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人的轰炸极为有效,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整片山区几乎就已经化为了一片烈焰地狱中的火海。  这是教科般的战术轰炸,就算是拥有前世****和今世美国联邦,两世战争经验的李斯特也不得不承认,在以大规模作战为主的军事作战体系当中,苏维埃的强势已经体现无疑,如果考虑上某些黑科技,比起前世八十年代的苏军都相差不远。

    而伴随着这早有预谋的战术轰炸,就在这片山区的西侧较为平缓的方向,一名名成散兵队形前进的苏联步兵,正迈动着脚步快速的朝着这边走来。他们怀里抱着他们的akm突击步枪,头顶上的钢盔和全身的绿色军服,以及同样花斑迷彩绿的防弹衣,也已经让他们看上去武装到了牙齿。

    他们都是经过了严格训练的山地步兵,一个营的兵力洋洋洒洒的散落在这片山丘当中,看上去就算是紧急行军,他们的距离也依旧拉的很散。作为从苏维埃本土征调而来的山地部队,他们尽管没有直接面对过美国联邦的部队,可寻常的军事训练依旧让他们小心谨慎,就算前方那山区当中的黑烟正在升腾,可谁也不知道隐藏在里面的美国人,是否被全部消灭。

    轰炸机的余韵还出现在他们的耳边,可是每个苏联兵脸上都带着止不住的轻松。在如此高密度的战术轰炸下,他们可不相信那群只是隐藏在溶洞中的美国人能活下去。就算是活下去,那么对于这脆弱的溶洞入口来说,估计就已经全部崩塌。而他们这次的任务或许就是一场春游。也好比是一场寻常的高烈度演练。

    于是他们原本散开的队形也已经逐渐聚集起来。三三两两的互相说着笑话。脸上都带着笑意。就算是他们的长官看到了也这是瞥了一眼,对于他们来说,这场所谓的军事行动更多的意义上,还是一场简单的小事情。他们看到了那轰炸机编队的杰作,现在就算是看着那天上的黑烟弥漫,也都能了解之前那山区地带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惨状。

    一层层的土壤已经完全翻了出来,已经被烈焰灼烧的漆黑的土层甚至看上去有种微微的玻璃化。那是航空炸弹爆炸,在瞬间出现的高温将泥土灼烧而形成。不过更多的山区地面上还是那被一层层冲击波掀起来的松软土层,就仿佛是最熟练地农户用机械将这片山区进行开垦,但那土层中还隐藏着的隐隐热量,也在说明十几分钟之前这片山区的恐怖遭遇。

    几座山丘的山头处,依旧是一片漆黑也笼罩了那整个顶部,某种怪异的山头模样似乎是没有被炸弹削下去多少,依旧还残存着基本的模样。不过上面的黑色灰烬和泥土的覆盖,几乎将那怪异的山头整个笼罩住。当然如果靠在旁边仔细的倾听,或许能发现里面某种物体被搬开的摩擦声,以及低声的呼喝和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那是一名名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们。他们将防御碉堡第一层的防御钢门打开,微微的热量就算是隔着把手都让他们忍不住皱起眉毛。而当他们彻底来到防御碉堡的第一层当中。那因为轰炸而飞溅进来的泥土和灰烬,几乎都已经将那几个射击孔给堵塞。他们没有在乎第一层射击位上的灰烬,快步的来到这处防御碉堡的射击孔外,用手将那散发着微微热量的泥土给疏通开,小心而谨慎的用碉堡潜望镜快速的观察周围环境。

    m2勃朗宁重机枪已经紧接着假设起来,六名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们共同操纵三门重机枪分别对准前方以及左右的方向。并且一箱箱的弹链也快速的在下方通道运输上来,被副射手们小心的搬运到重机枪周围,极为警惕的看着周围的情况,而且也拿起了那递过来的有线通讯装置,汇报着自己所处方位的情况。

    而就在西侧的两座防御碉堡当中,紧张和凝重的气氛也已经笼罩了他们,m2重机枪甚至已经拉开了保险,处于随时可以射击的状态。但他们的脸色凝重,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扭头看着旁边的小队长,因为就在那小队长的手中,有线通讯装置里面来自溶洞基地的命令,则赫然是:“禁止射击,注意隐蔽?!?br />
    溶洞基地也已经发现了西边而来的苏联兵,甚至那炮兵阵地当中的92式步兵炮都已经全部准备完毕,专门用来反步兵的炮弹都已经率先准备好,并且通过几名修习过炮兵学的陆战队操控,随时等待着射击命令。所有人都明白,尽管看上去那群苏联兵已经逐渐接近他们,但实际距离还不过三千米,完全不属于他们最有效的开火范围。

    “放他们进入一千米内?!?br />
    李斯特的声音缓缓出现在二号溶洞基地的指挥室中,他依旧站在那张放置着周边地图的桌前,摆手拒绝了一名陆战队士兵送上来的热咖啡,只是眉头紧皱着地图上那象征着高低与经纬的线条,手指也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动几下,头也不抬的吩咐道:“卡尔,全频道通信,询问所有部队是否到位?!?br />
    “明白?!?br />
    旁边等待的卡尔立刻重重点头,转身就快步朝着隔壁的房间走过去。两台巨大的通讯仪器正放置在那,由五名精通通讯学的陆战队小伙子担任通讯组,来联系整个溶洞基地和外围防御碉堡的联系。这种在地底铺设的线路管道早在基地内部扩建时,就已经被提前加了进去,甚至比起通风系统和供电系统的改造任务,还要提升了一个等级。

    毕竟当战争开始之后,就凭那群苏联人的军事技术,绝对拥有无线电屏蔽或者是干扰能力。而就在这山体溶洞当中,无线电信号本就已经被消弱到了极差的地步,甚至一号溶洞和五号溶洞的无线电对讲,仅能出现模糊地沙沙声,根本就无法有效地通话。而这种基本而原始的,只依靠线路进行通讯的装置,还是相当值得依靠。

    过了没有几分钟的时间,卡尔就快步重新出现在这个单独的间隔房间当中,眉宇间带着少许凝重之色,不过开口却对李斯特沉声道:“所有部队已经就位,防御碉堡内部正在清理第一层爆炸产生的杂物,初步计算还有三分钟就能立刻形成战斗力?!倍倭硕?,卡尔的声音依旧凝重,缓声道:“而根据五号溶洞顶部的九号碉堡观察哨发现,苏联人为纯步兵单位,仅携带少量火箭筒及重机枪,未发现直升机和装甲部队?!?br />
    “一个苏军的山地步兵营?才不过三四百人就敢过来,看来他们是吃定我们了?!?br />
    李斯特的嘴角微微翘起一丝微笑,但是他的眸子却带着凝重和严肃。战略上蔑视敌人,不代表战术上要轻视敌人,他当然明白这一切。而李斯特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手掌轻轻地放在桌面上,扭头看着周围的陆战队士兵们,语气中也仿佛是收敛了自己的感情,就如同寻常训练时对他们说的那样,淡淡道:“告诉我们的小伙子们,战争就要开始了?!?br />
    他深深吸气,淡淡的闷热也同样因通风口的关闭而出现在二号溶洞之中,但是他的心脏却依旧稍微加快的跳动着。在这场象征着能否真正在这立足的战争中,他也同样有了少许紧张,却没有半分畏惧。李斯特咬了咬牙,让自己努力恢复镇定,同时对卡尔吩咐道:“你和两个参谋留守在这,我去溶洞基地的前线进行视察?!?br />
    “了解,这里会妥善安排好一切?!笨ǘ愕阃?,当他们已经部署完毕,所有兵员和武器装备都步入正规,战争体系就已经展现出来。而那两名参谋脸色也是凝重,这是李斯特交付给他们的任务,本就具有一定指挥天赋的他们,可不想把一切事情都搞砸。

    “有任何问题立刻通知我?!?br />
    李斯特转身走出指挥室,一股嗡嗡的声响顿时出现在他的耳边,同时伴随着那流水声,两座水力发电机组依旧随着开春后旺盛的地下水而为旁边的储电箱内提供电力。但李斯特只是看了一眼,就快步的带着两名负责护卫的陆战队士兵朝着溶洞隧道走去,不过当他扭头看向另外一处隔间,被五名持枪的陆战队成员看押着的地方时,眉头也忍不住微微皱起。

    之前俘虏的苏联专家和苏联军官全部都在里面,而他还想着去视察的步伐也微微暂定,反而转身就朝着那些苏联军官的间隔走去。他与这些家伙接近几个月没有联系,平日里只是牢牢地看押在这,可是现在李斯特发现,似乎已经能和这些苏联军官们,好好地来一次关于苏联部队进攻的探讨了。

    ps:最近恢复更新,感谢大家的宽容,不管怎么样,六月份娃娃就要出生,奶粉钱也要增多了,希望大家还是看看正版吧。预留的存稿也有几章,为了预备出生那天的,在此还是拜谢大家。(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