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一道火光出现在那黑乎乎的包裹当中,似乎是在黑暗中诞生的光明那样,让人的眸子深深地吸引其中,再也无法摆脱那光明。樂文小说可是两耳中却也出现了某种刺痛,这群苏联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火光漫天,强烈的光明占据了他们的视线,彻底将周围的昏暗驱散,也掀起了泥土,掀起了大树,那凶猛的气流也将他们掀起。

    就仿佛是腾云驾雾,这十几名苏联兵全部都因为那急速膨胀的光明而腾飞起来,甚至那已经跑出四五米距离的副班长,也同样因为后背处涌来的巨大力量,而直接惨叫一声就不由自主的朝着前面扑过去??墒撬侨床⒚挥邢硎艿侥呐率且凰恳缓恋幕撼?,因为在他们的面前,根本就是杂乱无章的原始巨木

    这群苏联兵重重的摔在树上,脆弱而柔软的躯体狠狠地撞在那树干上,内脏都仿佛因为那剧烈的震动而受到了巨大伤害,让这些腾空而起的苏联兵大口大口的呕着鲜血,仅仅这一下,显然是内腹受到了重创。而他们还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可是却根本无法有什么动作,全身各处的骨骼都传来了刺痛的抗议,甚至还有几个苏联兵挣扎了几下,就彻底躺在那没了声息,看上去就仿佛是晕死过去。

    承装着烈性的定时炸弹已经被引爆,那狂暴的力量随着那急速膨胀而起的力量,硬生生的撑开了周围的空间。同时这个定时炸弹也引爆了那似乎是遗落在周围的手榴弹,却爆发出了更强的威力,那细碎的破片沿着那狂暴汹涌的冲击波四周,就算是那二十几米外合抱粗细的大树,都已经硬生生的刺进去了深深地一个痕迹。

    “这这是怎么事”

    这个年轻的班长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他的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腹部,他能感觉到肋骨部分似乎是已经断裂,并且那裂掉的肋骨碎片都已经刺入了他的身体当中。尤其是摸着那微微肿胀的皮下肌肉。以及那根本好不疼痛的感受,眉头更是忍不住皱起来。这种伤势说明他内部的创伤很严重。而且嗓子中那是不是涌上来的鲜血,也已经说明他的肺部中都溢进了血液,否则也不会大口大口的吐血。

    深深地喘息一下,他腹部某种异样的感觉却让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动作,也根本无法站起来??墒撬ね房醋胖芪峭际遣畈欢嗟乃樟?,目光却下意识的看向了不远处的那个副班长,他的手不由得狠狠握紧,牙齿也已经如仇恨般的咬紧。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恐怕他们也根本不会贸然接近,也根本不会受到如此众多的伤害

    挣扎的伸手在怀里掏出对讲机,黑乎乎的模样刚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电池和天线零件直接就掉在了地上。刚才的撞击实在是太狠,就算是质量能得到保障的军用物品,也已经被那大树和人体交汇时候的力量所撞得粉碎。有些颓然的咬咬牙,他狠狠地就将手中的对讲机扔到一边,两眼无神的看着那茂密的大树。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但是巨大的直升机旋翼声却瞬间出现在天空上方,透过那树冠的缝隙看着那天上。一架架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都已经来到了他们上方,呼啸着纷纷席卷着那巨大的树冠来摇晃,更是将那秋季中后期已经松软的树叶纷纷卷下来。将那密集的树冠都如同理发了一般,至于下部分树叶还坚挺的在那大小树枝上。

    而一条条滑绳也瞬间在这十几架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的机腹部出现,那已经打开的舱门中,一个个手持ak击步枪的精悍苏联兵正快速的朝着下方进行滑绳降落,当他们双脚落在地面上的时候,纷纷端着步枪就快速的朝着周围涌过去,在这密林之下形成了一个个成小队模式的防御阵地。

    而且那越来越多的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也正在到达这片区域,大量的苏联兵也同样在密林中快速奔跑着,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利器。在这本就不大的小岛上进行奔袭。而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凝重,他们手中的ak击步枪也随时握在手中??醋胖芪У墓嗄敬院褪髁忠餐魃?,甚至当遇到任何可疑的声响。他们都会停下来端着步枪小心地进行原地警戒。

    同时头明敌人已经离开,他们的行动还是慢了一步

    “该死的,怎么事”

    一个有着浓密大胡子的团级军官踩在那松软的泥土上,眯眼看着那前面踩出来的小路,脸上带着相当的愤怒神情。他手中的对讲机中,那一队队士兵都带给了他失望的结果,而对此他的内心的失望也让他忍不住深深地喘息,狠狠地在空气中挥拳,大声的斥骂道:“难道你们这群娘们,就算是一个美国人都没发现吗”

    他的愤怒引起了他下属们的愧疚,而所有的苏联兵都更加细致的搜索着面前的灌木丛和密林,可是李斯特他们早已经到了溶洞当中,就算是他们再搜索又能怎样甚至是当那军犬出现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有帮助的线索,这森林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又没有敌人的特殊气味,军犬的嗅觉也只能依靠这生物的本能,和并不能与人相比的聪慧来进行搜索。

    这些军犬也似乎是嗅到了什么,纷纷汪汪的叫着冲向前方,而那早就已经被踩出来的林间小路上,这群军犬也更为兴奋,让拉着这些狗的士兵都有些难以控制。而周围的苏联兵们也纷纷围过来,一个团的兵力最终搜索到了中心这不到五百米的范围,看到那军犬似乎是相当兴奋的模样,也全部都朝着前面快步走了几下。

    但是一个苏联兵却微微一愣,他向前走着的时候,脚下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还没等他继续向前走,就发现前面那林中小道上,那拉着军犬的友军似乎相当惊恐的喊着什么。轻轻皱了皱眉头,他向前又是走了几步,端着手中的ak击步枪,眼角的余光也发现了一根钢丝,脑中微微一懵,他突然也听到了那远方友军的话,口中忍不住重复道:“有炸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