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李斯特却缓缓皱眉,他的眉头也微微的低了低,对于欧文上尉这近乎**裸的话语,他也已经有种熟悉的感觉,可是他还是抬起头,静静地看着欧文上尉,开口问道:“但有一点,我也同样很疑惑?!?br />
    欧文上尉微微皱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他还是对李斯特点点头,表示自己想要知道。而李斯特摇摇头,也毫不客气的对他道:“内华达空军基地尽管强大,可是你不认为,距离我,距离我所在的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实在是太远了吗?”

    那个基地司令曾承诺过,三个小时之内将会有来自内华达空军基地的空中支援,而也也象征着在内华达州起飞的战机,要飞过起码一个小时的时间才会到达他所在的山区。其中还要经过加拿大边境的防空火力旺,拦截的加拿大战机,甚至还有苏联人的防空导弹。

    如果空中的支援被牵制,那么李斯特得到的承诺,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一旦苏联人在大雪消散的时节,真的展开大规模的清剿行动,对于蜷缩在溶洞当中的李斯特,依旧是最为知名,且是最为残酷的时刻。

    “我永远不会放轻松,因为那群苏联人就在我的身边?!?br />
    清了清嗓子,李斯特看着面前欧文上尉那紧紧皱起来的眉头,脸上也依旧带着严肃的神情,但他还是轻轻地抿了一口咖啡,然后轻声道:“内华达空军基地的承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真的并不能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br />
    而他看着欧文上尉那胸口的口袋。皱起的眉头也缓缓地舒展开来。淡淡的感应也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尽管他没有看到,可是他依旧淡淡的说道:“空头支票,总是无法让人相信的,不是吗,空军司令阁下?”

    微微一惊,欧文上尉的手也下意识的想要护住上衣的口袋,但他仅仅是颤了一下手便也停止了自己的动作,扭头扫了眼周围那依旧警惕的盯着自己的海军陆战队成员们。脸上也忍不住带起了一丝苦笑:“李斯特先生,不知道您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曾经使用应急预案,开启了他手中的一个通讯仪?!?br />
    略带沧桑的声音也在他上衣口袋中出现,语气中也带着属于上位者的那种自信和高傲,这让李斯特瞬间就明白了究竟是谁。而欧文也将口袋里的通讯仪掏出来,内华达空军基地的司令,也在通过这台通讯仪对李斯特开口道:“你想要什么呢?李斯特上校,在我心里,你依旧是一个不可多得,真正的人才?!?br />
    “司令阁下。听您的意思,是想要我带领部队。长时间的驻扎在这?”

    李斯特微微眯眼,他的目光从欧文上尉身上也已经转移到这通讯仪中。相比较这位欧文上尉,来自内华达州的空军基地司令,才是真正的上位者,而他的声音也依旧平淡,只是稍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缓声道:“我不能回去美国联邦了吗?”

    “你可以回来,但却很危险,甚至能对你的生命造成威胁?!?br />
    基地司令微微沉吟,但是也同样直截了当,没有说任何委婉的用语,只是开口提醒道:“欧文上尉要接回去的那名句号先生,并不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而他的爷爷尽管对你救了他的孙子表示感谢,但也是一个守卫着那所谓贵族荣誉的老顽固?!被夯憾倭硕?,他的语气也带了几分厌恶:“英克雷中总有些人将自己看的犹如救世主,但他们却是一群逐渐在棺材里腐烂的老家伙?!?br />
    李斯特摇摇头,他当然明白这位基地司令的意思,因为从他当初在小城中走出来之后,所遭遇的种种事情,就已经说明了这种残酷的结论。而他也却也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有些可笑的开口问道:“难道英克雷当中,还分保守派和激进派?”

    “如果用正确的词语来讲,应该是贵族派和平民派?!?br />
    欧文上尉在一旁耸了耸肩膀,语气中也同样带着厌恶,缓缓扭头,他也已经看到了在隧道处被两个海军陆战队,正押着过来的句号。朝着旁边吐了口吐沫,他忍不住冷哼道:“那些在英克雷组织中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伙,是绝对不屑那些在美国联邦中挑选出来的新人的?!?br />
    但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看到了那远处正满脸胡须,一副邋遢模样的句号,也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通讯仪,对基地司令汇报道:“句号先生还活着,虽然看样子并不算太好,但我想回到美国联邦,还是极有可能的?!?br />
    “那么一切就由你来做主?!?br />
    那名基地司令也已经听到了某种嘈杂的声响,眉头也是忍不住微微的皱紧,可是他还是对通讯仪另一边的李斯特开口道:“会有人安排物资,向你所在的山区进行运输,而如果你认为实力足够的话,我想你拥有一个加拿大人的城镇,作为补给点也真的是更好的?!?br />
    “补给点?”李斯特微微念叨着,面前的那通讯仪也已经重新关闭,显示双方的对话已经结束。而李斯特的眉头却忍不住越发紧皱起来,他扭头看着那睁大了眼睛,看到了有陌生人到来,就仿佛是找到新希望,重新恢复了那狂妄般模样的神色,嘴角却忍不住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而他的眼中也是淡漠,开口问道:“句号先生,你怎么了?”

    “你这个该死的杂种,快点跪下向我道歉!”

    句号的脸上带着怨毒的神情,尤其是看着李斯特那平淡的模样,怒火越发的在他的心中升腾,咬紧了牙关他挣脱了两侧士兵的搀扶,快步朝着李斯特走过去,瞪大了眼睛刚想要继续怒骂些什么,来显示自己在这段时间内所遭遇的屈辱。他甚至还想要用更加侮辱的话语,可是他眼角却突然发现一道黑影正朝着他的面部闪现,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已经让他那激烈震动着的耳膜,摇摇晃晃的瘫软在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