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阳光照耀在海面上,给这表层海水带来了温暖和舒适,也同样泛起了一片银色的淋漓波光,虽然比不上夜晚那月光的皎洁美丽,也有属于太阳的独特辉煌。秋风挽起了海面的浪花,滚滚的卷起片片水波朝着岸上哗啦啦的刷去,然后再拿悬崖或峭壁下,碎成了无数水花,又重新融入大海中,成了下一波海浪的生力军。

    这里是太平洋沿岸,美好的风光就仿佛是最精湛的油画。尤其是在这冬季即将到来之前的几个月中,经历了春夏秋三季的大自然,也已经展现出了他别样的繁茂。那岸上的树木已经郁郁葱葱,灌木丛上也已经挂了不少浆果,各类鸟儿野兽,也纷纷游走在其中,努力获取迁移的能量,或储备过冬的食材。

    靠近大海的一条河流中也同样如此,一只只肥硕的大马哈鱼正在岸边集结,根据仿佛是写在它们基因中的记忆,脱离大海的掌控,正朝着河流上游努力的游走。这些在太平洋中已经肥硕的大马哈鱼正在洄游,它们要到曾经出生的河流上游中去进行交配,然后产下鱼卵来来培养下一代的大马哈鱼。尽管最终也没有多少幼苗能成功的长成如它们一般壮硕的鱼身,可是每年都在洄游的大马哈鱼,也在让自己的族群保持在能接受的数量当中,不会被那层出不穷的捕猎者所猎杀灭绝。

    它们的身躯上已经出现了淡淡的红色,等到它们彻底进入淡水河中之后,就会越发的鲜红起来。这是物种之间的变化,这群原本的海水鱼能够为了生存而进入淡水河当中,用生与死的考验熟悉了淡水河的生存环境,并且在灰熊和各类捕食者的拦截下,最终进入最适合的河滩进行交配产卵,从而让大马哈鱼这个物种得以保持。而就算是这些已经交配完毕的大马哈鱼,也会因为耗尽了体力而死去,最终身躯腐烂在这淡水河当中。成为淡水河的养料,等来年滋润了那些刚刚破卵出生的幼苗成长。

    但是这群明显数目极多的大马哈鱼,却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原本还在努力摇晃着尾鳍,准备在海水中进入前方的淡水河入口。朝着河流下游或上游行进的鱼群们,已经散乱的开始摇晃起来。同时一个巨大的缺口就出现在这个鱼群当中,让它们就仿佛是组成了一个圆圈,最终留下那圆圈当中的缺口,似乎是在忌惮着什么。偶尔有大马哈鱼脱离队形,也以极快的速度到了那鱼群当中。

    可是那圆圈当中似乎什么都没有,随着秋风吹拂过那海面,卷起了片片浪花,那水底也咕嘟咕嘟的出现了几个微小的气泡。但是还没等几秒钟,那气泡的翻滚也越来越大,一个个气泡就仿佛是珍珠般在海面上炸开。而就在那水面的底下,隐隐约约的黑影也已经出现在眼前,甚至随着那气泡出现的频率,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水面上方浮上来。

    “噗”

    平坦的海面瞬间被破开。无数细碎的水底随着那冲上来的黑影而四散溅开。李斯特那已经发酸的牙腮帮直接将那呼吸器吐掉,抹了把脸上那湿漉漉的海水,直接就张着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而他扭头看着周围那广袤的大海,以及不远处那几百米外的海岸,已经东方尽头郁郁葱葱的山脉,就仿佛是一条巨龙连绵在那的模样,脸上却忍不住带起一个微笑:“看上去,我的想法没错!”

    一声声海水炸开的声响也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一名名海军陆战队成员也同样在海面底下钻出来。他们都是吐出了那呼吸器,深深的呼吸着那带着海腥味的大自然气息。而且看着周围的大海和远方的群山,也纷纷露出一个笑容。在那幽暗沉闷的海底潜水接近二十多分钟,对于他们来说还算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前面就是陆地的方向?看上去我们真的离开了那座小岛!”

    一名海军陆战队成员撩起一把海水,在自己的脸上使劲的揉搓几下。掀开了那潜水护目镜,让自己面部的肌肉彻底受到水的滋润。而他扭头看着面前几百米处,已经能看到的郁郁葱葱的陆地,以及那一直延伸上去,弯弯曲曲的河流,不由得扭头对李斯特大声道:“李斯特队长。前面已经是一条淡水河了!”

    周围的海军陆战队成员们也纷纷兴高采烈的微笑,但是当他们扭头看着反方向时候,眸子都忍不住微微的缩了少许。尤其是看着那天空上还在出现的浓烟,以及大片大片山火爆发的蘑菇云,都是不由得向水下潜了几分距离。毫无疑问,那边那浓烟和蘑菇云所在的区域,就是他们设置陷阱的小岛。

    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也是当初在小岛和陆地上所看到的那片海峡,尽管没有望远镜,可是他们看着那极远处腾空而起的烟雾,实在是过于浓烈。那浓烟就好似一个地标,他们能在这茫茫大海上立刻判断出自己所处的方向,尤其是根据这陆地上连绵的群山,他们也快速的锁定了自己的大体位置。

    看着远方那升腾起来的浓烟,就算是秋风呼啸的吹拂都无法吹散多少,李斯特也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那两枚203mm榴弹炮似乎是将森林也已经引燃,秋季已经逐渐丧失水分的树叶和树枝也是烈焰燃烧时最佳的材料,而看那滚滚浓烟直冲天际几百米的距离,就仿佛是狼烟般的模样,也是有些言不由衷的叹了口气道:“这可真是破坏大自然了?!?br />
    “等等,苏联人的直升机!”

    但李斯特的耳朵微微动了动,他那浮在海面上的身体立刻摇晃,让他的脑袋立刻扭头看向陆地的方向。而就在他的眸子当中,十几个黑点已经出现在那群山的上空,顶着太阳的光线就吵着那小岛的方向飞去。李斯特的脸上已经有了变化,他立刻扭头对着旁边的海军陆战队成员们大声命令道:“下潜隐蔽,所有人跟紧我!”

    周围的士兵们也显然是发现了那苏联人的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直接就伸手拉下脸上的护目镜,咬住旁边的呼吸器重新潜入了那无量般的大海当中。广袤的大海是他们最佳的避难所,尤其是有着全套装备的他们,更是能发挥出远比在陆地上还要高超的机动性能。尤其是随着水下推进器的全员标配,比起一般的陆地载具来说,更加的方便也更加灵活。

    “我们走!”

    小巧粗短的水下推进器就在他们的身边漂浮,李斯特缓缓的划水来到那连接着活动锁的推进器旁边,两手就已经抓住了那左右两根扶手,身子也已经贴在了那推进器上。大拇指缓缓推动前进的指示,尾部推进槽中立刻涌出一道道细碎的气泡,而一股力量也带着他们的身体朝着前方开始拖拽,就仿佛是小型鱼雷那样灵活的向前方的河流入??诖τ稳?。

    但李斯特的身子还是微微的仰着,就好像仰泳一样让目光看向半米外的上空。那米24雌鹿武装运输机就在头顶两百多米飞过去,真的就仿佛是一只巨大的麋鹿那样,让他忍不住对这苏联人的军事杰作感觉到感慨。但他的身子依旧随着水下推进器的作用力,而朝着前方的淡水河游去,突破了两者当中的隔离层,他和他的部队已经进入了陆地的范围当中。

    这里是北美洲,李斯特并不确定究竟是在哪个位置,这时候他对自己没有认真学习六分仪的使用而感到后悔。不过这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到了岸上只要抓住一个苏联兵,经过简单的拷问之后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当然如果是一个性格较为绵软懦弱的加拿大兵,那就能得到更加详细的情报,这对他们这群海军陆战队来说还算是很轻松。

    而他们也沿着这条巨大的淡水河朝着上游潜游过去,四五米深的河流还能让他们完美的潜藏。尤其是身边那成群结队的大马哈鱼洄游潮,更增添了几分潜藏的隐蔽性,他们就这样快速的沿着河流的方向朝着上游进发,两侧的支流河道也逐渐增多起来,才让李斯特伸手下令,朝着岸边靠去。

    “落基山脉?”

    李斯特的脑袋伸出河流,可是他的目光却瞬间看到了东方那还带着皑皑白雪的连绵山脉。那巨大山脉就仿佛是在眼前,尽管事实上极远却庞大的让人震惊,李斯特深深吸了口气,他扭头看着几百米宽阔的河面,也忍不住微微的点了点头:“山脉?河流?森林?”他缓缓道:“真是根据地的好地方?!?br />
    ps:避难所也开始正式建造了,关于大家要求的废土,我也逐步的加快进程。昨天一更的事情,我也无奈我跑步上下班,当做强身健体,然后昨晚实在是太困,给我那傻媳妇说最晚十点钟一定要叫醒我,然后她九点半来我身边一起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天亮了我今天多更新点,全勤奖似乎就这么睡没了,哭了啊,六百块钱呢,气死我了,我那傻媳妇真是气死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