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这群苏联专家面前,李斯特的脸上也因为之前的通话而有些阴郁。眉头微微抬起,他扫过面前这些白发苍苍,看上去还有些狼狈和趾高气昂的苏联专家,语气也平静而淡漠的问道:“谁能给我一个解释?”

    他身后的海军陆战队们,已经都将m4a1突击步枪端在怀里,手指也已经轻轻地放在扳机上。他们漠然的看着这群与他们没有任何关xi 的苏联人,而那最内侧负责警戒的几个海军陆战队士兵,甚至连枪口下的卡槽里,都已经插入了那锋利的刺刀。

    原本气势汹汹的那些苏联专家,也慑于李斯特那那冰冷的眸子,以及那淡漠的声音,看着周围那寒光烁烁的刺刀,也忍不住朝着后面退了半步??墒亲钋胺降哪歉霭追⒉圆缘乃樟?,却昂起了脖子朝着前面迈了一步,就仿佛是大无畏的精神一般,挺着自己的胸膛对李斯特大声道:“就算我们是俘虏,但根据日内瓦公约,我们也必须要享shou 应有的待遇!”

    “没错,我们都是苏维埃的高级科研人员,并不能算是士兵,你们也必须要给我们良好的饮食和水,以及最起码的住宿环境!”

    在这个苏联专家的身后,一个身材较胖的科研人员也站出来,扶了扶鼻梁上的黑色粗框眼睛,红润的脸上也带着某种激动,挥舞着自己短胖的粗手,对李斯特大声道:“我们属于是非作战人员,甚至连编外作战单位都算不上,我们可以说是一群平民。而且是属于有知识。任何国家都恳求我们加入的高级人才!”

    “高级人才?”

    缓缓咀嚼着这个胖子研究员所说的话。李斯特嘴角的微xiào 却也带起了某种嘲讽,扭头看着旁边那站在角落里的布莱杰夫斯基,他的声音中也带了几分冷意,尤其是眸子扫过那带着优雅微xiào 的模yàng ,手却放在了大腿上,淡淡的开口问道:“难道你没有责任吗?”

    “是我吗?李斯特先生,尽管我作为俘虏,也希望您能遵守日内瓦公约?!?br />
    布莱杰夫斯基脸上依旧带着微xiào ??墒悄抗馊瓷ㄏ蚶钏固啬谴笸壬锨固桌锏膍1911半自动手枪,目光微微的闪烁几下,他却缓缓耸了耸肩,有些疑惑的皱眉道:“我并不能命令这些科研专家,他们与我并不属于一个部门?!倍倭硕?,他也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换句话说,其实他们的权限,可比我要高的多?!?br />
    “比你要高得多?这可真有趣?!?br />
    深深吸了口气,李斯特的眸子重新对准那个嚣张的胖子身上,似乎是对于他的忍耐。当成了某种退避,这个胖子反而越发的狂妄起来。甚至引起身后那些苏联专家都向前迈步,纷纷都是一副愤怒抗议的模yàng 。但李斯特的手却缓缓的握住那枪套中的枪柄,大拇指也已经将那套扣轻轻滑开,而他的目光看着面前的那个胖子,微微眯起的眼中也是带了几分冷意:“你们难道没有觉悟吗?作为俘虏,我想你们也应该有俘虏的自觉性?!?br />
    他身后的海军陆战队的成员们,也已经默默地举起了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就已经全部对准了角落里的那总共三十多个苏联人,冷着脸的模yàng ,已经满是对于他们的冷漠和杀意。

    “可是我们必须要享shou 应有的待遇,你最好联系你的上级!”

    可是那个胖子却依旧是有恃无恐,向前走了一步甚至越过了那个白发苍苍的科研专家,才不过四十多岁的他也拥有自己内心的骄傲,尤其是被众多科研人员赞叹他年轻有为的时候,也已经膨胀起来的内心,更是让他昂头看着李斯特更加大声道:“如果我是你的上级,那么我一定…啊…你…你…”

    “呯——”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李斯特那手中的m1911半自动步枪就瞬间出现在他的手掌中,稳稳地握住,他手中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这个胖子的一条大腿,连半分眉头也没有眨一下,直接就扣动了扳机,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声在这溶洞中回响。

    血花四溅,那清脆的枪声还在耳边隐隐做响,可是那角落当中的苏联专家和那几个军官,却已经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斯特。而与此同时,一声凄厉的嚎叫才出现在这溶洞当中,那个肥硕的胖子已经瘫软的跌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左腿大声的惨呼,他的指缝当中,一股股的血液也在渗透出来,将他那肥硕的白色手掌都染得一片红色。

    但没人在乎这个胖子,就算是那些科研专家也是隐隐朝着后方退去,脸上带着惊恐不安的表情,就算是那个原本带着骄傲之色的白发老者,脸上也已经出现了不敢置信。作为就算是肃反委员会也要同他们好好协商的高级科研人员,他们现在竟然被美国人用枪指着,甚至真的敢开枪并且伤了他们的一名同伴。

    “他们只是一群平民,根据日内瓦公约,他们连俘虏都算不上!”

    布莱杰夫斯基的眸子扫过那个胖子捂着的大腿,常年的战争经验也已经让他了解这其实也不过是皮肉贯穿伤,甚至连骨头都没有打碎。但他抬头看着李斯特,脸上也带着某种不敢置信,深深吸了口气,他不由得皱眉道:“何况他们是美国联邦也想要得到的人才,你这样做只会给自己添麻烦,而且也未免太违反人道主义精神了!”

    “这样子你们满意了?”

    缓缓的将手枪放在自己的嘴边,李斯特轻轻地吹了一口那枪口处还在弥漫的硝烟,脸上带着微xiào ,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低头看着那个胖子还在大声哭嚎的声响,他也忍不住缓缓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手中的m1911半自动手枪也已经举起来,他狠狠的连连朝着斜上方扣动扳机,那清脆的枪声顿时在这溶洞内回响,而他也沉声道:“够了没有?”

    那一连串子弹直接将m1911半自动手枪的弹匣全部打空,细小的溶洞岩壁碎片也已经不住的跌落下来,而李斯特那淡漠的脸上,看着面前那蜷缩着并且朝着后面趴着的胖子,终于停下了那难听的哭嚎,嘴角的微xiào 也已经缓缓的翘起来,他扭头对布莱杰夫斯基缓声道:“你说什么?人道主义精神?日内瓦公约?”

    “难道…难道不是吗?我想我们应该能交谈的?!?br />
    布莱杰夫斯基脸上也已经出现了少许惊慌,面前的李斯特在他看来几乎就是根本不安常理出牌的赌徒,甚至周围那些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也同样冷着脸看着他们,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现在感觉上已经没有丝毫自xin ,因为他能感觉到如果自己做出什么剧烈的危险动作,恐怕那三十多把m4a1突击步枪,就真的会开火!

    “知道吗,你说这些话,我有些想笑?!?br />
    可李斯特却对此嗤之以鼻,他看着面前布莱杰夫斯基那脸上的惊慌,嘴角却带起一个微xiào ,那淡淡的嘲讽却无比明显?;夯旱慕智沟目盏煌顺隼?,满载着子弹的新弹匣又被他缓缓的推上去,随着那喀嚓一声轻微的脆响,李斯特的声音却缓缓出现:“联合国都已经倒台了,你还在说日内瓦公约?难道你认为这不是一个可笑的笑话吗?”

    那些苏联专家和军官,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就算是那个捂着大腿还在地上趴着的胖子,也已经扭头惊恐的看着李斯特,尤其是看着他那手中的手枪,哆嗦着嘴唇却说不出任何话??衫钏固乜醋潘堑哪àng ,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语气中的嘲讽也越发的浓郁起来:“可就算是联合国还在的时候,难道你们就真的遵守了所谓的,日内瓦公约吗?”

    “不要傻了,我们都不是小孩子,现在是成年人的游戏,这是战争!”

    李斯特的声音加大,他的嗓音也深沉而显示着他内心中的暴怒,之前与那英克雷高官的交谈也让他现在仿佛是全部宣泄在面前的这些苏联人身上,他手中的m1911也指着面前他们一个个人,眼中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冷漠杀意:“而你们,真的认为我会欣赏你们的科研水平吗?”顿了顿,他的目光紧盯着面前的布莱杰夫斯基,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警告道:“如果你们还敢有什么捣鬼的地方,我会杀了你们?!?br />
    他说完这些话,直接就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同时对着那群聚集过来的海军陆战队们挥手,而他身后的卡尔也看了眼他那背影,犹豫了一下也没有追上去,反而轻轻吩咐了几句话给身旁的士兵们,让他们抱来了一些睡袋扔在这些苏联人面前,同时也安排了几个人分别列了几层岗哨,在这占地庞大的二号溶洞中分出了一个简单的监狱。

    ps:最近月票好少,推荐票好少,大家亲们,给点力呀,跪了,恢复更新还不行么…话说还是不干微商了,好好码字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