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特的眸子微微眯起,淡淡的数据流已经出现在他的眼眶之中,并且随着他凝视面前那溶洞隧道的弯曲,而隐隐的溢出来。这种几乎不能出现在现实世界的现象,也已经在李斯特的身上出现,这是他金手指所带来的能力。

    他能感应到这溶洞隧道,二十几米外的弯弯曲曲的入口处,大约十几个苏联兵已经端着他们的akm突击步枪,将这个洞口团团围住。李斯特微微眯眼,左手也缓缓的举起来,同时微微侧头,对身后走过来的卡尔轻声问道:“我们被发现了?”

    “或许是之前被苏联人的直升机看到,他们顺着火箭弹的爆炸痕迹过来的?!?br />
    怀里抱着m4a1突击步枪,卡尔弯着腰快步来到李斯特身边,将步枪抵在肩膀上,黑洞洞的枪口也对准那隧道之中,沉声道:“但他们不可能深入进来,落基山脉的死亡溶洞,可是相当出名的?!倍倭硕?,他的眉头却微微皱起:“有些奇怪?!?br />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那溶洞隧道中就已经传来了索索的声响,那是皮靴踩在那一层蝙蝠粪上出现的声响,就好像是在烂泥中行走,每一步都有着细微的声音。而卡尔的眉头紧紧皱起,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几分:“怎么可能,他们竟然真的进来了!”

    “该死的!这群苏联人难道有预知的能力吗?我究竟去哪都能察觉的到!”

    代号为句号的飞行员已经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隧道拐弯处出现的隐隐灯光,手中的半自动手枪也已经紧紧握起,向前跨了一步,深深的喘息着,咬着牙就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压着嗓子怒声道:“英克雷可从来都没有懦夫,就算我战死了,那么我的家人也能享受到良好的精英教育,他们以为我真的畏惧死亡吗?”

    他的脸上已经带起了隐隐的怒容。绝望中也带着一丝挣扎,他站起来就想要朝着那隧道从过去,可是肩膀却被身旁的卡尔一把手按住,让他重新蹲在溶洞口的一侧。而卡尔的眉头也紧紧皱起。扭头看了眼旁边的李斯特,话中却是有所指:“他们不可能知道我们在这?!?br />
    “除非,他们有定位的工具?!?br />
    微微眯眼,李斯特的脑海中却突然想起,自己层解救过的那个英克雷间谍。虽然在阿德默勒尔蒂岛的忆让他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但他还是扭头看着句号,伸出手来对着他说道:“是英克雷的通讯仪?!?br />
    阿德默勒尔蒂岛上的经历,已经让李斯特明白,这个简化版的哔哔小子,可依旧能被信号追踪。尤其是当这个简化版哔哔小子开启时,一旦进行通讯,就会瞬间被外界早有准备的搜索部队所确定位置,如果这个句号的通讯仪被定位,那么就能解释的通为什么苏联人直接就毫不犹豫的,朝着这溶洞内部开始搜查过来!

    而李斯特的眸子也是微微的眯起。他的耳朵也缓缓的动了动,手中的温切斯特霰弹枪也已经对准了那拐弯处的隧道??墒撬疵挥锌鄱饣?,脸色有些难堪的缓缓道:“句号先生,我想英克雷的通讯仪,已经将我们的位置暴露了?!?br />
    李斯特的神情相当凝重,左手缓缓朝着旁边的几名海军陆战队的士兵打了个手势,而随着那方向的指引,两名士兵立刻心领神会,端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朝着那另一侧的溶洞岩缝快步走过去。

    就在那边也有一处溶洞的开口,而且那隐藏在悬崖处的洞口。几乎就是一个现成的机枪碉堡射击口。一旦那群苏联兵误以为就只有这一条溶洞入口,全部集中在那山腰处的时候,两把m4a1突击步枪的交替火力,足够让一个排的部队都损失惨重!

    “不不可能。英克雷的通讯仪怎么可能被定位?”

    但句号的脸色却也极为难看,下意识的掏出了自己手中的小巧的英克雷通讯仪,看着那上面没有丝毫信号的屏幕,正散发着微微的亮光,脸上的神情越发的低沉。曾经接受过英克雷精英教育的他,也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忍不住咬牙道:“这真是该死的?!?br />
    英克雷的通讯仪尽管采用的是真空管设计,粗糙的几乎没有任何智能程序,操作也极为落后和简陋,将实用性做到了极致,可也不代表这个通讯仪无法被定位和发现。他快速的将这个通讯仪关闭,同时将其中的一个信号传输器硬生生的掰下来,那黑下去的显示屏也让他抬起头对李斯特咬牙道:“虽然有点晚,但现在应该解决了!”

    “的确是有点晚,不过情况已经超出了掌控范围?!?br />
    微微咬牙,李斯特的眸子却瞬间对准了那隧道口处,原本那隐隐的亮光却随着那定位仪的关闭而消失,隐隐两声独特的弹舌音也在这隧道中出现,那原本进来探查的苏联兵就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快速的朝着外面奔跑过去,根本就没有了半分继续探查的模样。

    而李斯特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他扭头看着同样脸色难堪的卡尔,他们都已经明白,自己的方位已经彻底被那群苏联人所发现。深深地喘息一口气,李斯特扭头看着那同样脸色阴沉的句号,不由得眯眼道:“你真的是英克雷出来的精锐,而不是刚加入部队的新兵?”

    原本这群苏联人还没有确定,是否有人在这溶洞当中,可随着信号的突然中断,这就好比掩耳盗铃或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根本就是最愚蠢的举动。那个英克雷的飞行员句号,脸色也顿时也极为涨红起来,尤其是听着那隧道外面传来的呼喝声,眼中更是多了几分惶恐不安。

    “知道我们之前是怎么和这群苏联人打交道的吗?”

    看着这个句号脸上的惶恐和绝望,李斯特眼中也是多了几分嘲讽,他对于英克雷的人本就没有多少好感,就算是有着美国联邦的这微薄的关系也是一样?;夯赫酒鹄?,他却深深地吸了口气,就算是溶洞中那浓郁的腐臭味在他的鼻息间流动,也紧紧的握起拳头,仿佛是相当轻松地缓缓道:“只要干掉他们就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