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北部的寒风已经吹来,寒冷的空气已经降下了微微的寒霜,让世界感受到了冬日的临近。落基山脉的顶端,那皑皑白雪也已经越发洁白,犹如一个个寒冰中的白发熟妇,展现着它从恒古到现代的独特魅力。

    极高处的寒流仿佛让空气都凝成了冰霜,但随着太阳上升温度又再度暖,稀稀落落的雪和冰霜融成水,形成了落基山脉两岸数量庞多的溪流湖泊,而这丰富的水资源,也让山川上那成片存在的原始森林,以及生长在其中的小叶灌木等植物越发繁茂,就算是已经濒临寒冬侵袭的晚秋,也郁郁葱葱的犹如盛夏般充满生机。

    这里是最标准的山地丛林地带,连绵的小溪以及河流也将这些山地和森林分割开来,而那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湖泊,也仿佛是珍珠般点缀其中。而那小溪和河流连通着这些湖泊,而湖泊也对水位带来了保障,让这些小溪河流随着山脉的落差而汇聚在一起,成为宽阔的大河一直延伸到太平洋当中。

    连绵的山脉和庞大的原始森林,就算是隐藏十几万人的集团军都相当轻松。这一点对于李斯特来说是毫无疑问的,上岸后已经接近一个半月的时间,隐藏极为良好的他们非但没有发现苏联人或加拿大人的痕迹,反而在这片原始森林当中生活的极好,甚至都在一处背风的山坳处借着树木的遮掩,搭建了几个帐篷,组成了临时的营地。

    原本杂乱着生长着无数灌木的土地上,已经被海军陆战队的成员们用并不娴熟的园丁手艺,用三天的时间完全的清除干净。而且那坑坑洼洼的地上也已经被他们踩的结结实实,甚至还铺上了一层从河岸边捡来的鹅卵石增添硬度。尽管看上去依旧相当简陋,不过也有了营地的模样,起码比那些野外探险或狩猎的宿营来的好很多,起码他们还能悠闲的用木头搭建起一圈篱笆,来防止这落基山脉数量极多的熊类或丛林狼等凶猛的野生动物。

    太阳已经高升在天上。营地内也已经出现了微微的诱人香味,一条条新鲜的大马哈鱼已经被开膛破肚,并且撒入了十足的香料。而那标准的bbq野外大烤炉已经在营地正中架了起来,内中的炭火在熊熊的燃烧着。稍等片刻这些优秀质地的果木碳,就能将那些腌制好的大马哈鱼进行烧烤了。

    几名海军陆战队年轻的小伙子们团团站在那烤炉周围,眼神中也带着不少热切,尤其是看着那炭火已经取之于平稳,便立刻将那耐火的不锈钢钎插入鱼口中。然后缓缓的放在那bbq烤炉上,随着那香料的味道被高温引燃,一股让人唾液都快速分泌的香味顿时传遍了整个营地,让那还在挥舞着工兵铲,将后方那山坳平整着的其他士兵们吸引过来,看着那在炭火上缓缓翻滚的烤鱼,脸上更是多了几分笑意。

    “德克萨斯州的烤肉技术全世界闻名!”

    那正在翻着烤鱼的小伙子脸上带着自豪的笑容,伸手拿过一瓶辣酱直接涂抹在烤鱼的外表上,这种加了糖的烧烤辣酱能让任何烤肉都变得极度美味,而这也是他烧烤的秘密之一。随着那大马哈鱼的外表产生了几分焦色。几乎所有围在这烤炉旁边的海军陆战队成员们,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叫嚷起来。

    而他们的催促也让这个小伙子脸上的自豪越发骄傲,两只手翻滚着一共四只烤鱼,那烤架上还放置着不少烤玉米和香肠,随着他熟练的烧烤技术,几乎没有十几分钟的时间,那大大的餐盘中就已经盛满了易熟的香肠和玉米,以及那四条大马哈鱼。将这个餐盘递给那些已经饥渴难耐的士兵们,他的脸上也微微带了笑容,身后的桌子上还有一块块还带着血丝的牛排。他用夹子轻松地放在那烤架上,随着那滋滋的牛油翻滚,他也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调整了一下炭火的高度。便扭头对身后的士兵们大声笑道:“一会尝尝来自德克萨斯的大块牛肉汉堡,让你们了解什么叫做享受!”

    已经忙活了一上午的士兵们,可没有那么多功夫继续听他的闲扯,纷纷都翻了个白眼快速的吞吃着手中的香肠和玉米,就算是那四条肥硕的大马哈鱼,也已经被这群胃口极大的小伙子们分成了十几份。几分钟的时间就狼吞虎咽的全部报销,还舔着嘴唇看向那还半生不熟的牛排,眼里的饥渴谁都能看得到。

    “还没烤熟,我想你们最好忍耐十几分钟?!?br />
    而正当他们狼吞虎咽的时候,李斯特却带着两个士兵快步在营地外面的灌木丛中走出来,全套的防弹衣和防弹头盔,以及一身带着兜帽的丛林伪装吉利服。李斯特朝着旁边那隐藏在灌木丛中的暗哨摆摆手,便直接朝着那烤炉走过去,拿起两根粗大的猪肉烤肠递给身后的两名士兵,自己也拿了两片面包夹住一根香肠,大口的朝着嘴巴里面塞去,同时对那些脸上带着垂涎模样的小伙子们耸耸肩道:“是你们选择今天吃烧烤的,而事实上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烤肉大师来烤这些东西?!?br />
    “队长,你来晚了,第一波美味的烤鱼已经全部进了这群家伙的肚子?!?br />
    那个还在烧烤炉旁边忙活的士兵,脸上也带起了微笑,稍稍烤了几块嫩玉米递给李斯特和那刚来的两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同时翻着自己烤架上的十几块硕大的牛排,看着那滋滋冒油的模样,也是轻轻地用夹子试探着那娇嫩程度,同时撒了把新墨西哥的极辣香料,对李斯特耸耸肩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或许队长你这次的探查依旧是毫无发现?”

    “基本这附近的地形图已经出来了?!?br />
    点点头,李斯特将最后一截香肠填到嘴巴里,大口的咀嚼着那油水四溅的美味香肠,在怀里掏出一张巴掌大的笔记本,朝着面前一个士兵的怀里扔过去,同时坐在一处木桩制作的椅子上,很是劳累的脱掉身上的吉利服,对那个士兵点头道:“小卡尔,作为军校前几名的优秀毕业生,我想你一定能通过周围山脉和河流的走势,分辨出这里的具体位置?!?br />
    “这里?”那个叫做卡尔的士兵放下手中的小托盘,舌头舔了舔有些油腻的嘴唇,手却轻巧的将那个笔记本打开。上面已经画满了周围的地形图,同时根据山脉连绵的走向,将预期的山脉形状都画出来了少部分。微微皱眉,他却反手在自己上衣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张军用地图,对比着上面的山脉走向,却忍不住轻声道:“是加拿大的大不列颠哥伦比亚???”

    “如果仅仅是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话,那我也已经知道了?!?br />
    口中咀嚼着香肠,李斯特自己挑了块牛排放在餐盘中,大概还四成熟左右,里面的血丝还没有完全烤干净。但今世作为美国联邦的人,他的饮食习惯也已经熟悉了这种半生不熟的肉类,三下两下将肉类填到嘴巴里,看着卡尔那皱着眉头在地图上仔细对比的样子,不由得耸耸肩膀道:“如果是美国联邦,那么西海岸也算得上是繁华一些?!?br />
    “当然,美国联邦的西海岸可不是这片区域一样,至少还有些平坦的地区?!?br />
    卡尔的眉头微微皱起,他似乎是觉得手中这份军事地图有些不正确,又是反手在口袋中掏出了另一份地图,很是确定的对李斯特点点头道:“具体确定了我们是在加拿大境内,而且还得到了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具体信息,我想找到我们的方位其实很简单?!被夯旱目醋诺赝忌系哪瞧匦瓮?,连绵的山脉让他微微一愣:“我记得,队长你曾经说过,被暗潮带着漂泊了接近四个小时?”

    “怎么了?”

    微微皱眉,李斯特也似乎听出了卡尔口中的某种不可思议。而他也凑过去,看着卡尔目光对准了地图上,那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一处区域,目光中也带了某种不敢置信??墒堑彼醋拍堑赝忌?,就在大陆外面的一座群岛,却不由得舔了舔嘴角,语气中也带着某种对于荒诞的可笑:“你是说,我被暗潮带走了几百海里,一直到了夏洛特皇后群岛?”

    但是他看着扭头看着周围的群山,以及那明显的山地落差,却最终放下手中端着的餐盘,扫过那地图上周围标准的具体地点,却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吐沫。他伸手指了指地图西北部的一个点,那是一个宽阔的河湾所在的区域,眉头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里是鲁珀特王子港?”

    不需要周围那些海军陆战队成员们点头,李斯特心中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究竟在哪。他不由得摇摇头,当初老布纳尔耗尽了心思,想要让他到达鲁珀特王子港监视苏联军舰的进出。但现在他却相当轻松地来到了鲁珀特王子港附近的原始森林当中,却再也不需要美国联邦的帮助,或者说是束缚。有着金手指的他,已经开始在这片区域,获得有关于自己的一切帮助,来应付那今后,绝对会出现的核大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