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吹拂着密林,扬起一片树叶随之飞舞。网秋季已经逐渐在步入晚期,冬天的模样也已经逐步到来??纯茨且丫妓娣缛髀涞氖饕毒椭?,还有不到一个多月的时间,那来自北方的寒流就会卷起漫天的飞雪,让这个世界变成银的模样。

    一队苏联兵正走在这密林当中,身上虽然穿着秋季的军服,可是却抵不住这密林处的幽暗。他们下意识的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手中那步枪也稳稳地端好,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排头兵,端着的ak击步枪上,寒光烁烁的刺刀都已经卡在了槽上,随着他的目光警惕的注视着前方,放在扳机上的手指也微微的松开了少许。

    “似乎一切都很正常?!?br />
    他的脑子中闪过这一句话,带有明显斯拉夫人种面孔的脸上,也微微的松了口气。而转身看着身后那跟着的士兵们,他硕大的蒜头鼻中却忍不住喷出一道轻轻地冷哼,尤其是看着那个面带谨慎之色的年轻人,更是忍不住在心里骂道:“这个莫斯科来的菜鸟,凭什么一来到这就担任班长他明明什么都不懂”

    他手中的ak击步枪握的更紧了几分,他在军队中服役已经过一年,优秀的射击天赋也让他在短时间内就被选拔进入了这个部队,成了加拿大前进岛屿的驻防士兵之一??墒窃谒晌卑喑?,即将荣升为班长的时机那刻,来自莫斯科军校的毕业生却涌到了这个小岛上,硬生生的将他的班长之位给抢走,的确是让他心中升起一阵怒火。

    缓缓地咬了咬牙,他看着周围那微微晃动的灌木丛和大树,那哗啦啦的树冠摩擦声就仿佛隐藏着某种恐怖的生物。在他也曾听闻了半个月前的那场屠杀,他甚至有一个好朋友也在那场屠杀中阵亡,尽管高层辟谣是有美国联邦的部队强攻这座小岛,那些士兵都是英勇抵抗牺牲的劣势,但精明的他却对此嗤之以鼻。

    如果真的是美国人想要强攻这座小岛。那么激烈的开火早就吸引了岛上一个团的全部守军??銮业笔彼乖谟圃盏慕醒猜?,也根本没有听闻什么紧急集合的命令。而事后听闻那些溃逃下来,才待了半天就被直升机紧急送走的那些士兵说,在小岛上的某个地方遇到了恐怖的美国特种部队。下手狠辣而且根本不留情,造成了几乎是屠宰场模样的区域。

    “真希望这个家伙被那群美国人干掉,这样我就能带领部队逃走,甚至能获得普伦雅科夫政委的信任,就算是成为排长也是有可能的”

    走在最前面。这个苏联兵脑中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脸上的惊慌都减轻了不少,甚至那嘴角都带起了一个微笑,显得相当高兴。扭头看着周围的情况,那密林中幽暗的环境也让他忍不住轻轻地咳嗽一声,他多么希望梦想成真,这样对于一个还没上过高等军校的普通列兵来说,简直就是荣耀般的开始。

    可是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错,唯一的一次还是因为风吹动了灌木丛,让身后一个新兵紧张的就端起了ak击步枪就想射击。但却被那名班长伸手拦住。他们尽管都是真枪实弹,保险也已经打开,但一旦是开枪之后,那清脆的枪声就会瞬间传遍周围的空间当中,吸引来数批武装直升机到来,如果是因为紧张而开枪,那么他们去可都会处分的。

    “别担心,已经接近半个月了,或许那群美国人早就已经走了?!?br />
    这个班长拍了拍身后那个苏联兵的肩膀,看着那和自己小不了几岁的稚嫩面孔。他的脸上也是带了坚毅的微笑。扫了眼周围那郁郁葱葱的树林,以及那幽暗的灌木丛深处,他心中也忍不住打了个突,却被他强行压下去。微微咽了口吐沫,他对周围的士兵们笑道:“面对苏维埃母亲的伟大力量,那群资本主义的走狗并不是我们的对手”

    “乌拉”他身旁的士兵们顿时出一声欢呼,可是看他们那有气无力的模样,就知道这个班长的鼓舞并不能起到有效地作用??墒撬约旱故锹獾牡愕阃?,作为军校中走出来的毕业生。初步在这个班组中获得了声望之后,对于他今后的军队旅途可是有着不小的帮助。而他想到刚刚成为代理团长的普伦雅科夫政委,心中更是忍不住给自己打气道:“只要有普伦雅科夫政委在,那么只要好好表现就一定能获得晋升”

    不过他的想法却微微一顿,他的耳中突然出现了某种不和谐的声音。曾经听到的传闻也让他心中猛然一凛,那原本就在手中端着的ak击步枪也立刻举起来,枪托重重的抵在肩膀上,神情极为凝重,目光扫视着周围的森林和灌木丛,口中更是出一声冷喝道:“有情况”

    他身旁的苏联兵立刻都举起了武器,同时隐隐的分散开,各自端着手中的ak击步枪和rpd轻机枪,小心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但是随着那风吹过树林和灌木,枝叶互相摩擦出的微弱声响,并没有其他的异常。他们就静静地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想要寻找可能出现的敌人,但却等了三五分钟,这片树林中还是老样子。

    “班长同志,你这是怎么事难道你在开玩笑吗”

    排头兵的副班长微微皱眉,看着周围并没有现任何异常的情况,脸上带着很是不满的神色??墒撬男闹腥丛缫丫挚嘶?,对这个班长任何不利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是值得高兴的。而他也缓缓地清了清嗓子,很是不满的对那指导员说道:“你看看,指导员同志,我们的班长同志在这么严肃的时刻,还在开玩笑这绝对是红色的思想有问题”

    “安静?!?br />
    可他们的那个班长却忍不住微微皱眉,他早就知道这个副班长对自己不满,可是现在这种场合露出这种嘴脸,却让他觉得恶心。扭头毫不客气的呵斥一声,他手中的ak击步枪依旧紧握,他的耳朵微微倾侧,那声音在他的耳中越的清楚起来,而且是滴答滴答的带有一定节奏感。

    缓缓扭头看着旁边,他的目光瞬间透过十几米的距离,看到了那相当显眼的一处位置上,一个突兀的黑色包裹正放在那。而那滴答滴答的声响,也正是从那包裹的位置处传来,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心中猛然一突,一种不好的感觉也瞬间传遍了他的整个身心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那作为排头兵的副班长却突然离开队伍,朝着那黑色的包裹跑过去。同时他将手中的步枪别在身后,很是高兴的扭头朝着他们说道:“看看那是什么我现了那群美国人留下的计时器,这说明那群美国人在这停留过”

    周围的苏联兵也眼巴巴的看着那个黑色包裹被他们的副班长捡起来,脸上也都带着羡慕的神色,可是他们脸上羡慕的神色也并没有太长时间,那个用手即将接触黑色包裹的副班长,却猛然是如同见到了恶魔一样,嚎叫一声就连滚带爬朝着他们退来,甚至连手中的ak击步枪掉落在那都似乎是不知道。

    “那里,那里有手榴弹”

    这个副班长深深地喘着气,似乎是受到了极大地惊吓。而他的眸子也是瞪大了,看着那周围的密林中,浑身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尤其是随着风吹过来,他更是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对身边的苏联兵大声道:“那是一个定时炸弹”

    他的话顿时引爆了周围苏联兵的反应,而就算是那个心里猜出了少许结果的班长,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吐沫。所有人手中的武器都已经握紧,看着那黑漆漆的包裹,耳边那滴答滴答的声音也似乎是越来越大了。而那个班长微微咬了咬牙,扭头看着旁边那带着惊慌神色的副班长,没有在乎他这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有没有看到引爆时间”

    “引爆时间”

    那个副班长顿时长大了嘴巴,眼睛都已经圆睁起来,脑中那刚才隐约看到的阿拉伯数字,让他的手都在哆嗦,就算是说话都仿佛说不利索了。但是他狠狠地给了自己胸口一拳,借着这胸口传来的疼痛,他惊恐的朝着身后就跑去,同时头也不的对其他人大喊道:“快逃那似乎还有不到三十”

    但是他的声音却没有完全说完,一股轰然的火光就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后那狂暴的声响轰隆隆的就如同晴天霹雳,直接就在这出密林中炸响。而那巨大的火球也随即出现在这树林当中,卷起的冲击波掀起了周围的大树和灌木丛,同时扬起了大片大片的尘土,也带着那一个个还没来得及逃跑的苏联兵,重重的摔在树上和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惊恐的看着那炸弹爆炸的恐怖模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