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般的人物在美国联邦中很盛行,一旦有一个英雄出现在他们的身边,极快的舆论传播速度,就会让这个人物的名气快速扩散。尤其是经历过两三场英雄般的事件之后,这个英雄般的人物就会迅速传播到所有人的耳中,甚至也成为了某些人敬仰的对象。

    就好比在美国联邦的军队中,李斯特的名声完全可以比拟某些高级指挥官的声望。而当出现某些战场困境的时候,李斯特的名声也足够接手中层指挥权,甚至是直接喝令基层部队听从他的指挥,还不会引起基层部队反感,反而会升起无限的希望。

    原本脸上还带着不耐烦和深深怀疑的美国联邦飞行员,当听到了李斯特的名字之后,就下意识的停下了口中准备嘲讽的语句,尤其是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斯特那全副武装的模样,突然间就点点头,掏出自己的m1911半自动手枪,有些迟疑的问道:“你就是,那个在墨西哥战场杀俘,然后被军事法庭要求强制退役的家伙?”

    “如果你认为我是,那我就是,但我不认为当时我的手法错了,当时我的选择很正确?!?br />
    微微在鼻腔中哼出一口气,李斯特返身就朝着那浓郁的密林中走去,听到身后这个美国联邦飞行员的问题,他的脸上也微微抽搐一下?;邮殖派肀吣欠稚⒖吹暮>秸蕉映稍泵谴蛄烁鍪质?,而他却缓缓站定,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淡淡道:“时间紧迫,最好跟上?!?br />
    没有继续在意这个飞行员,李斯特便直接朝着前方的密林中快速走去,而他身边的海军陆战队们也各自端着武器,小心翼翼的分散在周围,谨慎而灵巧的跟上了李斯特的身影。就算有人路过了这个飞行员的身侧,也没有多说什么,就仿佛是当他不存在那样。

    “真是”

    这个飞行员舔了舔嘴唇??醋潘侵鸾コ派种凶呷サ纳碛?,也是狠狠地咬了咬牙,将想要骂出来的话吞下肚子,两腿迈步也快速的跟上了他们的尾巴。而他看着前面李斯特的身影?;故强觳阶飞先?,略有气喘的对他说道:“我的代号是句号,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还是希望尽快找到去美国联邦的密道?!?br />
    “句号?这个名字可真奇怪,难道你们家族喜欢数学?”

    快步向前。李斯特倒是没有多做什么战术动作,可是他的眸子却警惕的扫着面前,就算是走动间那耳朵也微微的摇晃。身体已经强化,他的视觉和听觉极为敏锐,加上那恐怖的第六感,就算是有敌人埋伏在面前,李斯特也能隐隐的察觉到。

    一边伸手拨开面前的茂密灌木,李斯特扭头看着身后紧紧跟着的飞行员,脸上却对这明显是虚假的代号表示嘲讽:“难道作为美国联邦的飞行员,你还有什么特殊的任务。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能暴露?”

    这个自称为句号的飞行员脸上微微露出不快,可是也隐忍着没有强行发火,不知道是威慑于李斯特的名声,还是因为自己落难在这片陌生的原始森林当中,还是轻轻地咳嗽一声,对面前的李斯特轻声提醒道:“李斯特先生,我想您也曾经作为精锐部队服役过,我们有些任务并不能随便打听?!?br />
    “哦,当然,特殊任务?!?br />
    点点头。李斯特毫不在乎的继续向前走,说实话这个叫做句号的飞行员,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不是看在美国联邦,这个他曾经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国家?;褂心敲匆凰抗夷畹幕?,早就下令全体隐藏,避免被苏联人或加拿大人发现了。

    一架战斗机入侵自己的领空,而且还被击落爆炸,飞行员跳伞逃生,这简直就是最悬疑的电影情节。而按照电影中的套路?;蛘咚凳钦5奶讲橥揪?,就是派出大量的轻步兵搜索这片区域,同时派遣大量直升机不间断的巡逻,辅助地面步兵的搜查。

    “等等,安静!”

    但他们还在行进过程中,李斯特却瞬间举起左手,同时他的温切斯特霰弹枪也已经夹在了右臂腋下。微微皱眉,李斯特缓缓地抬头看着天上,而过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才有一架直升机呼啸着在树冠顶端的空中飞过,只是看那飞行的方向,赫然就是旁边这个句号机师伞降的那片原始森林!

    那巨大的淡蓝色降落伞还挂在树冠上,只要在天上一眼就能看到这突兀的颜色。而这降落伞就好比是一个显眼的参照物,只要依靠降落伞为中心,画出一个区域来,那数量庞大的加拿大人或苏联人,恐怕就能将这片山脉牢牢地封锁住,就算是苍蝇都飞不出去一只。

    而作为美国联邦的精锐机师,堪称是顶级飞行员的句号,也同样明白这个道理。尤其是看着那飞过去的苏联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脸色顿时一变,又是紧跟了几步,在李斯特身后急促的说道:“不是开玩笑,我真的必须要,尽快到美国联邦!”

    “开玩笑?不不不,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br />
    走在前面的李斯特已经看到了那溶洞入口,心中也稍稍安定了一下,但他扭头看着身后的句号,脸上却也露出了淡淡的嘲讽:“因为某些原因我来到了这里,顺手解救了一些被苏联人俘虏的美国士兵,如果你认为我是在这片区域执行特种作战,那或许就是你多想了?!?br />
    缓缓站定,李斯特抬头看着那被火箭弹轰炸过后的溶洞入口,周围还残留着一片燃烧过后的灰烬,一股淡淡的焦臭味也在鼻息间传来,语气也带了几分萧索,只是淡淡的开口道:“这就是我们的营地,一个肮脏的蝙蝠洞窟?!?br />
    李斯特的眉头微微皱起,手中的温切斯特却对准了身后那茂密的丛林深处,缓缓地舔了舔嘴唇,尽管他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他的语气也已经带起了几分严肃:“我们的运气还真不算是太好,那群苏联兵已经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