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紧了手中的战术手电,这些海军陆战队的队员们纷纷移动脚步,沿着岩壁的两侧缓缓向前,同时也打开了战术手电的散光,将面前这昏暗的溶洞内部彻底照亮。而刚经历了狭小隧道的他们,看着面前这广阔的巨大空间,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巨大的空间尽管昏暗,但却依旧能看的清清楚楚。五米多的高度倒挂着密密麻麻的钟乳石,凹凸不平的地面上也有一些碎裂的钟乳石。不过空间内部却并不潮湿,反而在某些岩壁上还显得相当干燥。而称呼这里为一个篮球场,似乎也并不实际,因为这处空间就算是三个篮球场排列也不过如此!

    “等等,为什么还是有股味道?”

    一名海军陆战队的成员有些疑惑的皱眉,下意识的用战术手电扫过面前的空间,不由的微微嗅了嗅,看着脚下那一层灰褐色的泥土铺满了地面,却让他直接朝着旁边狠狠吐了口吐沫,有些无奈的开口道:“该死的,这里还是一堆蝙蝠粪!”

    李斯特也用战术手电照射过去,地上满满当当的全部都是灰褐色的土层。轻轻动了动鼻翼,一股浓郁的腐臭气息也顿时出现在他的鼻腔中,甚至直接沿着他的器官直冲脑部神经。他同样朝着旁边吐了口吐沫,点点头也有些头疼:“看上去,如果不把这些蝙蝠粪便清理干净,我们是没有办法在这里驻扎了?!?br />
    那些灰褐色的土层毫无疑问就是蝙蝠粪便,尽管在李斯特的记忆中,这些东西似乎是一味中药,现在却只是一堆废物垃圾。当然李斯特也没有多少印象,究竟能用这东西治疗什么病症,但闻着那腐臭的气味,估计也没有几个敢尝试用这些东西来治病了。

    缓缓呼出一口气,卡尔也忍不住捏了捏鼻腔,让那股酸腐的气息逐渐平淡下来。而他扭头看着这溶洞当中的岩壁。眉头也是微微皱起,用那光柱扫着周围的岩层,不由得点头道:“必须要将这些蝙蝠粪清理干净,否则会污染我们的生活区域?!倍倭硕?。他还是皱眉道:“空气流通性较差,我们也需要一个通风口?!?br />
    “通风口?不会就只有我们身后的这条隧道吧?”

    李斯特微微皱眉,鼻息间出现的腐臭味道,尽管是说明这溶洞内的蝙蝠粪堆积极多,可是也说明了溶洞内的通风状况。根本就是相当恶化。手中的战术手电扫着周围的岩壁,李斯特对着身后的海军陆战队们打了个手势,沉声道:“找找看,或许这里面还有其他的隧道?!?br />
    任何一个地下工事,对于通风口的要求都极为苛刻。毕竟氧气是人类生存最关键的一项,如果没有氧气随风流通,那么工事内沉积的二氧化碳就会让人心情压抑,甚至是因为高浓度的二氧化碳而感觉到窒息,别说是工作或战斗,就算是生存都成问题。

    尤其是现代作战手段当中??捎涤卸酒庖谎∠?。一旦李斯特的敌人丧心病狂的对他们使用毒气弹,在这流通性极差的溶洞中,几乎造成的威力是百分百的爆发。而想想前世美国在越南,苏联在阿富汗的所作所为,都是毫不顾忌的使用毒气弹,别说是这已经持续了两百多年,早已经丧心病狂的两大军事集团了!

    “明白,这么大的溶洞,肯定不会只有一条隧道?!?br />
    卡尔点点头,立刻点了身后的士兵们做了个战术手势。他们立刻就提着自己的武器,快步的朝着前方的溶洞内部走去。同时他们相当仔细的扫着周围的岩壁,就算是脚下和头顶都用战术手电一一扫过,很是认真的贯彻着李斯特的命令。

    而他们也不是漫无目的的散开。纷纷都两人一组,并且这些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都隐隐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获得身边另外两组的帮助。这是他们经过长时间的军事训练后,形成的本能反应,但在李斯特眼中看来。却也是忍不住点点头,翘着嘴角微微感慨道:“这些家伙,如果在经过战场的考验,那么比起那些安克雷奇的普通步兵来说,也不逞多让了?!?br />
    安克雷奇防线的美国联邦步兵,根据李斯特的了解,也同样是由精锐作为中流砥柱,驻守各个关键要点,以及后方预备队为主。而那些并不重要的区域,或是大规模作战的后续波次,全部由那些训练了几个月的新兵作为补充力量,硬生生的填充在安克雷奇的防线当中。

    毕竟美国联邦现在属于是两线作战,墨西哥地区的治安战还在持续,阿拉斯加州的局势又如此恶化,除了临时大规模征召国内退役军人,以及符合参军标准的年轻人,几乎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面对安克雷奇防线庞大而又人员紧缺的事实。毕竟在临近前线的防御区域进行训练,比起大后方那严格的军事训练来说,也要进步快得多。

    但这群海军陆战队的成员们,本身就是前世游戏中,属于海军进行登陆作战,或是海岛作战的精英部队。尽管他们的武器和装备,或许比不上正统的美国陆军,可是坚韧的作战风格以及强悍的士气,却早已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太平洋岛礁、越战的雨林、伊拉克的沙漠中展现无遗,他们本就是超出寻常部队的精锐!

    “李斯特队长,发现一处隧道,似乎有风再吹!”

    就在左侧溶洞内部,两名正端着武器和战术手电的海军陆战队小伙子们,却有些惊喜的发现了前方岩壁上,那被蝙蝠粪遮掩了小部分的区域中,一个大约半米左右的岩缝正裂在那,走过去他们甚至还能感觉到微微的风吹过他们的脸上,带起那蝙蝠粪的腐臭味,让他们更加难受的捂住鼻子,却扭头对李斯特招了招手道:“这里应该是通往外界的一个通风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