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特的眸子平静无比,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外面那极远处的山坡上,一群苏联兵正聚集在一起,就仿佛是春游般朝着他这个方向走来。李斯特能感觉到那群苏联兵心理上的优越感,就算是面前的美国联邦,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都不敢轻易地和苏联人产生任何冲突?;痪浠袄此?,这个世界的苏联人就仿佛是前世80年代的苏维埃,在这场持续了两个世纪的冷战当中,无论是在战略还是战术上,目前都是处于攻势的绝对地位。

    因此也造就了苏维埃的军队如此嚣张,这一点从夏洛特皇后群岛上,李斯特就已经发现了这些苏联人的心理膨胀,几乎已经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步。来自全球范围内的整体优势,让这些苏联人的内心中只有对苏维埃强大的自豪和自信,可是他们却没有发现,在这场即将发生的小范围交火中,他们的优势并没有看上去那样大。

    战术轰炸尽管持续了几分钟,可对这片山区造成的伤害毫无疑问也是巨大的。大量的泥土和碎石被炸弹爆炸而产生的冲击波而掀翻,那恐怖而灼热的烈焰也已经让整个土层都变得漆黑无比,看上去这里就如同地狱,袅袅黑烟还在这片山区的上空蔓延,就犹如道道冤魂的哭诉。而原本枯燥了一个冬天的森林,也已经因为轰炸而燃烧着,尽管因为开春后融雪的湿气较大,没有形成规模庞大的山火,但还依旧能看出几十棵树都被点燃的模样。

    那群苏联人真的很放心,他们一边行军,一边还放下了时刻端着akm突击步枪的手,互相交头接耳的说着寻?;?,偶尔还有人说出一个笑话引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就算是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欢乐的气氛。不过当他们逐渐来到轰炸过的山坡地区时,面前那带着微微灼热的气息也让这群苏联兵们逐渐凝重了几分神色,纷纷将手中的步枪重新端在手中,可是看着前面的神情也依旧带着轻松。

    “他们以为我们都被炸弹全部报销掉了?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你们苏联人的脑袋真的是较为天真,唔,这样说或许有些难听,当然或者说是理想化?”

    李斯特的眉头微微松缓开,眼中那数据流几乎都已经溢出了眼眶,他看着那一个个仍旧是聚集在一起的苏联兵,甚至是将整个山地步兵营都在往一个中心集结的模样,嘴角却忍不住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密集的阵型简直就是重机枪和火炮的最爱,而看着那群苏联兵竟然就那样聚集在一团朝着这边走过来的模样,他都忍不住扭头对布莱杰夫斯基摇头道:“那么接下来的屠杀,你能够忍受吗?”

    布莱杰夫斯基的脸上也已经满是冷汗,他的目光也已经透过那观察孔,发现了已经聚集在一起,正朝着他们这个防线走来的苏联兵。那是一个三四百人的山地步兵营,可是目前他看着这个还没意识到究竟会遭遇什么的部队,脸上也已经是面色铁青,只是缓缓地闭上眼睛,就仿佛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这群家伙,看来是死定了啊?!?br />
    “没错,他们的确是死定了?!?br />
    毫无保留的点点头,李斯特并不在乎他的想法被身侧这个苏联军官了解??删退闶撬南敕?,乃至是他的全军意图都被这个布莱杰夫斯基知道又能怎样?李斯特的眸子扫过他大腿侧的军刺,目光却又看向了他那满是冷汗的额头,声音也带了少许低沉:“我可不会放过他们,换句换来讲,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不是吗?”

    那群苏联兵依旧向前走着,聚集在一起,有些凝重的气氛也似乎是让他们发现了什么,纷纷抬头看着面前那已经被彻底轰炸过的山地。重机枪和轻机枪也已经在这群苏联兵的前进过程中,逐渐出现在他们的手中,而他们的脸上也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少许汗渍,因为脚下的土地还带着温热的气息,甚至当他们路过一小片森林时,已经完全漆黑了还带着火苗的十几棵大树,也让他们感觉到有如是火炉般炽热。

    他们手中端着步枪,抬头看着面前那遽然降下去的地形,已经不远处那重新蜿蜒升上来的山坡,还有那高高耸立的山头,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少许难色。得到作战命令的他们,似乎也察觉了有什么不妥,而还有几个老兵抬头看着那山头顶端的位置,眉头却也不由得缓缓皱起来。他们看着那山头就仿佛是一个碉堡,可是犹豫了几声却还是将这个疑惑压了下去,任谁看到那已经被爆炸而掀飞起来满是泥土的山头上方,只是有些整齐就能判断为碉堡呢?

    在各自指挥官的命令下,这群苏联兵也是纷纷有了几分准备作战的模样,两挺重机枪就架设在这处山坡的顶端,遥遥的对准周围的几个山头,而其他步兵却还是那样聚集在一起,缓缓地朝着山坡下方走过去??删」苊钜丫麓?,那两个重机枪组却没有立刻设立阵地,反而是呆呆的站在山坡顶端看着旁边那灼烧的痕迹,脸上都带着某种难以下手的模样。

    “看啊,灼热的泥土让他们都不敢趴下,连重机枪阵地都不愿意临时整理一下?!?br />
    李斯特的脸上带着嘲讽,而他的手也随着他的话而微微的举起来。不远处那五号溶洞的指挥官已经脸色凝重,看着李斯特举起的手,那能够通告全部基地内部的有线话筒也已经放在嘴边。而李斯特也似乎是默许了他的这种动作,扭头看了眼布莱杰夫斯基脸上那已经变得苍白的模样,目光却重新对准了那山坡上的苏联人,缓声道:“谁会怕这群家伙呢?”

    缓缓地在口中说着,李斯特的眸子无比冷酷,他那脸上也已经全部都是平静的模样,但看上去更如同是面无表情。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已经下定决心的模样,而李斯特那缓缓举起的右手,也已经微微的握拳,然后他的目光看着那已经全部走下山坡,正朝着一座防御碉堡前进的苏联兵,命令也已经在这五号溶洞内出现:“炮兵,开火!”

    “炮兵开火!”

    五号溶洞内的那名小队长似乎是愣神,但他的口中却瞬间重复的李斯特的命令。他的声音也已经在以极短的时间内,通过科学的力量瞬间出现在所有人的耳中。而也几乎是随着他的命令,那早已经准备好的九二式步兵炮,也瞬间被炮兵狠狠地拉动,那本就是经过了现代火药技术改造的反步兵炮弹,轰鸣着就如同雷鸣般出现在这山区的上空。

    两门九二式步兵炮早已经对准了那苏联人的部队,事先已经调整了诸元的炮口,在确定了他们几乎全部都出现在两处山头当中的时候,便发动了他们的轰击。两枚反步兵的高爆炮弹划过一道美丽的曲线,带着那撕裂空气的呼啸,没有两秒钟就已经划过了上千米的距离,重重的一头栽到了那苏联人当中,然后爆炸!

    “轰轰”

    热浪和冲击波混为一体,席卷着掀起一片片的泥土,那炮弹爆发的威力丝毫不亚于之前才刚刚出现的轰炸,甚至那专用来反步兵的高爆炮弹当中,无数细小的钢珠已经随着那火药的无比膨胀,掀起了那致命的金属狂潮。烈焰和钢珠已经吞噬了落点区域上百米的距离,就在那一个个苏联兵还带着惊愕及不敢置信的目光当中,生生的将他们全部笼罩进去,然后吞噬了他们的鲜血,以及灵魂。

    但这却还不是结束,因为那来自李斯特的命令也已经出现在山头上方的碉堡当中。幸存的苏联士兵还在哀嚎,他们浑身是血的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逃跑,但是他们茫然的目光当中,却也已经看到了那山头的黑色泥土,已经被人用手完全的扯开,而就在那昏暗的一道狭长的射击孔当中,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出现在那,然后爆发出了致命的火舌!

    “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

    m2勃朗宁重机枪的火力出现在防御碉堡当中,那就仿佛是木槌敲击地面的声响,也已经响彻了这片空间当中。道道火舌喷射而出,一道道金属弹头划过了死亡的舞,就在那山丘底部中间处,还因为火炮轰击而茫然爬起来的一个个苏联兵,不管有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那重机枪的火力,就如同割韭菜那样重新硬生生的扫倒在地面上,再也爬不起来!

    ps:最近恢复更新,感谢大家的宽容,不管怎么样,六月份娃娃就要出生,奶粉钱也要增多了,希望大家还是看看正版吧。预留的存稿也有几章,为了预备出生那天的,在此还是拜谢大家。求大家多给我点月票,新的一个月,新的开始!唯居在这里拜谢了!(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