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气流已经降临在北美大陆,带来了北边的冷冽寒意。大部分人都穿的严严实实,对于这寒冷的冬天表示厌恶,可夏洛特皇后群岛上,那苏联人的军事顾问团驻扎地中,一个个魁梧的斯拉夫人,对于这冷冽的寒意,反而有了几分亲切感。

    苏维埃大部分的领土,都位于寒带或亚寒带中,例如广袤的西伯利亚,几乎全部处于亚寒带当中。常年寒冷的空气,让这群苏联人自小就已经熟悉,可以说就如同家乡般融洽。而与此相反的是,这太平洋上的群岛,那夏日里舒适的阳光,却让他们显得有些怪异的难受。

    尽管冬日已经到来,2060年的寒冷也已经让他们感觉到了几分亲切,可是就在今天,任何一个出现在军事顾问团驻扎地的苏联人,脸色都极为难堪。就算是平日里那些较为嚣张跋扈的肃反委员会的人,也阴沉着脸背着手走路,神情也很是阴霾。

    那寒冷的空气不仅将岛屿上所有的树木灌木,带来了冬天的信号,对于这群苏联人来说,也有如刺骨的寒霜般无所适从。但就算是门岗上最低级的苏联兵,也一丝不苟的站立着,比起以往都要认真了几分。

    因为作为门岗,他们也已经察觉到了几分残酷的气息。就在这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已经有十几个空军、航空兵团的军官,被宪兵从军营里面架出来,如死狗一般的拖着扔到车上,看那模样也知道是凶多吉少。

    这里名义上,是一处苏联人的军事顾问团驻扎地。尽管里面进进出出的也都是苏联兵,看他们的模样也是标准的精锐,但任何深究的人也会发现。又有什么所谓的军事顾问团,能有三个精锐步兵团,两个营级轻装甲部队,两处空军基地,外加三个陆军航空旅的建制?

    就算是莫斯科的一个军级部队,也已经不过如此。而事实上。夏洛特皇后群岛自从被加拿大人租借给苏联人之后,这里就已经成为了苏联人的前进基地,尤其是对美国联邦本土,和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防线,都是如刺刀般威慑着他们。

    但现在来说,普伦雅科夫作为肃反委员会的成员,夏洛特皇后群岛前进基地的政委,兼任前进基地总司令,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以往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怒意。他那如鹰般的眸子扫过面前正站着的一堆人,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他的嗓音中也带着几分漠然:“现在,谁来给我一个解释呢?”

    “我们在夏洛特皇后群岛的前进基地当中,有三个步兵团长,两个装甲营长,两个空军基地团长。三个航空旅旅长?!?br />
    轻轻地diǎn头,普伦雅科夫坐在那真皮的沙发上。细细的数着基地当中的各作战单元指挥官,手指也在缓缓地敲着桌面,可是他的嗓音却越发的森然,眸子中的目光也带了几分实质般的杀意:“然后被美国人俘虏了一个步兵团长,两个装甲营长,一个航空旅旅长?!?br />
    他那带着漠然的目光扫过面前那堆低着头。根本没有任何声音的苏联军官,眼中那漠然的目光中却更是升腾起一丝丝狂躁?;夯旱匚兆∽约菏种械乃?,普伦雅科夫抿了一口那带着薄荷清香的水,润了润自己的嗓子,他的声音中也压低了几分:“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样出现的呢?”

    但他面前那堆站着的军官,却依旧低着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们都是这处前进基地的中高层指挥官,可以说他们这三十多个人,就已经代表了这处基地内所有的指挥权限??墒撬窃谡飧銎章籽趴品蛎媲叭匆谰刹桓疑米钥谒祷?,甚至不少人额头上的冷汗都已经流淌下来,说明了他们内心中的紧张和恐惧慌乱。

    “嘭——”

    军工制作的水杯重重的摔在水泥地面上,那精细的合金瞬间崩掉了地面上的一小块水泥,但是所有的军官都是浑身下意识的一颤,但每个人却都是一动不动,最前方的几个人还任凭那飞溅的水渍沾染在他们的身上,却不敢有丝毫躲避的动作。

    而普伦雅科夫已经站起来,两手紧紧握拳,目光也极为阴霾的看着面前的这一个个指挥官,声音就仿佛是从嗓子中低吼出来的那样:“如果是你们这群废物全部阵亡,那么我或许还能向肃反委员会和中央政治局,给你们申请烈士和忠诚奖章,可为什么不是你们这群废物被美国人俘虏?”

    “如果那些苏联最ding级的专家受到丝毫伤害?!?br />
    普伦雅科夫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重重的声响几乎让会议室外端着步枪站岗的士兵,都忍不住两腿发软。愤怒的烈焰已经在他的胸膛中升腾,而看着面前的这堆废物,他的声音也极为阴沉的吼道:“你和你们的家人,就全部给我去西伯利亚的集中营,种植土豆吧!”

    就算是他,也已经受到了来自肃反委员会高层的训斥,并且对他这次事故的处理极为失望,如果没有良好的表现,那么他进入肃反委员会高层,以及中央政治局的愿望,估计就要落空了。

    而他扫视着面前那一个个犹如鹌鹑般的中高层指挥官,他的手也轻轻地敲着桌面,那低沉的声响在这会议室中回荡:“不管用什么方法,联系那群加拿大人也好,给我找到劫持专家的那些美国人?!?br />
    普伦雅科夫的话说完,森然的目光最终看向外面,他重重的冷哼一声,就朝着会议室外面走去。而他的命令也在他走出会议室门框的时候,传到了里面这群指挥官的耳朵里:“关于那些舍弃专家逃走,没有做好?;すぷ鞯暮娇毡淹?,已经构成了叛国罪,立即执行死刑?!?br />
    等他的脚步声逐渐消失,会议室内的三十多个人才缓缓地抬起头,同样相互阴郁的对视了一眼,没有谈论任何话题,就快步朝着外面走去,也仿佛是逃离这个会议室一般。对于他们来说,这位前进基地的政委兼司令,比起那恐怖的魔鬼来说,也没有任何不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