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真是享受?!?br />
    在怀里掏出一盒香烟,放在嘴里轻轻点燃,李斯特享受着那微微带着薄荷香味的烟草,平静的看着外面那大雪纷飞的连绵山区,倚着身后软垫的身子越发的放松下来。冬日的雪景如此迷人,让他看着这独特的地理环境,也忍不住露出微笑:“难道不是吗?”

    在他身后,那溶洞的隧道口处,手中端着两杯咖啡的卡尔也慢慢的走上来,听到李斯特的问题,他也是微笑着点点头道:“没错?!笨ǘХ确旁诶钏固厝淼媾员叩陌郎?,热腾腾的也驱散了那微微的寒意,伸手拿过旁边的一个厚厚的软垫,他坐下后便端着自己的咖啡,同样很是放松的耸了耸肩道:“如果那些讨厌的家伙不存在的话,那就更好了?!?br />
    李斯特微微摇头,对卡尔道了声谢,便端起那杯刚刚磨出来的新鲜咖啡,轻轻地吹了吹便抿了一口,淡淡的苦涩顿时随着那液体而遍布整个口腔,让他的精神也忍不住一震,挑了挑眉头,很是满意的咽下:“地下河的水吗?喝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得不说水质不错?!?br />
    “这些都是雪融水,渗透下来经过岩层和土层的过滤,的确是很好的山泉水?!?br />
    点点头,卡尔也是放松的同李斯特对话,他身后的软垫也倚在岩壁上,看着面前两米处的那悬崖峭壁,刚好处于背风处,也感觉不到多少寒意。而他的目光微微凝起,看着两千多米外那飞雪中隐隐约约的两处山陵,不由得点头道:“二号溶洞很重要?!?br />
    “上好的印度咖啡,需要用最好的山泉水来煮?!?br />
    感受着那淡淡的苦涩中的清香,李斯特倚在自己的软垫上,也同样看着那两千多米处的两处山陵,他的目光更为敏锐,透过那模糊的雪景也能清楚的看到那飞雪覆盖下的黑色灰烬,似乎是被烈焰灼烧过那样。淡淡的点头道:“一号溶洞也很重要?!?br />
    两个月的发展,李斯特他们也已经步入了正轨。他们将自己发现的溶洞全部按照发现的顺序,标记了各自的编号。而就在那两千多米外的两处山陵下方,就是他们最早发现的一号溶洞。而那右边山陵的山腰处,左边山陵的悬崖峭壁处,也各自拥有着他们最早发现的洞口。

    而这两处洞口也是苏联人和加拿大人重点照顾的目标,几乎每隔那么一个星期左右,就会有一个直升机编队到达那山陵的正上方。呼啸着发射大量火箭弹,将那片区域化为了一片火海后才离去,对这群苏联人来说,或许这已经成了表达自己存在的表演罢了。

    那两处溶洞的入口早已经全部被李斯特自己炸塌,仅仅在悬崖处自己留下了一个通气孔,来保证一号溶洞内部的空气流通。而已经被清理干净的一号溶洞,顶上有着两座山陵和十几米的土层岩层掩护,现在也已经成了一个安全的物资储存仓库。

    “只要扩宽一号溶洞到二号溶洞的隧道,那么我们就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本营?!?br />
    端着咖啡微微的抿了一口,李斯特在这处不足五米的平台上站起来??醋琶媲澳橇饺淄獾男虑捅?,三十几米的高度也已经说明他正所处在一座大山一侧。但李斯特却并不在乎这令人眩晕的高度,反而看着面前那一片较矮的连绵山陵,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道:“真是壮阔的山脉??!”

    一口将杯子里的咖啡喝净,李斯特的耳朵微微的动了动,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一分苦笑。敏锐的听觉能听到细微的声音,但有时候他也真希望自己听不到,扭头看了眼旁边的卡尔,他也轻轻耸了耸肩,无奈的笑道:“我们的句号又来了?!?br />
    “哦。上帝?!笨ǘ⑽⒁汇?,但接下来三五秒钟后,他也听到了身后那溶洞隧道处传来的微微脚步声。他也下意识的抿了一口咖啡,还是摇摇头一口喝了个干净。站起来就朝着李斯特点头道:“我想我该离开了?!?br />
    他说着就站在那隧道的一边,没有十几秒钟,那隧道的入口处,板着脸的句号却大步在那隧道中攀爬了上来??吹矫媲澳腔贡扯宰潘睦钏固?,脸上也是带了几分明显的不满,扫过卡尔。他也没有多少打招呼的心思,只是走过去对李斯特沉声道:“李斯特先生,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难道我们还是没有多少办法吗?”

    “办法?句号先生,你在说什么?”

    李斯特扭过头去,看着这个家伙那带着隐隐怒意的脸上,自己的嘴角却缓缓的出现了少许嘲讽的微笑。点头对那离开的卡尔示意,同时他也似乎是很不解的看着句号,淡淡的开口问道:“两个月的时间,似乎你也没有帮着我们忙些什么,反而食物配给你要求却很严格?!?br />
    “严格?可你们也没有对我提出的抗议表示支持,作为英克雷组织的精英,还是一名高贵的飞行员,我每天的食物竟然和那些普通士兵一模一样!”

    句号的脸上带着少许倨傲,看着李斯特的目光也极度不满,可是他并没有纠结这些他认为的小事,沉了沉嗓子,他走过去指着远处那绵延的群山道:“但这些我可以忍受,可现在那些苏联人已经撤退了,大雪也能隐藏我们的痕迹,为什么不能将我送美国联邦去!”

    “送美国联邦?”李斯特嘴角的嘲讽却越发的明显,他看着面前这个英克雷组织的小伙子,比他也大不了几岁的模样,伸手将那举起来的手缓缓的压下去,就仿佛是铁钳般的力度紧紧握着,让这个句号的脸上带起了丝丝冷汗,才冷着脸缓缓的开口道:“句号先生,你要知道的一点是,我和英克雷,可没有多少良好的关系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