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通讯仪发出剧烈的震动,就仿佛是李斯特感觉不到那样,屏幕上还发出了淡淡的亮光,在这溶洞内昏暗的空间里面,也能看的几分真切。而他缓缓低头,看着手中这通讯仪上的来电信息,那显示着之前英克雷高层的通话提示,眉角处也带了几分阴霾:“我可不记得自己在之前,启动过这个通讯仪?!?br />
    之前的战斗尽管突兀,时间也并不长,可李斯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通讯仪,是在什么时候被他所打开。低头看着这上miàn 那英克雷高层的通话提示,李斯特心中对于这原本属于那英克雷精锐飞行员,或者说是那个纨绔二代的通讯仪,也是无比忌惮。

    这说明英克雷的通讯仪,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事实上他认为安全的保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这通讯的真正控制权,依旧在其他人的手中。但想想前世《辐射》中的哔哔小子,真正意义上也是属于美国联邦的掌控,如果不是因为核战摧毁了美国联邦对哔哔小子的控制,其实这和某些战地监控设备一模一样。

    “这真是该死!”

    李斯特狠狠地咬了咬牙,扭头却扫了眼那还聚集在这的海军陆战队,一个个全部都满满当当的拥挤在了这五号溶洞中,让他的眉头越发皱紧。眉头扫过那墙角正站成一堆的苏联俘虏,李斯特也挥手朝着身后的卡尔摆了摆,开口道:“让我们的朋友布莱杰夫斯基去二号溶洞,那里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br />
    有些事情并不能被这群苏联人看到,而真正的秘密就算是这个世界上的土著也不能接触。李斯特一直都隐藏的很好。如果他的金手指被这个世界上的美国联邦所得知。估计也会被那群惊恐他能力的政客所暗中泯灭。最后成为切片进行研究都不是不可能。早就对这个世界上所谓的政府,抱有深深忌惮的他,就算是有些隐秘的事情也更愿yi 自己来做,毕竟只有他知道的事情,那才真的是保密。

    “明白?!?br />
    作为现在李斯特的副官,卡尔也是相当有默契,扭头看着周围那都是聚集过来的海军陆战队们,以及那墙角停放着的雪地摩托。也点了点头,安排了几个人将那些苏联俘虏押到二号溶洞去。同时也安排人将雪地摩托全部都安稳的放好,这四十多辆雪地摩托需要的空间,几乎已经填满了五号溶洞,而且这还是已经运往了四号溶洞部分之后的模yàng 。

    “英克雷的那群家伙?真是让人感觉到厌恶啊?!?br />
    手中的震动还是相当的激烈,就算是单手拿着也能感受到那相当有节奏规律的震动,李斯特的眉头皱起,他还是缓缓的按住那个接听的按钮,却没有直接放在耳边,很是忌惮的看了两眼?;故墙犹磁グ聪氯?,看着那闪烁着微光象征着接通的简陋屏幕。沉声缓缓开口道:“你好?”

    “李斯特上校,我们又一次有了联系,这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br />
    听到了他的应答,通讯仪中也已经出现了少许沙沙的声响,不一会,原本曾联系李斯特的那名英克雷高层的声音,也已经出现在里面。依旧带着那沉稳和从容不迫,就仿佛是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那样:“李斯特上校,似乎你干了一件大事情,就算是我也觉得很震惊,不得不说,作为一名指挥官中的精英,你在逆境中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br />
    “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李斯特看着那平淡无奇亮着的屏幕,眼中的目光中却带着少许玩味。他当然是在逆境中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却他并不是为了证明而展现,李斯特嘴角翘起一丝嘲讽的微xiào ,但是他的话音却依旧如之前那样没有丝毫异常,就仿佛是提醒般缓缓开口道:“陌生的先生,我记得我的军衔,应该是中校?!?br />
    “不不不,李斯特上校,你在逆境中的表现,就算是英克雷组织中也同样少见?!?br />
    通讯仪中,那个英克雷高层的声音却发出了少许轻笑,但这笑声中却听不出究jing 是什么心情,就仿佛是电子合成般除了笑声,根本就没有任何笑意。而他微微沙哑的嗓子也在通讯仪中出现,但那声音也逐渐变得洪亮起来:“那群苏联人和加拿大人可是相当的暴怒,尤其是那三架运输机的坠毁,我都能看到他们那咬着牙的模yàng ?!?br />
    微微低眉,李斯特看着手中的通讯仪,脸上也同样带着少许嘲讽的微xiào 。政客间的谈话永yuǎn 不能仅听表面,有些时候这些美国联邦的虚伪政客,口中所说的也仅仅是他们内心所想的几分之一。而他也缓缓点头,似是赞同这个高官的话题:“确实是这样,那三架运输机内,应该有不少苏联人的精锐?在这种暴风雪的天气当中,就算是侥幸没在坠毁中死去,恐怕也要被寒风带走他们的体温和生命?!?br />
    “那是他们自己的选zé ,就如同我们的士兵被那群赤色份子俘虏之后,就算是结局最好的,也仅仅只能在那残酷的西伯利亚才能看到他们?!?br />
    这位英克雷高官对于李斯特的回答也极为感兴趣,发出一声淡淡的笑声,立刻就接上了他的话尾,而他的语气中也多了几分别样的意思,依旧是用他那沙哑而吐字清晰的特有音调缓缓道:“而李斯特上校,你的行动给了那群苏联人重创,如果接下来没有良好的计划,就算是我也只能表示对你危险的境地,表示担忧?!?br />
    他的语气微微顿了顿,还不等李斯特开口说话,他同样低声笑了笑,一股较为严肃的声音却在通讯仪中传出来:“但李斯特上校,作为我们英克雷组织的成员,在北美洲的土地上,美国联邦就永yuǎn 是你最坚强的后盾,就算是那群苏联人又能怎么样呢?距离美国本土这么近的距离当中,他们也必须要作为一只乖乖狗,否则我们会将他们的牙齿一颗颗拔下来?!?br />
    “就好像是那些麻雀空对空导弹?”

    在云层中出现的导弹,对于李斯特的印象还是极大的。他现在还记得那犹如黎明神剑般的导弹,硬生生的刺穿了乌云,直接就将那三架运输机化为了一堆废铁。而他还是缓缓皱眉,因为通讯仪中这位英克雷高官的意思,他也同样很明白,缓声道:“那么在我面对苏联人的进攻时,你们会给我支援吗?”

    “支援?肯定会有的,如果你愿yi 的话,我所领导的空军将会在内华达空军基地,在任何时候,将会给你必要的空中支援?!?br />
    通讯仪中,那名英克雷的高官的声音依旧沉稳,可是他那声音中的自xin 就算是隔着通讯仪,都显露无yi 。而事实上他也同样有能力如他说的这样,甚至不考lu 常规作战,他所拥有的军事实力,就算是那加拿大人都要恐惧的退却。而他的声音在那通讯仪中,也异??隙ǖ亩岳钏固乜诘溃骸叭鲂∈蹦?,你所想到的空军支援,都会出现在你所在的区域上空?!?br />
    “你想要什么?”

    李斯特也没有犹豫,这名英克雷高官提出的支援真的是相当丰厚,在内华达空军基地支援加拿大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西海岸,本就是相当复杂的一件事情??芍澳强吹降穆槿缚湛盏嫉?,将三架运输机击毁的模yàng 还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这也已经证明了这个高官能够真正的提供空中支援,因为麻雀空空导弹,本就是作为战机上发射的短程空对空导弹!

    “我需要一个优秀的指挥官,而我欣赏你,李斯特上校?!?br />
    通讯仪中,那名英克雷高官的笑声中也多了几分隐秘,可是他的声音却依旧洪亮,带着那种自xin 和全权掌控的霸道,沉声道:“有些时候,在英克雷组织中也必须要有实力,而在我看来,有能力的下属们就是我的实力?!彼夯旱亩倭硕?,话音再次响起:“你之前拯救的那个飞行员和你的关xi 不好?而不巧的是,他的父亲同样作为和我同级别的官员,并不是那么大度的人?!?br />
    “或许是这样?!蔽⑽⒚醒?,李斯特的脸上也已经满是凝重,意liào 之中的摊牌却在意liào 之外发生,他没想到这个英克雷高官的摊牌那么直接,几乎就让他措手不及?;夯旱暮粑?,李斯特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突然发现这里面牵扯着的漩涡,竟然不知不觉当中变得原来越大。

    “你先好好考lu 一下,我内定的李斯特上校?!?br />
    但那通讯仪中,那个略有沙哑的声音却又发出一声轻笑,可是那笑声中也同样没有丝毫情绪。作为一名参与政治的军人,他对于局面的把控能力比起李斯特来说,可要强上不少,而他也同样道:“接下来会有我们的英克雷特工和你联系,那个句号你就交给他,这个任务就已经圆满的完成了?!?br />
    ps:咳咳,我开了个微信号zhaoweiju2680,微-商成人-用品的,如果有需要的可以加我。为了老婆孩子也是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