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已经完全被毁了?!?br />
    卡尔跟在李斯特身后,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也抵在肩膀上,他缓缓的朝着四周看去,身子也绕着周围转了个圈,他的脸色极为凝重,因为周围那看似完好无损的一栋栋房屋,实际上真的已经全部都遭到了某种巨大的破坏。甚至他还看到了爆zhà 的痕迹,向前走了几步,将手在那厚实的手套中掏出来,抿了抿墙上的一片黑色灰烬,皱着眉头问道:“火焰喷射器?”

    墙上的黑色灰烬并不明显,看上去就仿佛是一片猛烈地烈焰进行灼烧过,只是对墙皮造成了少许损伤,但却没有如真正的凝固燃烧弹那样直接将脆弱的砖石烧穿??ǘ夯旱拿蜃攀种钢械暮谏医?,看着那墙面上早已经因为寒冷的天气,而变得有些灰蒙蒙的黑色灰烬,不由得扭头对李斯特道:“看上去似乎是冲击波掀起的烈焰?!?br />
    “但周围没有爆zhà 的痕迹?!?br />
    一名海军陆战队的成员向前走了几步,伸手在那破碎的砖石废墟中摸索了一会,两手用力却直接在那崩塌的碎砖中掏出一个圆筒状的长型物体。不过却依旧是弯曲碎裂,似乎是被巨大的力量直接给压出了裂纹和折痕,但那个小伙子也是耸了耸肩,语气中也带了少许怪异:“能将反坦克导弹直接毁成这样子,或许是放在了履带下面碾压了一圈?”

    “这是个可怜的家伙?!?br />
    李斯特的眸子看向旁边,不远处一具同样还剩下上半身的残尸,正趴在一片砖石的废墟当中。但却相当显眼的露再外面。他的脚想要移dong 几步。却被什么东西阻挡。李斯特的眉头越发的紧皱,他弯腰伸手在那雪层中狠狠提起,一条人类的大腿就这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伤口处血肉模糊,却也已经被寒冷的天气在雪中冰冻了起来,看上去更为直接。

    但李斯特的眸子扫过那伤口,脸色也逐渐变化,他扭头看着旁边那同样脸色微变得卡尔。忍不住伸手将这条大腿仍在地上,扫了眼那周围扭曲断裂的步枪和火箭筒,那断了和伤口也有着某种惊人的相似,他缓缓朝着旁边吐了口吐沫,脸色凝重的看着周围那断裂的房屋,也不由得冷哼一声道:“你也发现了?”

    “嗯,这么明显的事实,恐怕也都已经发现了?!?br />
    卡尔缓缓点头,脸上也同样极为凝重。身旁的那两名海军陆战队也一样如此,他们都已经提起了手中的武qi 。余光也极为警惕的扫过周围那还随风呼啸着,自天际飘洒下来的鹅毛大雪??ǘ钌钗丝诹蛊?。对李斯特缓声道:“这完全就是被巨大的力量所扭断,而不是被大口径的重机枪、狙击枪等大威力武qi 命中造成的?!?br />
    “但问题也来了,什么东西,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李斯特的眼眸带着少许阴郁,他的脸上也满是凝重的神色,而当他扭头看向面前,一栋栋仿佛已经显露了破旧的痕迹。手中的温切斯特已经握紧,他朝着面前的街道处快步走去,眸子也下意识的锁紧,而枪托也已经稳稳地抵在他的肩膀上,同时他的嗓音也相当沉稳的说道:“出来,我看到你了?!?br />
    他的话顿时让卡尔他们一惊,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也瞬间抬起来,下意识的对准了李斯特所指向的那房屋当中。而他们的眸子极其凝重,紧紧地盯着那黑洞洞的昏暗房屋里面,风雪呼啸着在他们身边掠过,可是他们四个人却没有丝毫放松下来的模yàng ,反而是脚下的步伐缓缓移dong ,以极为默契的模yàng ,朝着周围隐隐的散开。

    毕竟经li 过那么多次战斗,卡尔他们三人也已经对李斯特的作战方式,有了深刻的了解。他们各自都占据了一个角落,同时枪口也已经对准了那房屋的几个窗户和入口。就算是余光也已经扫向周围,确保他们四个人的视线中,没有任何方向上的死角。

    “先生们,我们是来自美国联邦的侦查兵,察觉到了这里发生的异常情况?!?br />
    缓缓沉吟,李斯特看着那依旧没有半点回应的房屋,眉头也忍不住轻轻地皱起来。他确信自己绝对不会看错,经过强化的敏锐视觉,就在之前也已经发现了一张惊恐的年轻人面孔,就出现在那房屋的窗户缝隙当中。李斯特向前缓缓迈步,他的脚也在踩着那积雪层,继续开口道:“如果你们遇到了麻烦,以人道主义的精神,我们愿yi 向你们提供某些食物和药物?!?br />
    “该…该死的美国人!你们不是才来过吗!为什么还来这里假装好人!”

    似乎是他的话有了少许效果,那房屋当中,一个明显是年轻人的嗓音也已经传出来。而那嗓音当中也带着凄厉和恐惧,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吓破了胆子那样,甚至连露头都不敢,只是继续疯狂的大声叫喊道:“你们不要想让我出去,我是绝对不会出去送死的,你们这群该下地狱的美国人,我…我对加拿大的忠诚也永yuǎn 不会改biàn !”

    “一个人?!笨ǘ才ね房戳搜凵砼缘牧矫>秸蕉?,他缓缓地点点头,也向前走了几步,对着李斯特做了个手势。而李斯特也微微点头同意,卡尔他们三人顿时就朝着那栋房屋的左右两侧快步冲过去,身子也紧紧地贴在窗户下面,灵巧的就仿佛是狸猫那样。

    “不,不,我改biàn 主意了,不要杀我,我投降!”

    可是还没等他们展开特种作战,那破破烂烂的房门就已经被人推开,一个衣衫褴褛的加拿大人举着自己的双手就走出来,满是黑色灰烬的脸上也写满了恐惧,瞪大了眼睛看着外面街道上,正端着温切斯特看着自己的李斯特,两条腿发软就重重的跪倒在地上,声音中也带着哭腔大声道:“我投降了,求你们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真的投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