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声音带着惊喜,就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令人震惊的宝藏那样。而一个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也反手掏出了背后的工兵铲,使劲在那缝隙的地步挖了几下。那缝隙当中到处都是蝙蝠粪,还不知道积攒了几百年几千年,几乎就如同土层那样厚重,随着他那两臂的发力,才快速的将那已经遮掩了大半的缝隙挖开。

    一股细微的风也似乎因为那挖开的缝隙而出现,卷起周围那挖开的蝙蝠粪便,顿时将那浓郁的腐臭味道散发起来。周围凑过来的海军陆战队成员们,都有些难以忍受这堆积了千年历史的蝙蝠粪便,捂着鼻子向后退了三四步才缓过来,狠狠地朝着旁边吐了几口吐沫,才低声暗骂着显示对那蝙蝠的憎恨。

    “通风口?没错,这个岩缝果然有气流通过!”

    作为军校高材生毕业的卡尔,也快步的走过来,毫不避讳的蹲在那岩缝面前,根本就不在乎那浓郁的几乎要让普通人呕吐出来的腐臭味。手中拿着战术手电,他朝着岩缝里面照了照,同时伸过头去注视着里面的空间,过了好一会才将脑袋缩来,有些犹豫的对身后走过来的李斯特道:“的确是个通风口,但通风隧道实在是太小了?!?br />
    “太小了?让我看看!”

    李斯特的眉头也是忍不住皱起来,他看着这半米左右的岩缝,缓缓地向前侧了侧脚步,斜插在卡尔面前,手中的战术手电也同样对准了那岩缝,仔细观察着那几乎只能有一个脑袋大小的隧道,那皱起的眉头却越发的成了一个川字:“看上去连一个足球都塞不进去?!?br />
    那岩缝看上去有半米左右的宽度,高度也有接近两米,但里面的隧道空间却只有不到足球那么大?;夯旱厣旃秩?,还似乎能感觉到有一股轻柔的风拂过,这说明的确是连接着外面的一个通风口。但李斯特的眉毛却已经越发的皱起,很是遗憾的对卡尔问道:“难道没有办法继续扩大一些吗?”

    “等等。扩大?”

    还蹲在一旁,脸上同样带着遗憾的卡尔却微微一愣。他下意识的低头看着脚下那用工兵铲挖出的蝙蝠粪便,却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直接掏出了工兵铲就对着那岩缝当中轻轻地试探性的戳了一下。随着那工兵铲锋利的边沿直接没入那看似如岩壁般的土层中,卡尔的眉头都舒展开来,忍不住自嘲的摇头道:“这根本不是岩壁!”

    他手中的工兵铲缓缓拔出来,那锋利的铲沿前方还带着寒光,而就在周围那群士兵们不解的目光中??ǘ戳奖塾昧?,狠狠地重新刺入那岩壁的土层中。那经过打磨,都能当斧头使用的工兵铲轻松刺入那岩壁的土层里面,整张铲面都刺进去了大半,而随着他使劲一翘,那浓郁的腐臭味顿时出现在他的鼻孔中。

    “这是那堆蝙蝠粪?但这怎么可能!”

    身后一名海军陆战队的成员也是面露疑惑,顾不得那刺鼻的酸腐气息,也同样反手掏出自己的工兵铲,在那岩缝中狠狠刺过去。毫无意外,他那同样锋利的工兵铲也直接刺穿了那看似如岩石一样颜色的土层。随着他的力气又是崩落下一大块来,让他惊讶的瞪起眼睛道:“这些土层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那些黏糊糊的蝙蝠粪!”

    “没错,这的确是蝙蝠粪?!?br />
    但李斯特却缓缓地开口,端着战术手电的手也仔细的照射到那因为工兵铲而崩落在地上的蝙蝠粪便,眉头却微微的皱紧。但看着那几乎被挖下来两大块的岩壁缝隙,李斯特扭头扫了眼周围那地上沉积的蝙蝠粪便,嘴角却翘起一丝微笑道:“不过这些蝙蝠粪,之所以是这种颜色,估计是已经堆积了几百年的缘故?!?br />
    这很好推算。因为这处溶洞本来就应该是属于那群蝙蝠的家园。而这个溶洞中的蝙蝠群落,都不知道已经经历了多少代,似乎从遥远的古代,连印第安人也刚刚诞生文明的时候。这些蝙蝠的祖先就已经在这里繁衍生息了不知道多少年。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蝙蝠的粪便以及死去的蝙蝠堆积在这土层中,或是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就已经日积月累的越来越多,最终都随着风化的作用而形成了如岩石般的模样,也不得不感慨大自然的神奇。现在被李斯特他们用工兵铲挖下去。那脆弱的蝙蝠粪便的本质就暴露无遗,尽管如岩石般呈现暗色,但内里却相当酥软,没有半分坚硬的模样。

    “按照这个岩壁的走势,或许我们能挖开一条通往斜上方的通道!”

    卡尔手中的工兵铲挥舞的更加勤快,那锋利的铲沿每一次用力,都会出现一大块干燥的蝙蝠粪崩落下来,而他几乎也没有几分钟的时间,就顺着那岩缝的原本模样,直接向里面挖出了接近半米的一条隧道。不过还在挖掘着的卡尔却朝着外面退了两步,捂着鼻子使劲的干咳两声,脸色相当难看的说道:“该死的,里面的气味简直能将人折磨疯掉!”

    周围的海军陆战队成员们,脸上也相当的怪异,就算是他们在岩缝外面,也能感觉到一股犹如化肥般的腐臭气息。这毫无疑问是沉淀了几百年数千年的蝙蝠粪便,那股味道让他们闻上去,胃里都已经翻江倒海,忍不住更是下意识的退了几步,任凭是谁都不想继续在那恶臭中进行工作。

    “这里的氧气质量,使用防毒面具估计会造成缺氧?!?br />
    微微皱眉,李斯特对于这散发着恶臭的隧道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是将手中的温切斯特背在身后,反手掏出属于他的工兵铲走过去,使劲将那岩缝中的蝙蝠粪继续清理着,同时扭头对身后的那些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们道:“每个人挖掘十分钟,依次轮换,或许我们能在半个小时以内,将这个岩缝彻底挖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