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住,基地内的炮火支援马上到达!”

    二号溶洞内部的通讯室中,海军陆战队的参谋脸色极为难看,对着话筒快声安抚了几句,刚挂断双方的通讯,那刺耳的铃声紧接着有重新响起来。 他的眸子中也带了几分焦急,咬牙却重新伸手接起那通讯话筒,里面同样如之前那般传来了急促的汇报声音,也让他眉宇间的神色越发的阴郁起来。

    一连数个紧急来电让他几乎手足无措,面对这紧张的汇报内容以及火力支援的请求,他也没有任何权限自作主张。这名参谋随口对身旁五名那五名脸色凝重,依旧在紧急通话过程中的通讯员叮嘱了几句之后,转身就快步走出通讯室,来到隔壁的中心指挥室内,看着那趴在桌前依旧脸色肃穆,还在研究着军事地图的卡尔,不由得急声汇报道:“那群苏联人已经向我方发动全面进攻,外围防御碉堡已经无法实现火力压制,请求我们的炮火支援?!?br />
    卡尔依旧趴在那张巨大的木桌上,面无表情的脸上只有肃穆和凝重,他手中的铅笔快速的在地图上写写画画,标记着时刻传来的战况信息,而他也迅速朝着旁边另外一名参谋吩咐命令,通过指挥室的通讯快速的下达。尽管一系列命令下达,但他的脸色依旧没有丝毫好转,扭头瞥了眼那正看着自己的参谋,声音也有些焦躁的说道:“我们的炮火支援频率已经达到了极限,不可能继续提供更多的火力支援了!”

    “西面、北面、南面共五座碉堡全面受到敌方进攻,并且因敌方火力密度较强,进攻队形分散较大,无法迅速击溃他们的进攻!”

    而那名参谋的脸色也是更加难看,他快步来到卡尔身边,眸子看着那已经被各种军事符号标记的军事地图上,脸色简直就犹如落基山脉冬季的乌云般阴沉。一看   而紧紧咬牙,张了张嘴还是握紧了拳头,对卡尔快速汇报道:“西面前沿防御碉堡阵亡六人,西南碉堡、西北碉堡阵亡四人,南方碉堡阵亡一人,尽管我们已经补充兵员,但那群苏联人已经即将突破我们的碉堡防御阵地,再不进行有效地炮火支援,那么我们的西面碉堡就要放弃了!”

    “可就算这样,我们也依旧没有更多的炮火支援,现在我们的海军陆战队小伙子们,能够做的就是咬紧牙用他们的勇猛,顶住那群苏联人的进攻!”

    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卡尔的声音也仿佛是被逼到死胡同的猛兽发出一声嘶吼,他昂起头扫了眼面前的两名参谋,满是血丝的眸子当中带着极度的压抑,而他却也重新将目光放在身前的地图上,用手指着西面和南面、北面三个方向,声音也因为他的话而变得微微沙哑起来:“我们只有六门火炮,面对苏联人的全线进攻,我们能够提供的支援本就极为分散,而且还要着重照顾西面的前沿防御碉堡,否则我们现在就要放弃那座牵制了大部分苏联人的碉堡,直接以五号溶洞作为最前线的战场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那群苏联人就如同疯了一般,竟然面对他们这防御完备的碉堡群,直接发动了全面的总攻。就算是在进攻中遭遇了重大的伤亡,那群苏联人也仿佛是悍不畏死的疯子一样,呐喊着端着自己的武器,以小队分散的进攻方式一次次的朝着西侧、南侧、北侧三个方向推进,而那一**的进攻序列,就如同海浪般让他们毫无喘息的机会!

    一个标准步兵团的人数,足足有两千名苏军精锐步兵。 而且他们都拥有相当丰富的实战经验,几乎就都说是经常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下来的老兵都不为过。尤其是当他们不再顾忌伤亡之后,互相配合向前推进,手中的akm自动步枪外加重机枪、轻机枪,还有t55坦克炮的支援,他们直接就推进到了接近防御碉堡百米以内,一个极为危险的距离。

    这不仅是这群苏联精锐步兵们,面临着防御碉堡内部,轻、重机枪还有m4a1突击步枪的三重火力压制,因为相对来说,就算是防御碉堡内部的海军陆战队们,每当透过那狭长的射击孔操纵着他们的武器向外射击的时候,都要面对那些苏联精锐们手中akm突击步枪的火力杀伤,不过百米的距离,双方的交火范围已经属于近距离交火,已经不再依靠重机枪进行远距离火力压制。

    近距离开火训练,这对于任何一名新兵来说,都是训练时必须要学会的战术动作。而对于这些苏联精锐们来说,更是简单的犹如日常的训练一般。如果不是仍旧狭长,只有十几厘米高的射击孔,以及上下两层凶猛的轻重火力搭配,估计防御碉堡当中的海军陆战队们,早已经被这群经历过不知道多少实战的苏军老兵精锐,挨个点名将碉堡内完全清空。

    但对于这些苏联精锐们来说,顶着五座防御碉堡的密集火力,推进到百米以内的距离,也同样到达了一个极限??纯此巧砗竽巧狡麓由系较?,几乎每一米都出现在那的尸体就知道,他们的推进过程中,也遭遇到了怎样恐怖的火力打击。如果是普通的步兵团,恐怕当他们在短时间内伤亡了这么多战友之后,早就已经濒临崩溃,再也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士气了。

    “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

    防御碉堡当中的m2勃朗宁重机枪依旧在喷吐着枪口焰,那沉闷的声音依旧在这片空间中荡,大量的金属弹壳已经充斥了主射手的脚下,垒起了成片的空弹壳??墒蔷驮谀桥员叩牡厣?,已经有接近三根备用枪管放置在那冷却,但现在这根还安在重机枪上的枪管,也已经微微的散发出热气,说明已经随着那根本不间断的射击,而变得越发的炽热起来。

    而里面的一个个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脸色也已经从当初的激动变成了现在的惊惧,尤其是那负责操控m2勃朗宁重机枪的主射手,几乎每一次朝着外面进行火力压制的时候,神情都带着某种绝望。这里是西侧最外围,也是直接面对苏联火力的碉堡,同样也是在诸多碉堡当中,阵亡率最多的地方!

    就在防御碉堡的第三层,原本是海军陆战队们进行休息或躲避猛烈攻击的地方,已经被六名盖住了脸的陆战队尸体所占据。这场激烈的交火对处于防御碉堡当中的他们,也有着巨大的伤亡,而不仅是那已经逼近百米距离当中的苏联精锐步兵,就算是那千米外的t55坦克的线膛炮,都对他们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一个瞬间就能让他们死去。

    t55的坦克炮本就是100mm线膛炮,以坦克命中率和精度为标准,根本没有考虑现如今的坦克炮,通常都以滑膛炮这种穿甲能力更强的火炮。而在这种环境复杂的山地当中,高精度的线膛炮给防御碉堡内的威胁也是巨大的,只要有一发炮弹命中防御碉堡的外壁,那剧烈的震动就会让那m2勃朗宁重机枪失去准头,从而让那苏联精锐步兵们借着这短短的数秒钟时间,奔驰般的向前突进几米,越发的拉近双方的距离。

    甚至当那坦克炮的炮弹直接命中射击孔,尽管十几厘米的狭长射击孔根本不足以让炮弹整个钻进来,可是那恐怖的力量也瞬间将射击孔当中的混凝土崩裂,产生的混凝土碎片在炮弹挤压而形成的瞬间惯性中,比起那子弹的威力也不逞多让。而阵亡的那些陆战队士兵们,也恰恰是因为迎面撞上这些瞬间崩飞的混凝土碎片,直接贯穿了要害才导致悲剧的发生。

    而最下层的两名陆战队成员也钻出了连通隧道,手中还推着一辆滑板车,上面也堆砌了六箱重机枪子弹,快速的卸下来放到旁边的滑轮钩上,然后就被防御碉堡内部的滑轮拉上来,快速的用撬棍打开那木箱子,抓出里面黄橙橙的重机枪弹链就来到那还在射击的m2勃朗宁重机枪身旁,补充了那已经近乎殆尽的弹药。

    他们的弹药消耗极大,两挺m2勃朗宁重机枪也三挺m249轻机枪每分钟的弹药消耗,就算是节约控制都达到了每分钟三千发,毕竟外围那苏联人实在是太多,而且已经距离他们的防御碉堡越来越近,一旦当他们来到防御碉堡的近距离时候,只需要两枚手榴弹扔进来,他们就必须快速舍弃所有重武器,撤退到第三层的安全区域当中去。

    因为他们的弹药消耗速度,已经赶不上后方溶洞基地的补给,而面前那苏联人的进攻密度也越来越大,带给他们的威胁也越来越恐怖。甚至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自己都感觉到,如果没有更多的支援,恐怕他们面前的苏联人就真的要全部靠近防御碉堡,让他们被迫全部撤离第三层,也同样彻底是失去了这溶洞基地最外围的防御阵地!(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