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版雪地摩托的性能优异,发动机和油门的轰鸣并算不得大。但十辆雪地模特组成的车队,在这白皑皑的山脉积雪处滑过,那声音就算是相隔上千米远,在这寂静的原始森林中也能听的相当清晰。

    防风镜已经带在了李斯特的脸上,他看着面前那飞速掠过的树林,也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那几乎已经冻僵了的脸。但是他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快意,这空旷的雪地中和森林边缘进行狂飙,那种躲避原始巨木和石头的飞速刺激,几乎让他的肾上腺素都在快速分泌。

    李斯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飙车,尤其是摩托车党也这么多的原因。那种刺激真的让人仿佛忘记了一切,而那速度也仿佛让人在短时间内超出了时间和空间的掌控,就仿佛是上帝般掌握了一切的快感。

    不过当李斯特的眸子随着抬起的头看向远处,那依旧在半空中凝聚升起的浓浓黑烟,就仿佛是一条鲜明的指示信号。而李斯特手中那疯狂拧下去的油门也微微放缓,扭头看了眼身后快速跟过来的其他九辆军用雪地摩托,眉头也是微微的皱起。

    “卡尔,我们还有多少时间的路程?”

    揉了揉脸上那已经冰凉的皮肤,李斯特反手也在背后掏出一个小巧的水壶??焖俚呐】亲?,然后就狠狠地仰头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感受着那冷冽的液体瞬间在口腔中爆为烈焰般的滚烫,他才满足的哈出一口酒气,同时将手中的军用酒壶也让扔给操控着雪地摩托正停在他身边的卡尔,点点头道:“来点这个,你会忘记这鬼地方的寒冷?!?br />
    “伏特加?不,这东西能让我的头脑失去冷静?!?br />
    伸手接住了李斯特扔来的那个小巧的酒壶,卡尔低头看着那酒壶上显眼的红色五角星,他当然知道这样式绝对是苏联产的水壶,而看李斯特那微微红润起来的两腮,他也摇摇头重新朝着李斯特扔去。只是皱眉道:“我们走的都是山脉的峡谷和平缓的坡地,按照目测那外星人飞船坠落的方向,我们应该还有接近半个小时的路程?!?br />
    他说着,脸上却也微微皱眉。尤其是看着那天空上极为显眼的黑色浓烟,来自常年训练的警惕,也让他不由得沉思片刻,扭头对李斯特皱眉道:“为什么我们现在还没有发现一架苏联人的直升机,或是他们的部队踪影?”

    “他们的踪影?或许他们还在盖着被子享受一个美好的日子?!?br />
    抬头扫过四周。李斯特的目光也看向那依旧带着少许乌云,洒落着细碎雪花的天上。但是他的目光也微微的眯起来,又给自己狠狠灌了一口伏特加,随着那线火热随着喉咙而进入腹部,感觉到丝丝热量的他也是缓缓点头道:“接下来的路程,大家都注意点?!?br />
    半个小时的路程,仅仅是卡尔进行估算得出的时间,或许长或许短,但对于李斯特他们来说,任何可能遇到的敌人。都将是最致命的。他们现在所乘骑的雪地模特,连武装载具都算不上,攻击的方式也仅仅只有驾驶员和身后载着的步枪手。

    他们的机动性尽管在这雪原中,比起那些步兵战车或越野车,在雪层中要更快前进,可一旦是遇到了埋伏,或是天空中被直升机编队追击,那么后果可就麻烦了不少。毕竟他们仅仅是普通的机动性载具,比起那坚固的还带有装甲的武装载具,对抗能力也近乎没有。

    “真是想要安静的休养生息。麻烦自己就到了门口?!?br />
    扭头看着身后那跟上来的雪地摩托,李斯特手中的油门又是拧紧,他胯下的雪地摩托就仿佛是离弦的飞箭,就在这山脉的平坦处和原始森林的边缝隙中快速行驶。而他们十辆雪地摩托也已经组成了一条直线。几乎用平坦路面上也相近无几的速度在前进。

    摩托下的滑雪板轻巧的压下那松软的雪层,可是那澎湃的动力却还没等全部都陷下去,就借着那临时出现的反作用力,快速的向前奔驰。他们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防风镜,身上也是标准的冬季作战服,外加一身白色的袍子作为伪装服。也当做额外的保暖服饰。

    坡度较缓的区域,雪地摩托澎湃的马力就能轻松地冲上去,而那已经出现了接近两个月的雪层,也已经有了承载沉重物体的能力。一座座小山头被李斯特他们翻越,翻不过去的便直接绕两侧峡谷缝隙,他们的速度仍旧是相当快速的在这复杂的山区中行进,尽管没有穿越那仍旧耸立着无数树木的森林,但他们距离那浓烟滚滚处,也越发的靠近。

    但是李斯特心中的不安却越发的显现,心脏跳动之间,他看着面前那已经逐渐升高的山脉,眸子却越发的凝起。这里已经是属于洛基山脉的余脉和真正的山脉交接点,那层层起伏的山脉就仿佛是一条条恶龙在潜伏,等待着猎物的上钩。

    “怎么事?这个感觉,不太对劲”

    李斯特的眸子微微眯起,他手中那加大的油门也缓缓地停止下来,而身后那九辆雪地摩托也都是随着他的速度降低而缓缓限速,但李斯特那心中的不安却依旧跳动。他缓缓扭头刚想要对卡尔说些什么,可是那来自心底的第六感,却让他瞬间朝着旁边摆头,几乎是随着一股顺着他头皮飞过的凉意,一股清脆的枪声也瞬间出现在这原始森林当中。

    “呯!”

    那枪声在荡,李斯特身后那原本端着步枪还在看着周围警戒的小伙子,整个脑袋已经变成了飞溅的破葫芦,在这周围溅起了白的红的颜色,撒了周围一片。而那失去大脑控制的身体也随即重重的摔倒在雪地当中,一动不动的突然没了声息。

    ps:明天就是月票两倍的日子了,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投点月票??瓤?,争取空闲时候多码字,没法子,上班时候月底也忙,下班后还要照顾媳妇,码字我也争取尽力,真的很拜托大家了!(未完待续。)h: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