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的水力发电机组无时无刻,不因为溶洞基地内部那汹涌的地下河而转动着叶片,随着高精密仪器的作用将动能转化为动能,为这座地下溶洞改造而成的基地内部,提供了少量也是长久的电力来源,对于完全依靠兑换工业储电箱来维持照明、通风、通讯三大系统的基地来说,就算是这两座小型水力发电机组,也节省了极大的一笔开销。

    这对那位苏联军官,布莱杰夫斯基来说也不得不承认,就在他来到了这里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眼看着这些美国人,将这座原本阴暗潮湿的地下溶洞,硬生生的改造成了能够生活的基地。尽管他们没有权限离开这个二号溶洞,但仅凭对话的声,他们也能分辨得出就算是在这溶洞基地的外侧,都有几座规模宏大的防御碉堡已经修建完毕。

    而布莱杰夫斯基缓缓向前走着,持续十数周的溶洞生活让他没有照射到丝毫阳光,原本就较为白皙的皮肤也变得有些苍白。而他的头发也有些枯燥,眉眼间也不见了当初刚来到这溶洞基地时候的沉稳,偶尔扭头看向旁边也一同走着的李斯特,他的眼眸中也多了几分阴霾,缓缓咳嗽一声,他淡淡的开口道:“那么李斯特先生,您仅仅是带我观看伟大的苏联军队,如何攻克这座才修建了两个多月的简陋基地?”

    “苏联军队或许很强大,也能攻破我这座简陋的基地,但我可不认为是伟大的?!?br />
    略有昏暗的溶洞隧道之中,李斯特同样在大步朝着前面走着,脸上面无表情的扫了眼布莱杰夫斯基,嘴角却翘起一丝嘲讽的微笑。就在他的身后三米远,两名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正端着上了刺刀的m4a1突击步枪充当护卫,警惕的看着面前的苏联人。 不过李斯特的眸子当中却没有多少紧张的神色,尽管他知道旁边这家伙的大腿一侧,还藏着一柄苏军制式军刺,他还是头也不的向前大步走着,同时开口道:“而他们现在也已经来了?!?br />
    “战术轰炸持续了大概三分钟?如果这么密度放在和美国联邦作战的正面战场上,我想实施这场战术轰炸的指挥官,会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的?!?br />
    布莱杰夫斯基微微摇头,耸了耸肩膀似乎是有些遗憾。不过他的手却随着走动的姿势,也同样下意识的扫过大腿的一角,略有鼓囊囊的里面正牢牢地绑着一柄苏军制式军刺,依旧锋利无比。这是另外一名士兵悄悄交给他的,而布莱杰夫斯基看着面前几乎是近在咫尺的李斯特,心中微微一颤,触碰到军刺柄部的指尖也重新离开,就仿佛是无意般的说道:“如果轰炸持续的时间长一些,或许这些受力不均的溶洞,自己就会垮塌掉?!?br />
    “如果轰炸持续的时间长一些,或许你们就会被垮塌的岩层埋在下面?!弊旖堑奈⑿σ谰扇绻?,李斯特的耳朵微微晃动,他似乎也听到了面前隧道中的微微风声,同时他的鼻腔中也已经出现了某种燃烧和火药爆炸的气息,脚下的步伐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同时扭头看着那似乎是安稳下来的布莱杰夫斯基,嘴角的微笑也带着丝丝嘲讽:“知道吗,有一点我也要解释一下,我们在数米的岩层下,想要被地表的轰炸而导致崩塌还不太可能?!?br />
    李斯特的眸子带着嘲讽,可是布莱杰夫斯基前进的脚步却忍不住微微的顿了顿,他能看到面前这个看似嘲讽的目光当中,那隐藏着的自信。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他身后的两名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护卫也在催促他继续向前,也就使劲摇了摇头,继续大步朝着前面跟上李斯特的步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却多了几分悸动。

    焦土的气息已经越来越浓,李斯特只是微微的嗅了嗅空气,鼻尖中就已经满是这种燃烧过后才能产生的气体。伸手揉了揉鼻尖,李斯特依旧大步向前,四号溶洞的两侧已经挖开了两道半米高的圆形隧道,而他知道这是通往西侧四座防御碉堡的主要通道,不过他却没有钻进这狭窄的隧道当中,反而转身朝着五号溶洞走去。

    穿过狭长的隧道,五号溶洞里面的战争气氛更加浓郁,十名海军陆战队正紧张的驻守在这,不过地面上也全部都是吹进来的黑色灰烬,而看那已经被打开的射击孔,就知道这些灰烬和焦臭的气味就是在外面飞进来的。一挺m2勃朗宁重机枪已经架设在混凝土灌注成的射击位上,三脚架牢牢地支撑着沉重的枪身,而正副射手也已经面容紧张的看着外面,透过重机枪上安装的远视瞄准镜,极为凝重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而就在这架重机枪阵地旁边,五号溶洞的一角处,同样用混凝土搭建起来的一个台子上,一门短小灵活的火炮正放置在上面,被其他五名海军陆战队的士兵各自分工进行操纵,正是李斯特在系统中兑换而二战日均92式步兵炮。他们都已经准备完毕,面色凝重的都看着外面的情况,就算是作为运输弹药的士兵,都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十几枚炮弹和成箱的重机枪弹链搬了过来,直接用撬棍打开,就等着随时使用。

    “这么小的火炮?看样子可真是奇怪?!?br />
    而布莱杰夫斯基的眸子扫过五号溶洞里面,目光却也已经对准了那一角的炮兵阵地上的92式步兵炮。他的眉头忍不住微微的皱了皱,在这个没有传统亚洲范围的世界中,同样也没有二战日军的踪迹,也同样没有这门在复杂环境下极为灵巧的九二式步兵炮的原型。但以往的军事素养还是让他脑中微微思索片刻,看着这小火炮的形状,也忍不住嘴角翘起一丝嘲讽的微笑:“能够直射的迫击炮?我不知道美国联邦竟然会研发这种毫无用处的武器?!?br />
    “当然,这东西射程近,威力也小,比起灵活的迫击炮来说还真的也有些臃肿?!?br />
    李斯特对于布莱杰夫斯基的嘲笑没有丝毫反驳的意思,反而是同样露出一个微笑,扭头瞥了一眼他那脸上的嘲讽,缓缓的耸了耸肩膀,看着那更实用于亚洲人较为瘦小躯体的九二式步兵炮,轻轻地咳嗽一声,才淡淡的开口道:“但这也是火炮,不是吗?”他嘴角的微笑也带着嘲讽,看着布莱杰夫斯基轻轻地说道:“负责压制你们的小口径炮击炮,来的很轻松不是吗?”

    布莱杰夫斯基脸上的微笑逐渐退去,作为指挥团级部队的他当然知道,山地战中最注重的火炮,究竟应该是怎样的。而他看着那已经挑转了炮口,斜斜向上的模样就如同是迫击炮,他的脸色也已经变化。而他的眸子扫过那明显是70mm口径的炮口,目光却看向旁边那比起一般迫击炮弹来说,长宽高都要明显大了一号的炮弹,不由得眼睛逐渐瞪大,扭头看着李斯特粗声速道:“你早就已经计划好了?”

    这种火炮虽然没有迫击炮那样来的方便灵活,可是看面前那厚实狭小的射击孔,也仅仅能让这门火炮的炮弹飞出去。这毫无疑问就是一座掩体当中的炮兵阵地,能够有效的杀伤敌人而完整的保全自己。布莱杰夫斯基的脸上已经有些铁青,他能想象这犹如迫击炮,又如同榴弹炮,或是直射加农炮的小巧火炮,配合碉堡和掩体里数挺重机枪的火力,轻松地收割着那还在一脸无知,继续朝着这方向进攻的苏军步兵们的画面。

    “当然,自从被你们发现以来,我们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今天吗?”

    深深地吸了口气,那浓郁的焦土气息让李斯特似乎到了那久违的战场,他扭头扫了眼那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的布莱杰夫斯基,嘴角的微笑却缓缓的出现在他的脸上。李斯特缓缓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那已经被混凝土封锁住的原本入口,小巧的观察孔外面,他能看到那一片已经漆黑的只剩下灰烬的土地。

    眼中数据链流淌,李斯特的眸子也已经透过了观察哨和距离的限制,就如同望远镜般看到了那一个个正聚集在一起,就仿佛是郊游般的苏联兵身上。李斯特微微眯眼,嘴角的微笑越发的嘲讽起来,就仿佛是自言自语般的轻声道:“看啊,他们就仿佛是春游,你认为我们能取得胜利吗,我亲爱的布莱杰夫斯基同志?”

    他一边说着,手中却也已经在胸口的夹层中掏出了他的无线电对讲机,缓缓的按了一下,不出所料的全部都是被干扰后的杂音,但李斯特只是冷哼一声,就扭头看着旁边这五号溶洞的指挥队长,缓声命令道:“那么现在就告诉我们的部队,等待我的命令!”(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