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落基山脉的西侧,在这片复杂的山地中一个半月的时间,李斯特和他的海军陆战队们,可不只是搭建了一个临时营地。反而都分散开来,将这片复杂的山地环境简单的探测一遍,并且大致的划分了各个山脉间的起伏,以及那浓密的原始森林分布。

    如果说这片原始森林和落基山脉,属于是加拿大人神圣的领土,那么隐藏在其中的李斯特他们,则是对这片加拿大人的神圣领土,最为熟悉的人。他们早已经用铅笔画出了周围的地形图,甚至对周围易于隐蔽的区域和制高点也已经标注出来,如果那群加拿大人或苏联人出现在这片森林,主场作战的优势还不一定属于是谁!

    他们都是精锐的海军陆战队,在深入了解这片地形之后,比起那些懦弱的加拿大步兵来说,可不是强的一点半点。就算是面对那些精锐的苏联兵,这些海军陆战队的英勇小伙子们,也同样能让任何敌人,在这幽深的原始森林中遭遇迎头痛击!

    对此李斯特相当自信,就算这群海军陆战队的成员们,都是刚刚在军校和新兵训练营中走出来的新兵,但那又怎么样?学会了基本战术动作,学会了三点一线开枪,学会了相互配合掩护的他们,一样是最致命的刽子手。

    快速的在这密林中前行,他们就仿佛是在这林中生活的???,几乎用最短的时间内,就已经翻过了一座山坡,来到了一处原始森林的边缘地带。而一名海军陆战队看着前方,也端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扭头对李斯特道:“李斯特队长,那个降落伞就在前面!”

    “嗯,我看到了?!?br />
    轻轻地点了点头,李斯特的眸子也已经看到了那前方的一切。微微的舔了舔嘴角,他看着那原始森林的边缘处,一颗十几米高的原始巨木上,那淡蓝色的降落伞似乎被树冠缠住。一根根白色的绳索也被树杈挂住,忍不住轻声笑道:“看上去,我们的客人似乎遇上了麻烦?!?br />
    伞降在林地或山地当中,危险度极高。除非是特别重要的任务,就算是专业的伞兵都不愿意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进行伞降。尽管那名美国联邦的飞行员技术精湛,运气也极好的使用弹射座椅逃生成功,可在这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却被巨树挂住了降落伞。摇摇晃晃的在树杈间怎么也挣脱不下来。

    “我们去帮帮那个可怜的家伙?!?br />
    李斯特狠狠朝着旁边吐了口吐沫,抬起手臂看着上面的时间,便伸手对着后面的十名海军陆战队成员们打了个手势。而他身后的士兵们,则立刻端着自己的武器越过他的身侧,快步朝着那悬挂着降落伞的大树包抄过去,隐隐的形成了一个半圆。

    但所有人来到那颗大树一侧,脸上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尤其是看着那摇晃逐渐停止的降落伞绳索,却都是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旁边的李斯特。而一名海军陆战队向前走了几米,看着头顶四五米处那已经停止挣扎的美国联邦飞行员。不由得皱眉道:“他死了?”

    “或许这只是一种伪装?!?br />
    嘴角微微的翘起一丝微笑,李斯特却很显眼的识破了这种把戏,反手将温切斯特挂在后背,手中却多了一把m1911半自动手枪。他看着那耷拉着脑袋,就仿佛是在迫降中遇到了致命事故般的飞行员,嗓音也稍稍提高了一些,大声道:“你自己下来,还是我们来帮你呢?”

    李斯特的眸子看着那大树上,那个挂着的飞行员还在耷拉着脑袋,摇摇晃晃的似乎是在随风飘动?;夯旱厮柿怂始?。李斯特看着那没有丝毫应的飞行员,手中的m1911半自动手枪却已经向上举起来,淡淡的点头道:“那群苏联人和加拿大人,可随时都会过来。如果到时候我们无法解救你下来,那就只能让你永远挂在上面了?!?br />
    他的话沉默片刻,周围的海军陆战队小伙子们,也已经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就对准了那还在树上悬挂着的美国联邦飞行员。但依旧是一片沉闷,那树上的飞行员也有依旧呆呆的随风摇晃。就如同真的死去。

    “好吧,我们之间还是没有信任的?!?br />
    撇了撇嘴,李斯特手中的m1911半自动手枪却放下,伸手就仿佛是在怀里掏着什么一样,目光也随着脑袋而注视着周围,口中只是有些无奈的道:“虽然开枪能吸引那群苏联人和加拿大人的注意力,但幸好我还是有消音器的?!?br />
    他手中的动作轻柔而缓慢,就仿佛是在真的更换消音器那样,但事实上他手中却只是虚握,那枪口前面连根毛都没有??赡峭范ニ奈迕状?,气急败坏的声音却最终忍不住出现,原本那如同死尸般的飞行员也已经睁开了眼,继续挣扎着同时朝着下方骂道:“该死的,你究竟是谁?别和我说美国联邦,我不相信加拿大的境内还有我们的特种部队存在!”

    一边满是恶意的说着,这个飞行员一边在腿部掏出一把匕首,轻巧的将那绳索隔断,整个人就顺着那大树滑下来。但他站在地上,看着李斯特手中那根本没有任何东西的m1911半自动手枪,也是深深吸了口气,朝着旁边吐了口吐沫点头道:“这可真有趣?!?br />
    “好了我尊敬的机师先生,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那苏联人和加拿大人的直升机到来之前,转移到我们的临时基地中去?!?br />
    将那把m1911半自动手枪重新插枪套中,李斯特看着这个满脸都是愤怒的飞行员,嘴角却忍不住翘起一丝微笑。反手将背后的温切斯特端在手中,他微微的耸了耸肩,就直接走在了前面,同时淡淡的开口道:“如果我是你,就将那把手枪收起来?!倍倭硕?,李斯特扭头看着那个面露惊慌的飞行员,微笑着轻轻点头:“我是这只部队的队长,李斯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