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那名英克雷的高官的交谈没有持续几句,双方就互相道别而挂断了通讯。但李斯特的脸色却极为凝重,低头看着手中那看似平静的显示器,眉头却已经紧紧地皱起来,因为他也同样发现,这个通讯仪就在他的手中,重新恢复了关闭的状态。

    那漆黑的屏幕就仿佛是之前未开启那样,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常,而李斯特在手中缓缓摆弄着这个英克雷目前最先进,也是相当实用的通讯仪,嘴角的苦笑却也不由得浮现出来。事实不仅证明了英克雷能远程??卣庑┩ㄑ兑?,也已经通过这种技术,对他进行了某种警告。

    而这种警告最直接的,却也是那在云层中遽然出现的“麻雀”空对空导弹。因为这种短程制导导弹,完全就是在战斗机上发射而出,当时如果乌云上空没有美国联邦的战斗机存在,那么那三架苏联人的伊尔-76运输机也不可能强行进入乌云下方,在危险的山区和暴风雪中前行,企图冲破天空的阻碍。

    这是自内华达空军基地远道而来,毫不留情的所发射的空对空导弹,而造成的战果。这一点那名英克雷的高官也丝毫不掩饰,自己作为内华达空军基地总司令的事实。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亦或者是那游戏中的描述,这个内华达空军基地,也是极为重要的战略点。

    “真是,越来越复杂了?!?br />
    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李斯特扭头看了眼那还在呼啸着灌进来的寒风,裹了裹身上那略有单薄的冬季作战服。他也将那通讯仪重新塞回口袋里。扭头看着那还在端着步枪。守在这的十几个海军陆战队。李斯特便忍不住摇摇头,朝着他们打了个手势,随口吩咐道:“注yi 警戒,发现异常立刻汇报?!?br />
    “明白!”

    那十几名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也纷纷点头,作为五个溶洞组成的基地当中,五号溶洞也是唯一的出口。而两挺m2勃朗宁重机枪也已经架设在溶洞内部和隧道外侧,只要有任何敌人企图进入五号溶洞的岩缝,恐怕就是一阵重机枪的疯狂扫射。

    他们之间的职责划分的极为清楚。并且保证每个时间段都有外侧和内侧的岗哨进行警戒,同时里面四号溶洞当中,那三十多名海军陆战队的宿营地就在那,只要五号溶洞发生了异常情况,最先支援过来的也是这三十多名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保证五号溶洞的万无一失。

    尽管那群苏联人的攻势已经成了凌乱的战损,山区中那直升机残骸和运输机残骸,也已经震慑了那企图还要增兵的苏联部队??衫钏固厝匀徊桓宜尚?,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爬进来那些苏联人?要知道在某些方面,苏联人的研究也不亚于美国联邦!

    “不过现在。苏联人的隐形衣应该还没发明出来吧?”

    迈步朝着五号溶洞的隧道走过去,里面尽管较为昏暗。不过随着地面上那线路简单的拉过来,几盏小巧的落地灯也在隧道中出现,至少能看的稍微清楚一些。等李斯特进入四号溶洞,却看到卡尔正朝着他快步走过来,不由得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那群苏联人,就是那些苏联的专家,说想要和你好好谈谈?!?br />
    卡尔的脸上带着某种焦躁,作为李斯特优秀副官的他平常也根本不会有这种举动,但出现这种表情的时候,估计也是遇到了让他难堪的时候。而想着那些老家伙的嘴脸,才不过和李斯特差不多年纪的卡尔,也忍不住握紧了手,咬着牙道:“但我认为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那些该死的苏联老家伙,嘴巴真的是相当的阴损?!?br />
    “阴损?那些年老的苏联专家到底说了什么?”

    微微皱眉,李斯特的脸上反而带起了几分玩味的微xiào ,尤其是看着卡尔脸上那毫不遮掩的愤慨,他也忍不住摇摇头就朝着前面的隧道走过去,同时扭头问道:“那些苏联军官没有闹什么事情吧?”

    那个布莱杰夫斯基当时想要将他挟持,如果不是他拥有常人数倍的强化,恐怕当时就真的会被抵住脖颈,后果也有些不堪设想。而李斯特想着那里面明显还有四五个军官和七个苏联精锐士兵,尽管没有了任何武qi ,但也不能放松警惕。

    “其中两个家伙想要抢夺步枪,不过被早有准备的士兵用枪柄砸了回去?!?br />
    卡尔微微点头,脸上的愤怒也正是因此而来,他跟在李斯特身后,嘴巴也朝着旁边狠狠吐了口吐沫,相当不屑的说道:“那群苏联专家的吵闹,就是想要给那群俘虏兵当做掩护,可是又二十多人看押他们,就算是这样又怎么能出得了乱子?”

    但是他的胸膛也是忍不住起伏几下,瞪着眼睛看着李斯特,卡尔狠狠地咬牙道:“但那群老家伙却没有因为士兵的行动失误而停息,他们到现在还在进行一种口头上的侮辱,如果不是考lu 到您的命令,他们早已经被枪托狠狠地击倒在地上,享shou 来自大地的宽慰了?!?br />
    “那群家伙还真的敢乱来?”

    摸了摸鼻尖,李斯特口中也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冷笑,他看着那二号溶洞宽阔的空间,耳边也传来了老者的咳嗽和某些粗坯不堪的话语,眉头也忍不住缓缓地皱起来,走过去看着那正冷着脸说着什么的一名苏联专家,他缓缓地皱眉道:“难道是我安排的待遇太好了?”

    而他也走过去,耳边那带着弹射音的怪异美国强调,也让他的眉头更加皱起。这些街头的垃圾话也让他感觉到这群专家,非但不像是真正的科研人员,反而有种街头小痞子的模yàng ,让他忍不住冷哼一声,提高了声音,看着那角落的布莱杰夫斯基沉声问道:“或许我需要一个解释,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这种情况?”

    随着他的话,周围的海军陆战队们也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步枪,那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这些昂着脖子的苏联专家,面无表情的脸上也依旧带着对于生命的淡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