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纷飞,就仿佛是鹅毛般在天上缓缓地落下,将地面上那松软的雪层上,又增添了几分厚意。 而就在一处山脉当中,看上去和周围也没有什么区别的山头,某种怪异却让不少没有迁移的鸟儿惊慌,扑闪着翅膀在雪中逃窜而去,就仿佛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即将要在那白皑皑的雪层中冲出来那样。

    动物的预知能力,毫无疑问是它们的生存本能,等这些鸟儿飞了没有几秒钟,那怪异的声响就已经出现在那岩壁白皑皑的积雪层后面?;姑坏确从?,那看似寻常的积雪层就瞬间朝着外面凸出来,同时两道亮银色的身影,正呼啸着卷起了身后的片片雪花,带着那发动机和排气管的轰鸣,快速的朝着下方的山坡处冲去。

    李斯特的眸子透过防风镜,看着那面前扑来的鹅毛大雪,也忍不住缓缓地眯起眼睛。胃里的灼烧感还在持续,带给了他全身都有一股温暖,伏特加的味道尽管冷冽,但喝下去以后的确是暖和的好东西。而他依旧大力拧着车把进行加速,同时扭头对身后的卡尔大声道:“如果不出意外,或许我们四个小时,就能到达基蒂马特镇!”

    “四个小时?李斯特队长,不得不说明一下,就凭现在的天气和路况,我认为我们需要五个小时能看到基蒂马特镇的边缘,就已经很不错了!”

    坐在后驾驶上,同样全身穿着臃肿防寒衣物的卡尔,脸上也带着某种无奈。 看防风镜下的眼睛看了眼前面。那几乎将整个世界都染成白色的鹅毛大雪。也已经阻碍了他的视线。但卡尔的脸上还是露出一个苦笑。坐在李斯特的身后,他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道:“刚下的大雪,对我们的雪地摩托来说,也是一种考验!”

    雪地摩托尽管是雪地作战的机动性神器,但是那身下安装的滑雪板,却依旧是按照硬质雪层来设计的,对于现在这刚刚下了三天的鹅毛大雪,早已经遮蔽了原本的坚硬雪层。仅仅留下了这松软的,根本撑不起来的松软雪层,却也对雪地摩托来说,要谨慎许多才行。

    松软的雪层虽然能掩埋乱石和梳妆,可是却也遮蔽了驾驶员的视线,一旦当他们误判面前的雪地是一条极好的通道时,如果遇到了梳妆乃至是乱石,整个人都摔个狗吃屎之类的动作,那简直就是不要太丢人。

    不过一路走来,对于前面开道负责前行的李斯特。却没有发现那么多的树桩和乱石,整个人狠狠地拧下手把上的油门。带着那刺耳的轰鸣声,一切正常的冲往前方。而就在他的身后,另外一架雪地摩托也紧紧地跟在十米左右的身后,沿着他的路线而前进。

    这里本就是山区地带,何况还有如此大的雪,平常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必须要五个小时才能安全到达。而这还是他们有了雪地摩托的原因,如果他们依旧是步行,或是依靠其他工具前行,恐怕就就算是一天一夜,能够到达基蒂马特镇的附近,也是上帝的恩赐了。

    尽管鹅毛大雪缓缓落下,可是那奔驰的雪地摩托,却让这鹅毛大雪成了扑面而来的大雪。四个多小时的形势时间过得也是相当快速,连李斯特身上都已经积累了一层白色的雪花,看上去就仿佛是冬日里的岩石那样,丝毫都不引人瞩目。

    这场侦查还是相当重要,李斯特他们全部都穿了白色的冬季作战服,同时身后还加装了白色的伪装布,只要解开一部分腰带,身后这足够能够笼罩全身的伪装布,就能让他们在这白皑皑的雪地当中,成为最好的掩护。

    “我们似乎已经到了基蒂马特镇的附近!”

    李斯特仍旧在下意识的拧着油门,身下的雪地摩托也因为长时间的形势,而发出某种嘶哑的怪声。但他身后的卡尔却微微抬头,抹了抹防风镜上的寒霜,看着周围那似是相当眼熟的山脉起伏,才恍然大悟的使劲拍了拍前面的李斯特,大声道:“还有不到十几分钟的路程,我们就能直接看到基蒂马特镇的房屋!”

    “终于到了吗?”前方的李斯特缓缓放松了加油的手,一股寒意几乎已经笼罩了他的身心,缓缓地呼出一口白雾,他的目光也因为防风镜上沾染的寒风而有些模糊,但他随手就轻轻擦掉,眉头也微微的舒展开来,忍不住长叹道:“终于到了!”

    一路上,两架雪地摩托上的主驾驶和副驾驶,尽管都在轮番着开启雪地摩托,但面对着零下三十度的寒冷天气,依旧在这高速移动中,感受到了来自冬日的满满恶意。逐渐停下自己前进的雪地摩托,李斯特扭头看着身后那依旧跟上来的海军陆战队,不由得摇头道:“或许我们的雪地摩托,真的不太适合长途奔袭?!?br />
    “我表示同意,李斯特队长?!?br />
    那辆雪地摩托凑过来,几乎和李斯特相持平,不过那上面已经被冻得如石头般的海军陆战队士兵,却瞪着发红的眼圈,快速的在怀里掏出那小巧的酒壶。三下两下的就拧开了那壶嘴,他猛然就灌了一大口里面那冷冽的伏特加,感受着那似乎连食道都烧下去的热量,才苦笑着对李斯特点头道:“这一路简直就是太难受了,现在我都感觉不到自己的两腿,究竟还属不属于自己!”

    他有些无奈的拍拍自己的大腿,停下了雪地摩托之后,却忍不住翻身跳了下来。松软的雪层直接就没过了他的小腿,而这个是陆战队的小伙子也毫不在乎的在原地走了几圈,同时朝着不远处林间那缝隙中迈步,但一声清脆的声响,却随着他踩下去的动作而出现在他的耳边,让他的脸色一变,瞬间举起左手,咬着牙惊道:“是地雷,该死的,小心,这里是加拿大人的雷??!”(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