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轰轰轰隆隆隆——”

    那耀眼的导弹已经自凝固的乌云中扑下来,隐藏的力量狂暴的席卷了它们所接触到的一切,而那三架还剧烈摇晃着的伊尔-76运输机,几乎就随着那导弹的袭来,那一股股狂暴席卷出来的爆zhà ,就已经随着自身的惯性而硬生生的撕成几道碎片!

    爆zhà 已经出现在山区的上空,一股气浪就仿佛是能够用肉眼看到一般,呼啸着驱散了周围的寒风,也驱散了那漫天的鹅毛大雪。大量的飞机零件四散飞溅,因为那原本的机舱处,一个巨大的火球已经轰鸣着爆zhà ,瞬间席卷了那机舱四周数十米的区域,就如同三个炽热的小太阳,将周围的空降都仿佛是凝滞了。

    “空空导弹?”

    李斯特的眉头紧紧皱起,他的眸子愣愣的看着那重重的坠落在极远处山脉中的“太阳”,而那恐怖的冲击波也瞬间席卷而来,让他忍不住抬起手遮在面前。一股积雪和狂风吹来,让他身上那沾染的一层细细的雪花都带着吹走,而李斯特摇摇晃晃的站稳,好一会才睁开眼睛,看着那边似乎是陷入燃烧的山脉,下意识的却握紧了两手。

    那三架运输机的坠毁,似乎是引燃了一片原始森林,干燥的冬季尽管有着大雪,可是一旦燃烧起来也是值得小心的恐怖山火。那熊熊燃烧的烈焰,都已经染红了半边山脉,就算是李斯特与那区域相隔十几个山头,都能在这昏暗的空间中,看到那片山区处燃烧着的亮光和浓烟。

    缓缓地伸手撑起自己的身子,卡尔整个人也在那厚厚的雪堆中爬起来,使劲摇晃了一下身子。他扭头看着身后同样全部都趴在雪堆中的海军陆战队成员们,脸色也有些难堪,而他缓缓站起来,看着远方那火红的远处山头,忍不住对李斯特急声道:“那是麻雀空空导弹吧?我看着那十枚导弹,完全就是美国的制式空空导弹!”

    “除了美国联邦敢直接使用导弹攻击苏联人。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国家敢这样做了?!?br />
    李斯特微微眯起眼睛,他看着那远处山头上还在浮现的燃烧光芒,却没有否认卡尔的话。因为他的眸子在当时也看的清清楚楚,就算他在美国联邦军队中担任的只是普通的陆军连级指挥官,还没有权限接触导弹这种高精密武qi ,可接受过正规军事培养的他,也依旧能认得出那刚才在空中飞过的导弹,就是美国如今制式,代号“麻雀”的空对空导弹!

    “它们是在哪来的?”

    卡尔缓缓抬头。他看着那依旧乌云密布的天空,鹅毛大雪依旧在随风飞舞,遮蔽了他们的视线看向远方的距离。但他还是微微皱眉,扫了眼那南方区域,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他对李斯特缓声道:“美国联邦的救援部队来了?”

    但他的话音还没落下,自己就摇了摇头,直接就将自己脑海中的想法驱逐了出去。尽管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同这个世界上的美国进行沟通,可是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尤其是现在还维持的恐怖冷战时期,对于所谓的人权和救援,如果不符合国家利益或者说,收不回一定价值来,是没有人会允许去做的。

    想想前世那越战时候,一支精悍而神秘的美国特种部队奉命进入某国境内。想要将越南高层指挥人员居住的医院一网打尽的时候,却遭遇了某国境内的大规模民兵围剿。最终就算是请求了支援,可是因为冷战时期的固有思维,以及对于某国的忌惮,就根本没有进行救援。甚至连那支部队的番号都取消了。

    “我可从没认为会有人来救我们?!?br />
    缓缓吐出一口气,李斯特挥手驱散了因寒冷而凝成的雾气,便直接大步继续朝着山坡上方走去。而他也朝着身后挥挥手,那十几名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也赶紧跟上他的脚步,趟着那似乎是越来越厚的雪层,朝着山坡上方的巨石缓缓地走过去。

    李斯特那经过强化的身躯走在最前面,并没有感觉到几分累意,反而是如拓路者那样让身后的士兵们走在他的路途上,尽量保存了几分体力。巨石溶洞入口已经不足五百多米,而似乎也已经被那恐怖的爆zhà 所吸引,十几个同样穿着厚实御寒服装的海军陆战队也走出来,看到李斯特他们在半山腰处缓缓向上走着,赶紧朝着下面趟过来,搀扶起他们就一同朝着溶洞内走去。

    结实的溶洞隧道已经踩在脚底,不再是雪堆中那软绵绵的感觉,已经走了接近一个小时雪路地海军陆战队士兵们,纷纷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抖着身上沾染的雪花,伸手将脑袋上的皮制兜帽掀下来,呼吸着那较为温暖的空气,也都是露出疲惫和放松的表情。

    “大雪将整座落基山脉都已经封住,还要等两个月后才能逐渐化开?!?br />
    卡尔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伸手掀开头顶的帽子,一堆雪花顿时在脚下塌落下来,让他忍不住使劲晃了晃身子,而随着那浑身的雪花都洒落,他也将身上那厚实的皮制外tào 脱下来,递给旁边的一名士兵,脸上也带着极为疲惫的神情道:“尽管冬季属于战略屏障,但对我们也似乎算不上是很大的优势?!?br />
    “算不上是很大的优势?不,我并不这么想?!?br />
    但就在这溶洞的角落里,一声较为颓废而又不失优雅的声音却出现,让李斯特和卡尔转过头去,却发现是之前那名苏联的中年军官布莱杰夫斯基,两手正插着兜,在一左一右两名海军陆战队成员的监视下缓缓向前一步,但是也很自觉的站定,就仿佛是一个传统的美国人那样微微耸肩道:“起码我们可没有你们那种雪地摩托?!倍倭硕?,他还是有些遗憾的点头道:“真是令人惊叹的发明?!?br />
    雪地摩托的机动性,在这种布满深厚雪层的山地中,几乎就是如鱼得水??泶蟮牡装迦媚ν谐涤凶愎坏闹С帕?,在雪堆上那快速奔驰的身影,也能借助雪地低摩擦性而轻松在短时间内加速到最快。尽管方向性和安全性并不让人来的满意,可是仅凭那恐怖的机动性,就已经足够将这种载具,列装进专攻雪地作战的部队当中了。

    卡尔也明白这位布莱杰夫斯基话中的遗憾是什么意思,他不由得也是冷哼一声,缓缓将叫上那套着的皮靴也退下来,里面还穿着一双较薄的作战靴,递给旁边的士兵,也直接反驳道:“如果我们有空中部队,或许在你们到达那处区域,就已经将你们俘虏了?!?br />
    “空中部队?如果你们有直升机,恐怕早已经被米-24直升机上加载的空空导弹,射成一堆废铁了?!?br />
    布莱杰夫斯基依旧笑了笑,看着卡尔那略带不屑的面孔,自己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作为俘虏,他尽管想要施展一些小小的手段,可是看着周围那聚拢过来的美国人,他还是放qi 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扫了眼外面那鹅毛大雪呼啸飞过的模yàng ,也是缓缓叹了口气,对李斯特问道:“那么李斯特先生,作为你的俘虏,能够冒昧的询问一句,我们接下来会怎样吗?”

    “说实话,对你们的被俘,我也很意外?!?br />
    同样脱下身上厚重的皮衣,李斯特那干练的美国军装便出现在这溶洞当中,他扭头看着布莱杰夫斯基那皱起的眉头,自己反而摸了摸那带着胡茬的下巴,有些无奈的摇头道:“如果说我根本没有想俘虏你们,你们相信吗?”

    事实上也真的如此,他也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兴起,竟然会俘虏了一个苏联专家组,外加几个明显是苏军高层将领的家伙。而李斯特摇摇头,使劲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骼噼里啪啦的作响,他的声音也带着少许疑惑:“但我也想知道,你们的专家究jing 是研究的什么呢?”他的目光也放在这个中年的苏联军官身上,也是问道:“你们又是什么职务呢?”

    “职务”

    布莱杰夫斯基脸上却带起了几分惆怅,微微皱眉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缓缓地叹了口气。一个被俘的高级指挥官,说出自己所指挥的部队番号,就已经象征着一种对于胜利者的献媚,而他的部队并没有被击溃,实际上还依旧保持完整建制,尽管他是这只部队的指挥官,可就算是失去了他,以常规的战争体系和指挥系统,也能保持强效的战斗力。

    “布莱杰夫斯基,或许我们并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你我都是聪明人不是吗?这样也能避免某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br />
    李斯特嘴角露出一个微xiào ,他看着面前的这位苏联军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口袋中的某项东西却发出了微微的震动。而他的眉头则是紧紧皱起,伸手在口袋里掏出了那小巧而又粗糙的原始通讯仪,看着上miàn 的来电显示,却忍不住微微眯眼,轻轻地沉声道:“英克雷?”

    ps:第二更奉上,咳咳,第三更今天没有了,明天早起码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