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特的身子朝着后方退去,眼中的绿色数据流却已经占据了他的眼眶。某种淡淡的绿色已经充斥了他的视野,让他在这黑暗的环境当中,能看清楚这周围的每一点岩壁的突起,还有那带着凝重和决然的面孔。

    “四把霰弹枪足够守住这了?!?br />
    微微眯眼,李斯特深深吸了口气,他伸手拍了拍身后四个还端着温切斯特霰弹枪的海军陆战队成员,周围那淡淡的战术手电让这片空间无比昏暗,却也能勉强看的清楚七八米的范围,他对卡尔点头道:“我想你来安排是绝对没有问题的?!?br />
    “明白了?!笨ǘ夯旱阃?,这个任务说实话并不困难。12号标准鹿弹也象征着12枚内置弹头,一旦开火就是十二道死神的致命呼唤,而在这宽不到两三米的狭小隧道中,四把温切斯特的连环开火,都能顶得上一架大口径重机枪所带来的威慑力!

    就算是来一个团的苏联兵,那也不能将坦克或战斗机开到这深入山体,接近二十多米的溶洞之中。尤其是在最深处的有利地形,还埋伏着李斯特的海军陆战队们,他们哪怕是用人命来堆,恐怕除了那尸山血海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里很安全,我想你在这里帮忙应付一下苏联兵,要更管用得多?!?br />
    语气中也没有多少波澜,李斯特看着这个英克雷飞行员句号的眼中,也没了多少嘲讽。关键的时间点上,这些没用的表情显然只是拖累时间,李斯特都已经不屑继续嘲讽这个英克雷的飞行员。而他伸手指了指卡尔,对这个句号开口道:“他很专业,最好听从他的指挥?!?br />
    牙齿都微微的咬紧,一股被蔑视的感觉让他骄傲的内心,就仿佛是被人用刀狠狠地剁碎一般。但是他显然能分得清究竟什么才是主次,只是用某种怨恨的目光扫过李斯特和卡尔,便点点头。端着自己的m1911半自动手枪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

    “这群该死的家伙,果然都是一个性格?!?br />
    狠狠朝着旁边吐了口吐沫,李斯特的眉头也忍不住皱起,尽管句号的眼眸中。那怨恨的神色稍显即逝,但他那溢出无数数据流的眸子,依旧能很清楚的察觉到其中隐藏的仇恨。鼻腔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冷哼,但李斯特转身就朝着那另一条岩缝隧道快步走过去,对于这群美国联邦的影子政府。自己单独拥有后备人员的英克雷组织,他可没有多少好感。

    从之前那些遇到的家伙就能看得出来,英克雷组织完全就是自成一个世界,外人想要进入其中几乎是不可能。而他们派遣人员的选拔,也完全是自己内部进行挑选,所谓的来说,父母是英克雷组织成员,孩子那也一样是英克雷的组织成员。

    “冷战已经将双方的脑子都快憋没了?!?br />
    那浓郁的腐臭味依旧出现在鼻腔当中,可是李斯特却丝毫不在乎,绕过那十几堆蝙蝠粪便。直接就朝着那岩缝的隧道中爬上去。同时他想着这个冷战了两百多年的世界,也有些暗暗咬牙,两个国家为了保证自身的优势,各种实验和特权也已经形成了阶级固化,例如那后世废土中的英克雷军,就是战前影子政府和部分大财团、大资本家和研究院的后代组成。

    而那些普通的人民,能够进入避难所凄惨的活下去,就已经是赐予的良机。因为那大多数还在外面生活,根本不知道核战爆发的美国公民们,都已经在那恐怖的辐射中死去?;蚴切纬闪丝植赖纳ナ?,大多数都已经丧失了人类的智慧,成了野兽般的变异物种。

    “我可不会,让自己成为那个模样!”

    快速的攀爬上那向上的溶洞隧道。面前那平台处,两个海军陆战队的士兵已经趴伏在那,小心的将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对准外面。他走过去也同样小心的趴在岩壁上,眸子紧紧盯着那三五百米外的溶洞入口,拳头却也忍不住握了起来:“也不算很多啊?!?br />
    就在那山腰处的溶洞入口,大概二三十人的苏联兵正端着自己的武器。小心的警戒着似乎是在防守。而半空处大概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两架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也在滞空悬停,那两门机舱下的炮塔也已经对准了下方的溶洞洞口。

    他们没有进攻,似乎是在等待着友军的进一步到达,整合优势兵力之后才会采取下一步动作。但这对李斯特来说,却似乎是个机会,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仔细的观察着那些苏联兵的人数,而目光却抬头看向了那半空处的两架直升机,缓缓的舔了舔嘴角,一丝笑容却忍不住流露出来:“干掉两架直升机,那么这群苏联兵也将会被全歼在这里?!?br />
    他并不是没有干掉那两架直升机的方式,手中的便携式放空导弹也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侧。这是两门“标枪”便携式防空导弹,操作简单,易于上手,海军陆战队们也曾经培训过操作技巧,他们能很轻松的掌握这连千米高空的目标都能命中的便携式导弹。

    “五分钟结束战斗,看上去并不困难?!?br />
    舔了舔嘴角,李斯特向前微微爬行,他看着自己身下这近乎直来直去的悬崖峭壁,眉头却舒展开来。尤其是看着那才不过三十多人的苏联兵,手中也下意识的敲着身下的石壁,眸子却快速扫过周围的地形,良好的作战素养也让他心中确立了自己的作战战术。

    拍了拍那两个正端起“标枪”便携式导弹的海军陆战队士兵,李斯特没有太多话,整个人的身子就仿佛是猎豹般站起来,灵活的反身跃下那面前的悬崖峭壁。全身的吉利服让他犹如一团杂草,而相距五百多米还隔着一小片树林和山陵,整个人就已经随着那跃下的动作,悄无声息的抱住一颗笔直的大树,顺着那树干就滑到了那树林当中,重新和那茂密的灌木丛合为了一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