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建制的步兵已经向前迈步,那群苏联兵就算是知道面前的山头上,已经修建起了完整的防御碉堡,可他们依旧面无表情的端着自己的步枪前进着。这是对苏维埃的自信,他们曾经用绝对的优势和恐怖的实力,碾碎了一个一个想要挑衅他们权威的臭虫,而面前这山区当中潜伏着的美国特种部队,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如此。

    t55中型坦克也同样向前行驶,并不庞大和沉重的车身就算是在这复杂的山地环境中,也能缓缓的向前展示着独属于它的强大。十五辆t55坦克已经组成了编队,沿着坡度较缓的区域逐渐向下行驶,可是那长长的炮管却始终昂起来,黑洞洞的炮口对准着山头顶端的防御碉堡,就如同时刻想要射击那样。

    无论是苏联人还是李斯特的士兵们,双方表现的都极为克制。甚至防御碉堡内的重机枪和溶洞基地坑洞当中的九二式步兵炮,就仿佛是消失了一样,就这样安静的看着那些苏联兵出现在山坡的顶端,并且一步步的朝着他们推进过来??伤蕉济靼渍庵皇呛C嫦掠慷陌党?,那狂暴的火药气息早已经淹没了所有想要靠近的人,因为已经有人员战死在这。

    坦克的履带继续向前,碾压过那焦土的漆黑,也同样将之前那负责火力侦察的苏联兵,碾压在履带之下。他们没有任何怜悯,甚至对于之前那个战死的山地步兵营,就如同是羞耻般的没有收敛尸体,就算是还有没有当场战死,看到他们来到这处山坡底部而招手呼救,也仿佛是没有听到一般,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

    防御碉堡内的m2勃朗宁重机枪也已经紧紧地,就犹如拼命般的抵在那名海军陆战队主射手的肩膀上,透过那望远型号的瞄准镜,将那十字花的中间仔细的对准了走在最前方的苏联兵身上。不止是他,这碉堡内部另外两挺m2勃朗宁重机枪也同样被架设在这处正面射击孔中,同样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下方,一样是面无表情的等待着他们身后的命令。

    m249轻机枪也已经撑开两脚架,就透过第二层那细小的观察口对准外面,尽管这种轻机枪的火力不足以在一千多米外对敌人造成严重威胁,可是三挺轻机枪的威力也足以在八百米范围当中,配合重机枪形成火力优势,让那些仅有血肉之躯的苏联兵,最终形成倒在地上的一具具尸体。

    这很明确,就算是那些苏联兵也同样了解,因为当他们踏上那防御碉堡有效杀伤距离,就在那接近一千米的范围当中,一个个的眼中都带着慎重,乃至是少许慌乱。如果不是如波浪般起伏的山脉,只是如平原般平缓的地带当中,恐怕就算是一挺重机枪的火力,就能压制的所有人根本抬不起头。也幸好这是山地,他们也有着火力强劲的坦克,如果不是敌人同样拥有火炮和坚固的防御碉堡,他们恐怕早已经在武装直升机和坦克的支援下,占据了这片山区,不用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的试探,然后发起总攻。

    而他们选择的进攻方向也能看得出来,西面较为平缓的山坡不至于陡峭,这对t55中型坦克来说已经是可以行驶的地区。而配合苏联步兵们的冲锋,以及天空上那三十多架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的火力支援,寻常隐藏在溶洞当中潜伏,乃至是依靠山地想要进行狙击的敌人,恐怕直接就会被淹没在一片火海当中。

    可是苏联人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防御碉堡出现在他们的进攻路线上,甚至当指挥官分辨周围的地形之后,还发现了其他那间隔不足一千米或八百多米的山头上,都已经建立起了相当完善的永备式防御碉堡。这场原本简单的山地战最终演化为了拉锯战,负责指挥这场战斗的苏军指挥官也能想象,如果自己无法快速解决掉这些美国人,那么等待自己的或许是肃反委员会的指控,以及西伯利亚的寒霜。

    他们不同于寻常的苏联部队,他们本就是苏维埃肃反委员会在白令海峡的前线战区,抽调来的精锐部队。随着他们与那似乎是孤零零耸立在山头上的防御碉堡越来越近,他们的脚步也逐渐变得快起来,甚至最前方的士兵已经逐渐朝着四面散开,以三四米才间隔一名的距离开始朝着那防御碉堡小跑过去。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他们的动作就仿佛是引爆了所有人的动作,天空上那米24雌鹿武装运输直升机两侧的短翼下,轰然间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火光,一道道黑影在那火光和浓郁的黑烟中出现,带着尖啸声重重的出现在了面前那数千平方米的山坡上。无数的火光乍现,剧烈的爆炸瞬间横扫了成片的泥土,飞溅起来碎石在那火药膨胀形成的冲击波中飞舞,形成了一道道犹如之前那战术轰炸一般,升腾起来能遮蔽视线的灰尘!

    急促的弹舌音也在相互呐喊,最前方的苏联兵已经快步朝着山丘上面冲去,短短不过上千米的距离,他们肯定自己在三分钟内就能摸到那防御碉堡的角落。他们是成群结队的开始冲锋,两千多人的苏联步兵团就仿佛是二战时期那样,呼喊着“乌拉”声就在呐喊着冲锋。而就在他们身边的t55中型坦克也在加大了油门,那轰鸣的引擎和发动机的怒吼,也已经说明了这些钢铁怪物,同样展开了冲锋!

    升腾的烟雾能持续十数分钟,而那数百枚火箭弹整齐的轰炸也已经让那面前的山区,犹如地动山摇般失去了平整。按照以往的战争经验,他们能够确信自己只要展开冲锋,就如同苏联那传统的波次进攻战术一样,轻松地就能来到那防御碉堡的身后,用枪托狠狠地砸开那并不坚固的铁门,将那只能朝着前面射击的防御碉堡里面,让那些美国人尝尝他们苏维埃的手榴弹,是什么滋味的。

    “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

    但是那仿佛是锤击般的沉闷枪声却瞬间穿透了那浓郁的扬尘,一道道重机枪子弹就仿佛是肉眼可见般的撕裂了那细微的扬尘,将其穿出一个个圆形的小孔,然后硬生生的出现在了那正在冲刺的苏联人的队形当中,将数名昂着胸膛向前冲锋的苏联步兵瞬间打成了血肉模糊的两节,连那手中的akm突击步枪都已经因为那重机枪弹头而成了零部件!

    还没等这群苏联步兵反应过来,更加密集的金属狂潮,却汹涌的在正面出现。重机枪的轰鸣已经撕裂了那扬尘遮挡住得射线,就算是那一个个苏联人都能看到面前,那犹如薄纱般的扬尘当中,道道重机枪弹头的模样,正在形成那带着流光的死神镰刀,收割着面前任何措不及防的苏联兵!

    正前方的那防御碉堡当中,宽半米高不过十几厘米的狭长射击孔处,三挺m2勃朗宁重机枪已经在狂暴的吞吐着枪口焰,那黄橙橙的弹链已经随着他们扣动扳机的手指,而在弹药箱中哗啦啦的晃动,而就在主射手的脚边,那被抛出来的弹壳已经散落了满地都是,连身后那紧张搬运着弹药箱的副射手,都无法跟上那重机枪射击而消耗的子弹数量。

    枪管已经变得炽热,甚至都在隐隐的发红,可是却还在狂暴的朝着那逐渐隐退下去的扬尘中,按照早已经设定好的诸元进行射击。作为防御碉堡的主射手,他们早已经将面前的空间中记在心里,哪怕是被扬尘遮住了视线,他们在心中也明白,应该让那恐怖的重机枪火力,究竟是倾泻到哪个距离的山坡上!

    没人在乎天空中那直升机的火力扫射,钢筋混凝土外加钢板的防护能力,就算是那t55中型坦克的滑膛炮配穿甲弹都能防御的住,何况是普通的12.7mm重机枪?就算是这射击孔也微微的向里凹陷,除非是正面射击,在天上的直升机火力也根本不能伤到碉堡里面他们任何一个人。而他们心中的紧张和激动,或许也仅仅是对于那战争,或者说是那t55中型坦克的火炮射击,而感觉到心悸。

    “轰”“轰”“轰”“轰”“轰”

    数声如雷般狂暴的声响终于出现,那恐怖的黑影几乎撕开了所有扬尘,而就在那模模糊糊的视线当中,那十几辆t55中型坦克也终于来到了防御碉堡外的一处山坡顶端,首先由五辆坦克停顿进行射击,将那威力巨大的火炮重重的轰在防御碉堡外壁,随着那具有强大能量的爆炸出现,甚至都已经让那高标号的钢筋混凝土,都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凹痕??墒侨醋钪找裁荒芑鞔┑锉ね獗?,犹如丑陋的微笑。(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