的模样,他的嘴角却翘起了一丝嘲讽般的微笑:“没错,这是一场阴谋?!彼捻油腹?。就仿佛是带起了某种精芒:“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美国人会有我们的rpg18型号的一次性火箭弹?”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周围那负责?;に氖勘撬布涞纱罅搜劬?。尤其是那惊恐的目光也不由得下意识看向那直升机的残骸,那还燃烧着火苗舔食着机身油漆的模样?;乖谑头抛排ㄅǖ暮谘?,凝聚在一团直冲天际。而他们的目光也不由得看向十几米外,那里还有其他三架直升机的残骸在那,同样冒出那刺鼻的焦臭味以及那滚滚的浓烟。

    “就在那里,在地上?;鸺迳先?,命中了我们那大意的直升机底部?!?br />
    看着周围那一群苏联兵脸上震惊的模样,普伦雅科夫反而微微的点头,他矜持的就仿佛是一个高傲的学者,渡步在这密林中松软的土地上行走,那擦得一尘不染的皮靴现在反而显得有些肮脏,但他并不以为然的依旧向前走着,直到来到一处茂密的灌木丛后,缓缓的点头道:“就在这,他们发射了超过八枚rpg18火箭弹?!?br />
    普伦雅科夫的眼睛微微眯起。他缓缓的蹲在那处灌木丛后面,看着那并不明显的痕迹,嘴角却依旧翘起嘲讽的微笑。他那白净的手伸出来摸着那地面,微微的硬度中带着凹凸不平的起伏,这让他的眉头也微微舒展开,对身后那紧紧跟着他的士兵轻轻点头,忍不住赞叹道:“很好,完美的隐蔽,很好,突如其来的攻击?!彼倭硕?。微微摇头道:“这伏击简直完美?!?br />
    灌木丛后还能看到有人趴在那留下的痕迹,而当普伦雅科夫的手放在那脚印的位置,脸上也是有些怪异。他发现那深深地脚印,除了在三米高的大树上跳下来。平常人的话根本就无法踩的出来。而他抬头看了眼旁边的一颗原始巨木,一个人合抱粗细的模样,却也没有留下任何攀爬的痕迹。微微皱眉,就在他疑惑的时候,那小路上快步走过来的身影却让他忍不住摇头一笑:“我可怜的团长同志来了?!?br />
    “政委同志,这里究竟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里这里简直就是最残酷的战??!”

    一名上校也已经步行快速的来到了这处密林当中。但是他的脸色却相当的难堪。尤其是看着那周围严密戒备的士兵们,还有那浓郁的血腥味,顿时让他忍不住咬紧了牙齿??吹狡章籽趴品?,自己这个岛屿守备团的政委在那,他不由得快步走过去,看着周围那凄惨的尸体,压着心中的怒火问道:“这个小岛上明明是我们的导弹基地,怎么会发生这么惨烈的战斗?”

    “惨烈的战斗?噢不,团长同志,我要更正一下?!?br />
    普伦雅科夫嘴角一翘,看着面前这个脸上带着极为难堪模样的上校团长,却明白他内心的惊惧。作为苏联派遣到这座小岛,建立前线基地的指挥官,他原本具有大好的前途,可是一旦阵亡了两个排的事情被上层领导知道,恐怕他的军队路途也已经走到了尽头。而他也同样明白,这个上校团战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他微微的笑了笑,语气中也带着淡然:“这是一场屠杀,一场带着阴谋的屠杀?!?br />
    “什么屠杀?为什么我负责这处岛屿的守卫任务,作为团长,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上校团长显然极其愤怒,他的拳头都已经握紧??墒撬醋拍乔懊嫘麓?,不少苏联兵正端着步枪站在那的模样,眼珠都微微的发红,咬着牙就朝着那边走过去,同时看着周围那灌木丛和树林下的一个个苏联兵的尸体,以及旁边树林中那坠毁的直升机残骸,心中已经是无比的愤怒:“谁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身后跟着的那一个警卫队向前走去,可是他手中端着的ak突击步枪却瞬间举起。他们的目光中带着凝重和严肃,但却没有丝毫的恐惧,而他们的眸子一个个看着那悬崖上的尸体,几乎都将草地完全铺满了的模样,却都是摒住呼吸隐隐的分散开来,小心地护住了身后的上校团长。

    而那个上校团长则是猛然推开一个警卫,大步就走出了树林边缘的阴影,他的眼睛瞪得极大,甚至看着那满满的铺了一层的尸体,还有那几乎成了小溪的流血,甚至都下意识的愣在当场。那鲜红的模样彻底让他的眼睛中满是血丝,他那紧紧握起的拳头都仿佛指甲刺入了手心当中,一滴滴的顺着手缝流淌下来,在地上摔成碎片。

    “有霰弹枪,也有自动步枪?!?br />
    普伦雅科夫在后面走过来,作为政委,那些警卫并没有阻拦他,而这些警卫看着面前那几乎如同屠宰场般的模样,举着ak突击步枪的手都微微白发。不过普伦雅科夫嘴角却微微的一翘,看着面前那狠狠握着手的上校团长,走过去拍了拍他那因为肌肉绷紧而坚硬的肩膀,很是淡然的说道:“4a1突击步枪,美国人干的?!?br />
    “美国人?”

    可是这个上校团长却看着面前那悬崖边缘,正仰头倒在地上的一群尸体,目光都微微的眯起来。他已经看到了那些尸体上衣衫褴褛的模样,还有那背负着双手都没有解开的悲惨境地,而他也同样看到了那些尸体上穿着的美国联邦制服。微微眯眼,他扭头看着这身边那手中还端着ak突击步枪的士兵们,突然沉默。

    他沉默不代表他不知道,他沉默也不代表他看不明白。而他那依旧紧紧握着的手,还有那狠狠咬着的牙齿,却都已经说明了他心中的愤怒。普伦雅科夫也看出了他那压抑着的模样,却缓缓的朝着后面退了半步,脸色平静的看着他轻声道:“没办法,这是肃反委员会安排的任务,有时候这些都是政治需要?!?br />
    “政治需要?我们屠杀了俘虏,然后被美国人追过来报复?”

    一把马卡洛夫手枪已经在这个上校军官的怀里掏出来,狠狠地扭头看着那身后的政委。他缓缓摇着头,眼睛都是一片赤红,甚至看着这个普伦雅科夫政委,心中的愤怒都让他升起了某种铤而走险的思想。那手指缓缓的放在扳机上,他深深地喘息着:“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你这个苏维埃的叛徒!”

    可是普伦雅科夫那平静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恐惧,他微微的耸了耸肩,看着面前的上校团长,却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可不是叛徒,我只是执行肃反委员会的命令罢了?!彼幕耙艋姑凰低?,就扭头朝着那密林中走去,而看着他那嚣张的模样,这个上校团长咬着牙发出一声怒吼,怒火中烧的脑中刚想要扣动手中的扳机,身后那原本?;ぷ潘木廊此布涮鹆薬k突击步枪的枪托,狠狠地朝着他的后脑勺上砸下来。而普伦雅科夫的声音这才传来:“送他莫斯科,我们的团长同志似乎因为工作劳累,精神出了些问题?!?br />
    p:求月票??!求月票!我现在真的很缺月票嘛跪求大家了对了白银圣歌真的很不错,我推荐啊,大家可以去看看。不一样的dnd模式哦,中土戒灵的金手指,索伦的邪恶就附着在主角的身上,超棒的小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