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500积分的水力发电机,在某种意义上根本就算不上是那种真正的水力发电机,不过是借用现代科技良好的搭配性能,所拼接起来的家庭用水力发电机罢了。比起那建立在大川大江的河坝上,利用那恐怖的落差来进行发电的存在,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不过李斯特对此倒是看的开,缓缓地呼出一口气,他扭头看了眼周围这二号溶洞内部的空间,眉头也是微微的舒展开来。尽管这种家庭用的小型水力发电机,估计也只能维持这个二号溶洞内部的照明系统,连隧道都无法继续维持,但占地空间不大,几个就能合并成一个发电机组的优势,却在这狭小的空间内,体现出了绝对的优势。

    “那么就将这条地下河进行试探性开凿,如果能确认底部岩层下,真的具有另外一条更大的地下暗河,那么我们的任务量就真的要很大了?!?br />
    缓缓地用手摸着下巴,李斯特的目光扫过面前的地下河,湍急的水流几乎如离弦之箭般滑过冲刷出来的凹槽,激烈的水花声也在耳边持续。他也向前走了几步,伸手来到了那溅起水花的地下暗河旁边,轻轻地伸进手去,那一股冰凉却让他下意识的拿出来微微甩了甩,轻轻地diǎn头道:“这里的流速很快,完全能设立水力发电机组?!?br />
    “流速的话,根据我的初步估计,应该达到了4.5米每秒,对于小型水力发电机组来说,已经足够带动滑轮并且产生电力了?!?br />
    那名较为年轻的苏联专家也是轻轻diǎn头。扭头看着那湍急的地下暗河。同样也缓缓的伸手放在那冰凉的河水当中。尽管在岩壁当中的暗河没有直接接触外界的寒冷??墒悄巧冶诘敝械暮?,依旧让那只手瞬间泛起了一片潮红,可是这名说是年轻,但也依旧四十多岁样子的苏联专家,却缓缓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脸,蹲在岸边哽咽着发出细微的哭泣:“我还有一个女儿…她今年才十二岁…我并不想再也不能见到她…”

    泛着红意的手上还带着河水的冰凉,可是这寒冷的水渍沾染在他的脸上,却没有让他平静下来。脑中想到一系列悲惨的下场,他却不由自主的浮现起自己女儿那甜甜的笑脸。眼泪不住的在眼角流下,这名四十多岁的苏联专家原本也有着优秀的前程,可是现在的他却只能捂住脸不住的哭泣:“求你了,能不能放过我…”

    “放过你?这就是你找到我,提议在这溶洞当中进行水力发电的原因?”

    微微的皱起眉毛,李斯特站在他的身后,眸子当中也出现了几分无奈。他可不是什么滥杀无辜的人,这些苏联专家也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困扰,他也根本无法下令将他们全部枪毙。尽管他能够杀人获取积分。但怎么说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而不是前世一样对待游戏np那样毫不留情。

    同样缓缓地蹲下。李斯特伸手在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缓缓给自己diǎn上一根,同时掏着烟盒敲了敲这个苏联专家的背部,看着他那年近四十两鬓就有些发白的头发,面孔扫过这个犹如邻家老大哥模样的专家,递过去香烟问道:“要不要来一根?”

    “不…我不吸烟…很感谢…”

    这个四十多岁的专家也是抹了抹脸上的泪痕,红肿的双眼里面也带了几分惊慌失措,他还记得当初那个同僚,就因为大声说了几句话,就被面前这个美国队长直接开枪击穿了大腿。深深吸了口气,他摆手拒绝了李斯特的香烟,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还是颓然的低下头道:“尊敬的先生,抱歉,请原谅我的情绪失控…”

    “我明白,谁不想回家呢?这地方可没有人会喜欢!”

    伸手将香烟重新塞回上衣的口袋里,李斯特用打火机缓缓地diǎn了个火苗,叼着香烟的唇也凑过去,随着那干燥的烟丝缓缓燃烧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地闭上眼睛,朝着面前也吐了一条长龙:“这里是看押你们的牢笼,又何尝不是关着我们的监狱呢?”

    李斯特睁开眼,某种复杂也出现在他的眸子当中。他现在被苏联人和加拿大人包围,美国联邦对他也有着深深地敌意,但这对于李斯特来说却并不是什么大事件,因为2077年,也就是十七年后的日子,那席卷了全球的核战争就会发生,如果不尽快自救,那么比起自杀来,也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周围的几名海军陆战队看到他们两个蹲坐在河岸边的模样,互相皱眉也是打量了一下,端起了手中的步枪就朝着他们两个走过来,想要探查一下究竟有没有异常情况。不过李斯特也已经感知到了身后走来的两名士兵,缓缓地抬起手朝着他们挥了挥,沉声道:“没有异常?!?br />
    “我无法承诺你什么有价值的事情,但如果你能帮助我完成水力发电的任务,我或许就会让你离开这?!?br />
    口中叼着香烟,李斯特也深深地吸了口气,那恐怖的肺活量立刻将那香烟吸得还剩下一小节,而他也没有丝毫怜悯珍惜的意愿,只是深深地在鼻孔中喷出一阵弥漫的烟雾,同时也拍拍屁股站起来,对这个四十多岁的苏联专家重重的diǎn头道:“我说到做到?!?br />
    李斯特也同样有能力将这名苏联专家送走,因为这片山脉的四面都有几座小城环绕着这,甚至他只需要用一辆雪地摩托,就能将这名苏联专家安稳的放置在苏联人封锁的岗哨前方。而那优秀的机动能力,也不等那群苏联人有什么反应,就能遁入那原始森林当中,相当安全的逃回来。

    “队长,五号溶洞发现一名举起白旗的加拿大士兵?!?br />
    但当李斯特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胸膛上挂着的无线电对讲机中,一名海军陆战队士兵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带着微微的杂音声响,他的语气也相当平淡的对李斯特道:“他挥舞着白旗似乎目的很明确,而且正在朝着我们走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