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架f15鹰式战斗机的速度极快,那符合空气力学的优美曲线,就如同真正的战鹰那样翱翔着划过蓝天白云。它正席卷着属于风暴的力量,呼啸着朝着远方飞去,但是看那极速飞行的模样,非但没有往常那灵巧精美的模样,就算是直线飞行都带着几分慌张。

    事实上它真的是相当的慌张,里面的战机飞行员已经极度惶恐,只是咬紧了牙,用他以往的经验做出细微的战术规避动作。因为就在这架f15战斗机的后方上空处,两架苏制米格25战斗机已经穿透了那云层的遮掩,如发现猎物般呼啸着俯冲下来,而目标就是那前下方的f15战斗机!

    主机和僚机呼啸着俯冲下来,那凶猛的模样和最刁钻的角度,简直就是教科般标准的进攻姿态。作为苏维埃目前最先进的高空高速截击机,米格25战斗机的速度已经超过了3马赫,当采取如此近距离俯冲,展开狗斗的时候,已经注定了面前那架f15战斗机的败亡。

    两架米格25战斗机毫不留情的在五百米内发射导弹,四枚aa6空空导弹爆出团团尾焰,以汹涌澎湃的力量直冲面前的那架f15战斗机而去。尽管那技术精湛的美国机师扛着过载压力,努力进行规避动作,但随着那越来越近的空空导弹而越来越显得徒劳苍白。

    四枚aa6红外空空导弹轻松地追上了那f15战斗机的尾巴,随着那爆开的外壳,狂暴的力量瞬间将那近在咫尺的机身也席卷进去。而更加庞大的烈焰也随着那战斗机的爆炸而出现,在天空中轰然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结束了?”

    微微眯眼,李斯特昂头看着那天空上方蓦然爆发出来的一道烈焰,随着那两架米格25战斗机潇洒的拉升高度,无数碎裂的零件和烈焰就仿佛是暴雨般在天上淋下来。尽管李斯特对美国联邦没什么好感,但看着那爆炸的f15战斗机,还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咬牙怒声道:“这可真令人不高兴?!?br />
    “那是。f15战斗机?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卡尔也在那隧道中爬了出来,站在李斯特身后,同样抬头看到了那已经凌空爆开的战斗机,还有那两架米格25战斗机潇洒离开的模样。眉头却忍不住皱起,沉声疑惑道:“这里是加拿大的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美国联邦的战斗机可以说是过界了?!?br />
    这个冷战阴霾笼罩了接近两个世纪的世界中,国界之间的飞跃或误入几乎不可能。尤其是互相都深深忌惮的两大集团,以及那完全就准备投靠苏联的加拿大??啥耘员叩拿拦钫飧銮看蟮牧诰?,抱有深深地恶意。

    但这也不是加拿大空军敢直接将美国联邦的战斗机击落的原因,美国联邦惊讶于加拿大倒向苏维埃,而加拿大又何不是惊恐身边的美国联邦?卡尔微微咬了咬牙,看着那已经消失在云层中的两架米格25战斗机,扭头对李斯特皱眉道:“这不对劲!”

    “的确不对劲,美国联邦的飞机不可能飞跃凌空强闯加拿大?!?br />
    微微眯眼,李斯特看着那逐渐散开也在泯灭的火球,无数的细碎零件和那战斗机大体的轮廓,正快速的在数千米的高空上掉落下来。但李斯特眸子中的数据流却转瞬间继续爆发。因为他也已经发现了那冲云层的两架米格25战斗机,竟然又重新俯冲下来,让他下意识的一握拳,紧紧地皱眉道:“怎么事,那两架战斗机又来了?”

    “降落???是那个美国联邦的飞行机师!”

    在身后掏出军事望远镜的卡尔,看着天空上方那一朵张开的小黑点,眉头却紧紧地皱起来,他同样看着那周围来盘旋着的苏制米格25战斗机,却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扭头对李斯特急声道:“那个飞行机师。似乎是朝着我们这边来了!”

    就在天空上方,弹射座椅已经和那飞行机师脱离,而就在这飞行机师的身后,巨大的降落伞也已经整个张开。随着他下坠的速度缓缓的朝着李斯特他们所在的山脉当中降落。这是飞行员最后的求生希望,在数千米的高空处,也就仅仅只有这兜住空气的巨大降落伞,才能让那强大的地心引力而产生阻力。

    而那两架只有空空导弹,却没有装备机炮的米格25战斗机,在这两千多米的高度处低速飞行。也已经产生了强烈的晃动。它们本就是作为万米高空处进行空空作战的截击机,低空低速根本不是他们的优势,仅仅待了两三分钟,就直接拉高了自己的高度,喷出猛烈的尾焰而重新归了那天空上的云层之中。

    “这真是有些倒霉,那群苏联人或加拿大人估计要搜寻这片山区了?!?br />
    李斯特抬头看着那几乎是直直朝着他们所在的这片山脉降落,而且估算距离不足一千多米范围的美国联邦飞行员,嘴角却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但是他握了握拳头,扭头就对卡尔道:“带人临时营地,将重要物品全部搬运到这?!倍倭硕?,李斯特看着那逐渐落在面前那森林上空几百米的飞行员,也是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道:“也不能见死不救??!”

    “明白!”卡尔没有任何异议,扭头转身就朝着身后的那岩壁缝隙重新走了下去,而随着那溶洞内部几声隐隐的命令声,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在那李斯特左手边五百多米的山腰处,那还满是被火箭弹爆炸而染得焦黑的洞口方向,卡尔就带着十名海军陆战的的士兵们出现在那,各自端着武器小心翼翼的探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便朝着他们原本的临时营地快速走去。

    “玛德,如果发现了那个家伙,我肯定会狠狠地****!”

    但李斯特看着那已经消失在茂密森林中的降落伞,他依旧能估算到那个美国联邦飞行员迫降的方位?;故腔夯旱耐鲁鲆豢谄?,直接就钻了那溶洞之中,看着那还在等待的其余十名海军陆战队们,咬牙大声道:“任务来了,都准备好,我们要去迎接一位,将我们的计划全部打乱的客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