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复杂的山地环境也已经束缚了火箭弹的攻击范围,而那些灵活的雪地摩托也根本不会有规律的前行,甚至当他们朝着那山坡或山头任意爬行或俯冲的时候,偶尔变速转弯,就已经依照着山势而躲避另一处山头或森林当中。

    那些苏联人的武装直升机的攻击显得尤为苍白可笑,他们甚至不能锁定哪怕是一辆雪地摩托,展开一次真正有效果的攻击。而这十一架开始降低高度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因为山谷间对流空气的影响,也已经开始剧烈摇晃着机身,几乎连平衡都无法掌握。

    那一辆辆雪地摩托快速在原始巨木和山谷间冲刺穿梭,上面承载的海军陆战队士兵们,也在偶尔接触的时候,收到了来自李斯特的最新指令。他们开始有规律的分散集结,二十辆雪地摩托在各自的默契之中,就仿佛是形成了一张大网,朝着天空上那越发急躁的苏联直升机,隐隐的罩了过去。

    “标枪”便携式防空导弹已经被部署在刁钻的角落里,五辆雪地摩托借着其他队友的掩护,也已经悄然躲藏在石缝或原始巨木的后方。而他们手中的防空导弹瞄准镜,却已经牢牢的锁定了天上,那似乎是离开编组还飞的极低的三架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几乎所有的雪地摩托都已经出现在显眼的位置,吸引着其他直升机的火力和注意力,没有人知晓在那连绵山脉中,五门防空导弹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发射阶段,只等那按钮激活这单兵最强的防空武器,便能将入网的三架直升机全部报销!

    而李斯特却依旧拧动着油门。身下的雪地摩托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任意穿行,借着他眼中那微微的数据流,甚至还维持着那极速冲刺的速度。左右躲避却没有碰到任何一颗大树。他已经脱离了身后的车队,但是李斯特却没有丝毫畏惧。他看着那树林上方依旧显而易见的浓密黑烟,嘴角却翘起一丝嘲讽的微笑,目光却无比森冷:“这绝对有异常情况?!?br />
    那群苏联人的直升机不可能那么迫切的围堵他们,看那在山谷乱流中都努力掌握着平衡,企图用重机枪扫射他们的苏联人,李斯特也已经察觉到了他们内心中的惶恐,以及表面上的色厉内茬。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遽然出现在李斯特身后,散乱发射的火箭弹已经掀起了成片成片的狂暴冲击波。大量的雪层甚至是冻土都已经被那恐怖的力量整个掀起来,夹杂着原始巨木的碎片,呼啸着席卷着周围数百米的区域,也吞噬着其中任何可能出现的生物。

    可还没等这火箭弹的爆炸散去,天空中更加剧烈的爆炸,却已经又出现在这片空间当中。三架低空飞行的直升机被瞬间击毁,防空导弹那恐怖的威力已经将机舱整个撕成两半,引燃而殉爆的弹药,甚至已经让那三架直升机在摔落在山谷中的时候,已经熊熊燃烧着的就仿佛是三个大火球!

    获得积分的清脆提示音也已经出现在脑海中。这象征着又是数千点积分进账,而对于李斯特来说,也已经说明三架苏联人的直升机。彻底化为了一堆无用的废铁,失去了继续能威胁他们的能力。

    嘴角翘起一丝微笑,李斯特微微侧头,身后两辆雪地摩托也已经跟了上来,打了个手势说明作战成功。而他也抬头看向天上,那其他的苏联直升机已经不敢继续降低高度,冒着乱流和防空导弹的威胁,继续展开压迫性的攻击。

    但这群直升机却显得手足无措,在天空上来徘徊?;障碌闹鼗挂苍诳焖俚南蛳律浠?,看那弹点却知道完全是胡乱的扫射。根本就无法威胁到任何一个灵活的雪地摩托小组,反而看那来来的身影。显得尤为可笑。

    “李斯特队长,就在前面!”

    卡尔的雪地摩托小组已经出现在李斯特的身后,他抬头看着那面前山头后面,犹如直冲天际般的黑色浓烟,尽管在驾驶着摩托车,但左手也依旧将自己的步枪挂在左侧的摩托车上,冲着李斯特大声问道:“直接冲上去吗?看那群直升机的模样,前面似乎有了不得的家伙!”

    “了不得的家伙?我还真的想看看究竟是谁?!?br />
    深深吸了口那凉爽的空气,李斯特整个人反而拧动着雪地摩托,带着那狂暴的声响,整个人也已经借着那极快的速度冲上山头。而他眼中的眸子中,数据流已经溢出飞溅,左手中的温切斯特也已经紧紧夹在胳膊底下,毫不犹豫的就对准了山头上出现的军绿色的模样,狠狠地扣动了扳机:“嘭”

    湛蓝色的枪口焰中,那细碎的铅弹已经出现在那团绿色的痕迹面前,那措不及防的三个苏联兵还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但是那湛蓝色枪焰中的铅弹,却已经让他们原本白净板正的面孔,瞬间犹如数个重锤击打般,出现了骨折和血液,甚至是那破碎的骨骼和白色的脑浆。

    “呼呼呼嗡”

    发动机和排气管的轰鸣依旧在持续,而李斯特身下的雪地摩托已经借着山头的陡峭,整个人都腾空而起,那全部都包裹在细麻布中的温切斯特被他以极快的速度上膛填装弹药,而他的眼睛也已经发现了那山坡斜面上,一种围绕在外星人飞船残骸四周,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二十几个苏联人。

    他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霰弹枪左手持握,那拇指粗的枪口就对准了这群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惊讶,以及少许恼羞成怒的苏联人,而李斯特的目光扫过那穿着绿色军装或白色实验服的家伙,脸上却带起一个明朗的笑容,缓缓点头微笑道:“午安,我尊敬的同志们?!?br />
    ps:求月票,现在马上就要掉出25名了,哭了,真的就还有一天的时间,怎么会这样求给我一些月票,真的求各位了,啊啊啊啊啊,快要掉出25名了真的很危急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